屯文处?大概

【仙五前】猛兽什么的,小case啦

《宠物店》系列第二篇_(:з」∠)_


————————


阳光从窗帘缝隙洒进房间里,在地板上汇成弯弯曲曲一条线。姜承起床洗漱穿戴完毕走到窗前将窗帘唰啦拉开,清晨清爽的空气与温暖的日光投入屋子,正式宣告早晨来临。打开房间门,外头客厅的窗户与窗帘已经打开了,但是不见半个人影,饭厅桌子上扔着一包被打开的起司面包包装袋。
姜承心想云凡明明起得蛮早不用担心迟到,为什么还是不愿正正经经做份早餐给自己老两片面包解决,一边关上房间走过过道,取出皮筋准备扎好头发直奔厨房。
结果刚路过隔壁房间还没转弯,就被里头不声不响打开门伸出的手捞个正着,接着腰上一紧肩上一沉,一大早刚起床早饭还没来得及吃的姜承身上就挂上了一个大活人。对方脸埋在姜承肩窝里头看不到表情,一头红长直披下来发尖垂到了姜承的手,每次都让他萌生给他一刀切的冲动。
最终姜承只是习以为常叹了口气:“世离,你压得我动不了了。”
瘫在他身上的人烂泥状。
“工作辛苦了。”
挂在他身上的人脑袋轻微蹭了蹭。
“我今天要去开门工作,所以你放开我我好做早饭。”
不理你。
“……不然早饭只有起司干面包。”
腰间猛地收紧。
“再拖时间我就算进了厨房也只来得及炒饭炒面。”
身上人微微僵硬。
“所以你现在放开我去好好洗漱一下,我还来得及煮些汤汤水水给你。”耐下性子说完,果断转身把人从身上扒了下来,标准过肩摔式把人甩进客厅长沙发里。接着对屋里方向喊了声:“厉兄,你帮我在这里看着他,醒了就喊我一声。”
从房间一角步出来的大狗以沉默代表回应,大气不出。
这个家里的食物链关系有时候实在凶残得太明显了……

端着冒热气得汤锅出来时,沙发上的人也揉着脖子撑起身:“我忙活了整个周末,阿承你也不温柔点…”一头红发与偏苍白的肤色,五官轮廓与姜承长相却十分贴近,“借个身子给我靠靠恢复一下HP也不肯。”
游戏人物设计师,姜承孪生兄弟,走在大街上有一半几率会被误认成暴走族、玩摇滚的、混黑道的等等身份但实际工作很正经的,名为姜世离的姜家第三位人族成员趴在沙发上,下巴垫着椅背控诉。
沙发边的厉岩猛犬瞅着姜世离下巴垫沙发嘀咕的模样,回想偶尔被他带去工作室目睹他气场全开、直逼笔下设计绘制得游戏BOSS的模样,顿时感到人类真是变化多端。
姜承将锅碗放到饭桌上,头也没回:“通宵两天两夜、只靠□□维持精力的人休息恢复的方法不是挂在我身上,而是好好吃饭休息才对。”老天在上,他真的快从几米外世离身上嗅到浓浓得熬夜+咖啡双重因素构成的颓废因子了,他在房间里闷了两天吧!?整整两天没算错吧?!
想了半天,到嘴边还是只剩下一句:“吃完早饭后把身上清理一下,你咖啡味太浓了。”
做饭的人拥有家庭最高地位,沙发上装懒猫的青年撇撇嘴、嘀咕一声“谁叫你不备夜宵给我补体力”一点外头示人的魄力也没有,蹭蹭蹭挪到饭桌边坐下,乖乖哦了一声。
早饭完毕,姜世离乖乖钻进浴室洗澡,姜承跟他隔着一扇玻璃门在外头给厉岩倒狗粮,“今天在家好好休息。”既然出了房间,那就是画好了人物设计,工作暂告一段落。
再怎么年轻有活力,四十八小时不睡觉只靠咖啡撑着、吃饭嚼蜡式过也过于挑战人体极限。
浴室里头传出带着水声的回答:“我把定稿交到工作室就回来睡觉。”
“……”最好是真的,如果不想我给你做饭往汤里头死命放味精的话。
“我是说真的啦!”一个寒颤,滴着水的脑袋从里头探出来立誓状,前科累累的青年在有心灵感应的孪生兄弟面前,信用是个谜。

千发誓万保证,就差把厉岩揪来做“犬证”的世离,到底还是把姜承说服后拿着装着定稿的文件袋出了门。
“搭电车去。”就是被当家的没收了摩托车钥匙。

##

暮菖兰肩上挂着工作包,在宠物店门口转了两圈、原地犹豫了一会后,还是鼓起勇气推开了店门。室内扑面而来的是相比室外要凉爽的空气,以为开了冷气,她放在挎包上的右手下意识微微收了些力度。
店面环境让她略微吃了一惊,比起先前她去过的几家宠物店,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没有笼子、动物随处待的店面。店内面积不算大,但是多了这么些跑跑跳跳的小家伙,她一时不知该怎么迈出步子。
要不干脆出去算了……想着扭过上身,一只周身毛发通红、体型庞大的巨犬正伏在门边上,不偏不倚跟她转过来的目光直接对上。
“欢迎光临。”一人一犬僵在门口的画面被出来的姜承打破,旁边还跟着一位笑吟吟的红衣青年,“喜欢什么可以随意看看。”店长还没开口,他就串了店员身份。
见到对方,暮菖兰和他都一愣,同时开口:“夏侯?”“暮姑娘?”
认识的?真·店长兼店员,姜承心想不会是夏侯兄的新任编辑什么的吧……

