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仙五前】汪!喵~啾。

搬老文,四年前时泪圈的《宠物店》系列_(:з」∠)_

第一篇!(((((っ・ω・)っ(指


————————


·现代梗
·虽然有CP但是更接近三竹马彼此粮食向
·如题,有很——多的汪星人、喵星人等萌物=3=
·有原著人物被汪星人/喵星人化

最后,无条件吸引动物亲近的蚩尤血是多么让人羡慕的血统啊不来一发吗同志们!!!!!!!!!!!>3<

###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好梦被扰的皇甫卓在床上徒劳得打了个滚、抓住枕头盖住脑袋,隔绝一切外部光感与声感刺激。铃声响了一会沉寂下来,没多久再次锲而不舍响起,音量往上加了三个度,几乎没从床头柜上弹起来砸向自己主人脑袋。
这次的闹钟怎么响这么久…………迷迷糊糊地又翻个身,皇甫卓抬起脑袋、一脸睡眼惺忪抓向手机:加班加到凌晨好不容易能睡个懒觉,怎么就忘了把闹钟关了……嗯?
闹铃的音乐似乎不是这个吧?
“!!!”前一秒两眼还朦朦胧胧的皇甫大少下一刻瞬间弹了起来,抓起床头还在尽职尽责响个不停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出现的不是任何一个来自医院的同行或者后辈的名字略略松了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喂?”
“大——少——爷!”电话另一头的瑕精神十足,“我知道你昨晚一定又通宵看诊了这时候打扰你是我的错但是看在我们好歹认识一场上我拜托你——”
“冷静一点。”虽然每次你来电话用这种不换气、不断句的语气时,我差不多都知道你想说什么。睡眠不足的烦躁感重新浮现,皇甫卓揉揉眉心,定了定神:“瑾轩不在我这里。”
电话那头滞了一下,随即爆发出更大的咆哮声:“夏侯瑾轩那个混帐又躲到哪里去了!!!???”
皇甫卓在咆哮响起前已经熟练得将手机默默转开,看着窗外几只小鸟被电话里瑕的咆哮吓得“啾啾啾”拍着翅膀飞走,有点状况外的想:隔着个话筒都有这个威力,不知道瑕姑娘那边会不会直接掀了她家屋顶。

皇甫卓,外科医生,结束了连续二十四小时不合眼的看诊工作、回家睡觉还没三小时的情况下被担任编辑工作的朋友瑕一通急电吵醒,内容是千篇一律的“夏侯瑾轩之去向”。

##

说到夏侯瑾轩,那也是皇甫卓从小就认识的朋友,性格温和好相处,但有时会给人一种闲云野鹤之感。读书时尚且就有这感觉,毕业后人家小少爷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跑出家门自己贷款开起了一间小书店,生活完全围绕着买书、卖书、看书和写书转,一点回家继承家业的意思都没有,据说气得家里的夏侯彰差点没大义灭亲了这个一点上进心都没有的儿子。
要不是书店还真的有着一些老主顾来捧场,加上瑾轩自己的文字赚取的稿费,性子懒洋洋的夏侯少爷一人在外头别说他的父亲家人,连皇甫卓这个竹马都会看得脑仁疼。
而且和所有自由职业者写手一样,时间大把大把的瑾轩小少爷每次——解释成“寻找灵感”也好、“转换心情”也好——心血来潮时,在截稿日临近、编辑索稿时节果断提起他埋在书堆里的小包袱溜出店面,徒留一间大门紧闭、店门贴着“店主外出”纸条的店面,气得他的好友兼编辑瑕三天两头要杀人。
所以今早那一幕,他皇甫卓实在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挂掉电话躺回床上,扭头抓过被子盖住脑袋合上眼,十分钟后破功:睡·不·着·了!那姓夏侯名瑾轩的熊孩子竹马再一次成功占据他皇甫卓渴望睡眠与休息的大脑,彻彻底底撒开蹄子在他脑袋里羊驼踏岳。
“混帐…”这一次绝对不会再放过他!掀被起床的皇甫卓带着睡眠不足的怒火走进洗漱间,彻底放弃了补眠计划。
洗脸、刷牙、穿衣、进食,二十分钟内完成上述活动,皇甫卓关上自家房门并反锁,转身离开了自家的公寓大厦,向着市区而去。

毛刷顺着猫咪线条优美的背部滑过,动作不轻不重,纯白的猫咪轻轻“咪呜~”一声,享受完梳毛服务后转过脑袋,脑袋亲昵得蹭了蹭拿着毛刷的手,换来对方在它头上回应般的轻柔抚摸。
皇甫卓推开宠物店大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桌前给店里的猫咪梳毛的姜承,正享受着对方蹭手心的“回礼”。他的腿上还坐着另一只黑猫,眼睛忽闪忽闪瞅着桌面,耳朵抖了两下,似乎等不及下一秒就要跳到桌面上。桌下在他略略伸开的脚边趴着一只圆滚滚的松狮,和他椅子边上正襟危坐的杜伯曼犬,听到推开门的声音同时扭过头,目光之警惕让他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衣服口袋里揣着把手术刀。
听到门被推开的声响,注意力还在桌上猫咪们身上的姜承先是职业式一句“欢迎光临。”然后扭过头,看到是熟人的皇甫卓,短暂的错愕后扬起笑容:“欢迎,皇甫兄。”说着放下毛刷并抱起腿上的猫咪放到桌上,揉揉它的脑袋站起身来,“昨晚又通宵了?”
尽管猜得没错,皇甫卓还是略尴尬的咳了下:“我也不是只有通宵后才会来这里。”言下之意便是有时也会想来就来、冒昧打扰。
“但就是想来,是吧。”拍拍身边一并起身的杜宾犬,示意它坐下,“先去沙发那边坐下吧,夏姑娘见到你来会很高兴的。”说罢理了理身上的围裙,“云凡从外头又弄来了几位新成员,还不熟悉皇甫兄,而且它们大概闻到了你身上医院的味道、比较紧张,请别介意。”
听到这话皇甫少爷看着姜承的目光转到四处看了看,发现还真是多了一些新成员:除去姜承身边的两只,他一眼过去发现店里动物的数量还真有些增加、多了些不认识的新面孔。
开业期间专门把动物们放出来在店里溜达的宠物店,他皇甫卓还只就知道姜承这间店敢这么做,而且还能同时保持整洁、没出过事故。在不大的店面里唯一一张沙发上坐下的皇甫卓,看到沙发上已经趴了一只棕色波斯猫,而对面不到一臂距离的茶几果盘上又站着几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雀鸟在蹦跶。一只羽毛华丽的金刚鹦鹉直接用爪子从果盘里抓出坚果放嘴里咔咔咔的咬,对沙发上的“天敌”视若无睹,对方也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睦邻和谐的模样,他就算不是第一次看到也忍不住对这店面的主人由衷的佩服。

姜承自他皇甫卓认识起就不是个很能融入同龄集体的人,也许是天性如此,也许是现实生活迫使这个话不多的男孩提早长大,变得更加沉稳也更加不爱说话。过于早熟的性子使他令人感觉格外可靠,可也没有能交上几个共同话题的朋友。
而老天爷就像是为了弥补他不善交际的问题,姜承那沉闷的性子在动物面前却很吃香。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夏侯瑾轩每次想起他们带姜承去动物园这类的地方时,他往笼门前头一站、笼子里先前要么睡觉要么屁股对人的猛兽就像嗅到什么美味佳肴似的,都会十秒之内转过来,然后跟他隔着栅栏对瞪。
隔着笼子都能如此,要是去了可以与动物喂食等直接接触的体验区就更夸张了——目睹过姜承鸟食还没买就有鸽子在他面前落一排、排队体验看猴子会被猴子抱胳膊、买萝卜喂马结果转头看到好几匹凑着等………………“如此受欢迎,姜兄分点魅力值给我也好啊。”同样喜欢动物但是相比更多时候只会被它们屁股相对、明显不太受欢迎的夏侯家小少爷,对姜承的这种能力实在是各种羡慕嫉妒。
于是毕业后姜承会选择开宠物店也算是发挥了他那“动物费洛蒙体质”——夏侯瑾轩命名——的特长,加上一个还在学校读兽医专业、将来回来辅助兄长的姜云凡,姜承的宠物店日子跟着一群不入笼的动物一起平平静静过着。
一群动物不打不闹、乖乖得共处在一个空间里,这种独特的氛围皇甫卓认识的人中只有姜承能够做到。
而他贪恋这样的姜承。
能够将门外喧嚣隔绝之外的姜承,散发着令动物本能亲近、令人心安气息的姜承,他皇甫卓贪恋着。