一番解释后,加上一开始就在店里头只是没露面的皇甫卓,四个人在店里头沙发上坐定。大概是大眼对小眼的模样太过有趣,他们还没开始说话,周围一群就先忍不住了。
背对着沙发柜子上那只原本还在专心致志啃坚果的大鹦鹉啃完了喂给他的东西,见主人离得近,直接呼啦展开翅膀一阵猛拍,开口就是:“嫁我!嫁我!!”
这一喊让四人里三人差点被茶水呛到喉咙,姜承见状站起身从果盘里捞起几枚核桃走过去,“肚子饿的叫法不是这个。”不轻不重在他脑瓜子上拍了一记,放下核桃走了回来。
“他学了很多不太用得着的话,见谅。”重新坐回原位,宠物店长对着暮菖兰抱歉笑笑,“刚刚暮姑娘想请我代管的宠物是?”
说到这个,女子放下手中茶杯,把身旁放在沙发边的挎包放在了自己腿上:“是的,因为我有事要出差一段日子,想着请人帮忙代管……但是先前宠物店不是拒绝了,就是不放心,我听了瑕妹子的建议过来看看、想说碰碰运气……”只是没想到这里这么…独树一帜?
先前在店子里蹭安静的皇甫与夏侯面面相觑:到底是什么宠物会找不到地方托管?见暮菖兰放在挎包上的手指撬开搭扣,从里头冒出的东西让他俩差点下意识猛退开两步远。
绿莹莹的、吐着信子的青蛇从包里钻了出来,感应到外头的温暖空气,顺当当就攀上了茶几盘在了上面。
“……竹叶青?”怔了半天,好奇孩子夏侯看出了蛇的种类,“暮姑娘,你原来养着这么…厉害的宠物啊。”
暮菖兰也有些不好意思:“这孩子……其实是我从家里探亲回来,钻进我的行李箱、到家了才发现的,不知不觉就当宠物养了起来。等意识到的时候……”就这么大了。
三个大男人看着茶几上目测大概一米有余的青蛇,相对无语。
“也就是说,暮姑娘你没有给它……拔牙?”
“……”
从乡里老家回来的时候也要记得把都市人的常识装上啊!

姜承叹口气,看着茶几上盘着不动的青蛇,又看看暮菖兰:“所以暮姑娘才没法找到地方安置它。”未处理的有毒动物,直接送去宠物店自然是不合适的。
“我出差回来后就去给它拔牙,现在实在没有时间了。”暮菖兰两手合十恳求状,“温箱也行,笼子也可以,让它在这里待到我回来就好。”
“……”非当事人夏侯瑾轩与皇甫卓不好插嘴,爬虫类他们除去动物园隔着玻璃看的经验外,连野外踏青都少见到蛇类,还这么大的。
姜承瞅了桌上蛇一会,见周围动物们见它都第一时间缩开了,想了想将手探了过去。
“!!”
“!?”
“姜兄!”
没理他们仨,姜承探过身子伸手过去将手掌伏在蛇前,保持着手部姿势不动。青蛇起先对他动作微微反射性缩了一下,接着顿了半晌,抬起脑袋、对着他的手吐着信子,缓缓缠上了他胳膊。
长长的青蛇绕过姜承胳膊、盘了几圈,在他胳膊上安逸得合上了眼。
“……看来暮姑娘的宠物不讨厌我。”姜承见对方没问题,抬头,“那么我就为她准备三十度的温箱可以吗……暮姑娘?皇甫兄?夏侯兄?”
沙发上三尊人体石像没能马上回应他。

“欢迎!欢迎!美女欢迎!”代替店里其他成员态度,头顶上那只大鹦鹉折腾完核桃,又哇啦哇啦叫了起来。

##

“所以你就帮人暂时养她了?”乖乖在家睡了一天的姜世离起床等晚饭时,指着家里茶几上放着的竹叶青对厨房里喊。
“说是店里暂时没配温箱,就先放在家里养着。”代替姜承回答的是坐在茶几边上手拿电视遥控的云凡,“反正也不咬人,这样也没啥。”
一头红长直束在脑后的世离拎起茶几上闭目养神的竹叶青,撵着人家脑袋左右看了看,结论:“……据说蛇胆很补。”
!!!
“不要欺负客人的宠物啦。”扭头看到被兄长抓在手里、别说亮毒牙,直接都要被吓得要背过气的蛇宠,再看看世离笑得一脸恶作剧成功、乱没良心的模样,云凡心里默默叹气。
到底谁比较幼稚、谁更像宠物啊……
趴在客厅地毯上的厉岩,默默摆了摆尾巴。
今天一天,也是如此和平的度过。

END

评论
热度(6)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