从茶几下抽出饼干桶,皇甫卓将零食倒进果盘空出的位置里——动物不能吃的东西姜承都会单独收起来,而且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训练动物们的,他每次把这些人造食品取出来时动物们也没有跟人抢的意思——重新盖好桶盖放回原位,就见姜承端着茶壶和杯子,臂弯里搂着一只毛茸茸的猫咪走了过来。
皇甫起身帮他接过手里东西,同时姜承怀里的猫抖了抖耳朵、转出脸来,一双眼睛紧紧闭着,对着皇甫卓轻轻叫了一声,没什么力气的样子。
“夏姑娘每次见你都会很高兴。”这么说着,姜承将白猫轻轻放在皇甫腿上,“毕竟你也算她的救命恩人。”
皇甫卓对此不置可否,虽然他的确是从路边将白猫捡来的人,却自认担不起她的亲昵。不懂照顾两眼有疾的白猫,加上家父讨厌动物、实在无法自己照顾她,不得不带来姜承这里请求帮忙照看。结果姜承接下、让云凡做了个简易的体检后,发现这只猫咪不单眼睛有疾、身体虚弱,还怀了小猫。
云凡根据猫咪如今的体质做了略悲观的判断:大概没法活到产下小猫的时候,体质过弱很可能没有足够的力气分娩。
“送去宠物医院可能也没什么效果,她这是天生的毛病。”褐发的少年烦恼得直抓头,无可奈何。
对此,姜承在送云凡回学校后依然将小猫留了下来,“因为皇甫兄不愿放弃吧。”这么说的姜承将猫咪放进准备好的篮子里,“她也不会放弃的。”一直被怀疑能够听懂动物说话的青年,这么安慰自己的好友,并在之后为小猫安上了让他想出来的名字。
被皇甫卓起名“夏初临”的小母猫相比刚被捡来时似乎稍稍长胖了些,肚子也愈发明显,虽然叫声还是低低的、眼睛也睁不开,好歹是精神了些。这会正乖乖窝在皇甫腿上,皇甫卓不敢吵她休息,趁着姜承还在收拾,他移开视线准备找些别的东西转移注意力。
茶几上那只贪嘴的大鹦鹉被姜承驱回了屋角边的鸟架上,嘴巴一动一动的似乎没吃饱。鸟架下头柜子上窝着另一只圆滚滚的……猫吧?皇甫卓发誓他是第一次见吃东西吃得像啮齿类、两颊塞得满满还在嚼嚼嚼的猫,怪不得一眼过去差点看错品种。柜子下头有个绿苔色的东西在慢慢蠕动,定睛看过去原来是一只排球大小的乌龟,龟壳像个钟、看不出品种来,步履蹒跚的模样不知是它年纪真的很大了,还是纯粹那只壳实在太沉。
话说以前似乎见过几次这只老龟啊……?
收拾完东西的姜承见皇甫卓一脸打量外科病人的职业表情瞅着那边,顺着看过去,“那是云凡拿来拜托照顾的,似乎是朋友的宠物。”想起云凡每次送来都一脸咬牙切齿的表情,他就搞不懂云凡跟这只龟的主人关系到底是好是坏。好吧,每次都气冲冲的;坏吧,又每次都帮忙。

说到朋友……皇甫卓轻拍猫咪的手僵住,想起了什么:“说到这个…姜兄,你知道最近夏侯去哪了吗?”想起今早瑕那一通电话他就又气又无奈,“瑕姑娘说明早就是死线了,结果到现在都没发现他的人影。再联系不上,他大概真的会被瑕姑娘灌水泥扔进大海里。”而作为好友,这个画面还是尽量别让它成真为好。
姜承一怔,“……他没告诉你们吗?”眼神不由得往某个角落撇去。
“他要是告诉了我们现在也不用这么烦恼了。”蹙眉合眼的皇甫医生没看到对面姜承的表情,想起这事太阳穴又隐隐作痛,“害我连觉都睡不好。”睁开眼,对面姜承低头似乎在思考什么,没抬头看他。
“姜兄?”
“……现在的话,应该也差不多了。”低声自语着,姜承没回应皇甫卓,只抬起头看看他、脸上露出一丝犹豫,“皇甫兄,夏侯兄他……呃……躲起来只是为了赶稿,相信写完了马上就会回来。”
你怎么知道的?面对坐在对面皇甫卓的表情,姜承表情更加犹豫了。顿了一会,仿佛妥协般叹口气:“夏侯兄说的时间是一天,现在时间也过了……说了应该不算违约。”语罢站起身朝着对面方向喊了一声:“厉兄,帮我把夏侯兄拖出来。”
皇甫卓扭头看过去,发现从他进来起就窝在门口边上假寐的那只大狗听到姜承这么一喊,不声不响支起了身体、抖抖周身火红的毛发,向另一边的角落不紧不慢的渡了过去。
前面也说过,姜承的宠物店动物基本在开业时都是从笼子里放出来的,俨然一个动物游乐场、放眼过去到处都是动物,或跑或跳或走或静,哪怕是沙发一个不小心都可能坐到什么。被姜承起名“厉岩”的那只红毛大犬走的方向,角落里正好一群毛茸茸的、大概不是猫就是鼠,再要么是小型犬的动物聚在那里,小小隆成一堆………………等下?
又不是毛绒玩具,一群活物怎么可能会聚成堆?
终于意识到不对的皇甫医生抱着猫咪站起身,皱眉盯着那里。
厉岩在那一群毛绒前头停下,脑袋略歪了歪——不知是不是皇甫卓看错,他的眼神似乎满满的全是鄙视——然后低下头,叼住那“堆”毛绒下方的什么东西,用力用力,将其从那堆动物身下拖了出来。
先是裤脚,然后是腿,接着是腰、腹部、胸口,最后那颗脸朝下蓄着半长发的脑袋也露出来后,皇甫卓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夏侯瑾轩!?”他怎么藏在这里!!?
厉岩像拖被他咬死的猎物一般继续把维持着扑街姿势的夏侯瑾轩从那堆小动物里往外拖,那堆小动物身下没了“椅垫”纷纷散落下来,期间看清的有一只绿蜥、三只猫、仓鼠或者豚鼠数只、吉娃娃犬两只,甚至有一只大尾巴狐狸抱着自己尾巴从他身上滚了下来……等他分别抓着稿纸和笔的两条胳膊也重见天日后,厉岩才松开夏侯的裤管,扭头瞅姜承示意自己“任务完成”。
…………这是个什么情况?
“咳……夏侯兄昨天一早就抱着文件箱蹲在门口,说是拜托让他在这里藏一天,不要告诉任何人。”姜承有点尴尬清了清喉咙,走上前拍了拍红毛犬的肩,“干得好。”
厉岩骄傲得扬扬脑袋,表情看着似乎还会“哼”一声——如果忽略他身后摇得很欢快的尾巴,看着还是挺帅的。
姜承在瑾轩的脑袋边上蹲下来,发现对方朝天的后脑勺上还蹲着一只暹罗猫,尾巴和四只爪子都黑呼呼的,正两眼冒光得仰头看姜承。姜承见她赖着不走,就亲自把她抱了下来放在自己肩上,随即低头拍了拍还没恢复意识的好友:“夏侯兄,醒醒。”
没反应。
“夏侯兄,快醒醒,第二天了。”姜承再拍了拍。
还是没反应。
皇甫卓看不过,立着眉毛蹲下来,直接拎着夏侯瑾轩后颈提起来,左右开弓抽他丫的!“夏·侯·瑾·轩!你要睡到什么时候!?”瑕姑娘找你找得快变成自走型人形兵器了你还在这里睡大觉!!
姜承见状急忙阻止,“等等皇甫兄,夏侯兄也是赶了一整天的稿,累得睡着也是情有可原…而且他的稿子似乎也写完了。”说着指了指瑾轩左手抓着的那一叠方格稿纸——不喜欢电脑打字而偏好手写字的小少爷的癖好——虽然印上了几枚动物脚印做印章,上面的确写满了内容。
“而且……看他现在这表情,大概暂时不会愿意从睡梦里醒来吧。”
即便被抽得两颊发红的夏侯小少爷,此时依然顶着一张极乐往生的笨蛋笑容沉浸在梦里的毛绒乡中。
毛绒真是拖稿人的救星啊……

##

经过白天一众风波,打电话请瑕姑娘过来接管夏侯那具无人认领的“尸体”,皇甫卓在店里休息了一会后也告辞回家,自己也接待了几位上门的客人后,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关门的时候。
将店面收拾了一下、把动物们赶回休息的笼子里,姜承确认没有缺漏后关上灯,锁上了店面的大门。
“今天也是个平静的日子,是不是,厉岩?”姜承平时并不多爱笑,每次笑容都是浅浅的。
体型远远超过一般犬类、比起狗更像是狼的赤毛大狗抬眼看了看姜承,对此不以为然的移开了目光。
“跟大家在一起的生活固然很好,不过夏侯兄、皇甫兄会来的时候,我也觉得很愉快。”
“……”
“要不要等时机差不多了,和云凡一起把店面改成宠物咖啡厅试试?夏侯兄说可以多赚些。”
“……”
“是了,你不喜欢他们俩。”
“……”
“我不勉强你马上喜欢上其他人类,毕竟你的确差点被收容中心的人处理掉。”
“……”
“回去吧。”拍拍肩高几乎到他腰的厉岩,“今天应该是云凡负责做饭……希望这次结萝别又在门口放她抓到的老鼠和蜘蛛了。”
“…汪吼。”
“我没责怪你的意思,不过……呵,虽然是猫,但她真的蛮喜欢你呢。”
“……”
带着体型过大而不能乘车的大狗,年轻俊朗的青年一边与他说话,一边向回家的方向走去。偶有行人不被他身边的“宠物”吓到,也莫名对方似乎能够沟通般的对话。
殊不知这对他而言,再习以为常不过。

END

评论
热度(8)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