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工作细胞】竹马

诸君在下真的不是正太控(?

但髓细胞真的超可爱(问题发言

试着挑战了一下骨髓细胞们……文风努力欢乐了结果效果堪忧(扭头抹泪

剧情是髓细胞1146与成红细胞3803初见告别后,被老师带走的1146与小伙伴们的后续——作为男主几乎总是单打独斗的也是很辛苦呢1146,明明其他人都有团体作战,就像伙伴们说的那样,要更注意自己一些哟

F4的性格有私设,希望不会让各位觉得太突兀(咳

 

以上,觉得没问题的,非常感谢你们的阅读(((((っ・ω・)っ(拉开幕布

————————————————————————————

 

 

一直,会一直在一起。

 

##

 

每一个出生的细胞都有注定的命运,注定有被确定的职能,注定有着被决定好的人生。

白血球的职责便是作为这个世界的守护者,维护世界秩序、保护其他细胞、屠戮外来与内部敌人。

这是从他们自骨髓中诞生便决定好的命运,在他们还未长大成熟到担负起这个重任前,便已深入本能的认知。

 

嗜中性球牵着男孩的手走在回骨髓细胞学校的路上,虽然戴着那标志的小白帽子导致没法从俯视角度看清他的表情,手心里握着的小手依然还带着没有平复下来的颤抖,可见劫后余生的恐惧还在影响他。

也难怪,根本没有出过骨髓区域的幼体细胞面对侵入细菌,能保住小命已是极其走运的事情。想到这里觉得自己似乎也得负点责任的嗜中性球微微收紧手指,对低着头的男孩说道:“今天遇到这种事情,你也很努力了呢……伤口还疼吗,需不需要带你一程?”

“诶?”听到后面那句话让男孩抬起了头,脸上的伤痕还未处理淡去,但也遮不住冒出的红晕,“我我我不用,没有伤到腿…我能自己走,谢谢老师!”说完又察觉到自己脸上的热度似的压低了自己的帽檐,试图把还在发红的脸遮挡住,徒留头发丝遮不住的两只通红的耳朵。

哎呀,真是要强,不过这才像将来的免疫系统战士。并没意识到自己被小小萌到的嗜中性球老师又摸了摸小白帽子,“那么我们就赶紧回去,身上脸上的伤可要好好治疗一下。”

“好、好的,老师。”骨髓细胞重新握紧身旁老师的手,另一手整整帽子,“我的教室是在那边……啊!”正试图给临时监护人指明方向的男孩突然僵住了身体,“……糟了。”

“嗯?”不明所以一起停下来的嗜中性球朝着男孩看的方向看过去,此时他们已经离开了校舍、走在室外的草坪路上,视野所及的远处正是和培育成红细胞的校区相对的骨髓细胞校区。跟一水的红衣小红帽不同,将来会分化成白血球嗜中性粒细胞的骨髓细胞几乎是清一色的纯白,远远看去就像一丛小白云似的……唔?

在骨髓细胞们进行室外游戏和训练的场地边上,肉眼可见有三个小白帽正朝着自己的方向冲过来,待他们足够接近时可看出是三个年龄相近的男孩子,此时正一脸焦急的朝着嗜中性球扑了过来:“老师!不好啦,我们有个朋友——1146!?!??!”三人里为首的男孩帽子下头露出的卷卷头发因为汗水粘在脸上、正一脸大事不好的表情,却在看到老师的方向时身体连同声音硬生生的刹车,差点没趴到地上。

紧跟在他后方几步远的两个男孩见前头止住脚步,也先后停下了步子,捂着胸口大口喘气。“我们可算找到你了,1146……”第二个开口的男孩被刘海遮住了眼睛,但目光的方向明显是——嗜中性球老师低下头,果然自己牵着的男孩的帽子上,方方正正贴着一个【1146】的标码。

“呜……抱歉。”在看到跑来的三人时就僵住身体的男孩——1146号骨髓细胞——此时几乎想把自己缩到身边老师身后,“这是有原因的……呜啊啊啊!??!?”正欲解释的话语消失在扑过来的魔爪下,三人里站在最前头、最靠近1146的男孩扑上前抓住了对方,“你让我们好找!说是一起游走训练,结果中途你就不见了,我们还以为你掉进水管被冲走了呢!——你脸怎么了!?”前半句还在兴师问罪,后半句发现面前人脸上的伤后硬是拐了个弯变成了担忧。

“什么,1146怎么了4989?”

“哇脸上好多伤!你真掉进水管了吗1146!?”

听到声音、理所当然也凑过来的后方两个骨髓细胞,加上前头两只,场面顿时混乱起来——才怪。“好了好了,你们别再围着他了,我正要带他去疗伤。”作为在场唯一的成熟细胞,嗜中性球熟练的把被三个小伙伴紧紧包围住的1146单独提拎出来放在自己胳膊上,“你们可以一起来、有问题稍后也可以问,但这样抓着他不放会耽搁他的治疗的。”说罢大步流星抬脚就走。

“哎哎哎?等等我们老师!”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老师?”

“1146的伤不要紧吧老师?”

连带身后增加的三个小尾巴。

 

##

 

“所以说,你在我们一起训练的时候,因为自己躲的太远、不知不觉跑到了成红细胞的校区内,然后为了救助跟我们一样的幼体细胞而正面对上了货真价实的绿脓杆菌——孤·身·一·人。”

在医疗室给先前被细菌造成的伤口上药包扎后,再杂七杂八的处理了些后续杂事,1146便被在老师授意允许下的三个小伙伴一起带回了宿舍,此时正正襟危坐在自己床铺上面对着他们的“秋后算账”。跟先前不同,此时站在最前头两臂环抱、居高临下瞪着他的是之前跟老师在一起时没有发言的2048。

虽然他们都没有正面承认过,但2048有着他们四个人里最犀利的的眼神,瞪起人来凶神恶煞就是指他这样。此时这对细长锋利的双眼正眨也不眨的瞅着1146,眼神仿佛正在考虑如何用目光把他削成细胞小片片然后拿去厨房下锅。

“呃…对不起,虽然我觉得我没有做错……”不管怎样先道歉再说,1146努力抵抗着想把眼睛移开的本能,突然觉得平时很好相处的小伙伴生气起来原来这么恐怖。

“啊——差不多就行了吧2048,这样1146都要直接在你面前石化了。话说1146你也真是,我都还没见过真的细菌呢,好羡慕——OUCH!”在2048身后倒坐靠椅的4989,在将1146“失踪”期间遭遇的事情搞清后,态度转变得犹如水里翻滚的空瓶,就差没有直接对1146的这场短暂的大冒险竖起大拇指来。想当然如此“叛徒”的行径被2048转身一个课本书脊杀直接敲翻,结束了他短暂的声援行为。

“你是没搞清我在气什么吧,1146…”收起作为凶器的课本,重新回身看着1146的2048一脸受不了的捏捏鼻梁,“我并没有说你搭救成红细胞的行为是错的,但你是孤身一人挡在了她面前,你甚至都没想过找帮手。”

“我不知道当时情况究竟危急到了什么程度,但哪怕只是晚了一点,我们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了,1146。”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用手抓抓自己的头发,头发一直都理的十分齐整的2048此时少有的将其揉的四处外翻,“我们将来会一起成为白血球,我无法想象我们当中的谁会在之前失信,还是以这种方式——你从以前起就是这样,而这不是个好习惯,1146。”

我们明明一起长大,将来也会一起工作和战斗,我们希望你能更顾及自己。

我们明明不是一个人。

“……对不起。”回答2048的是1146低声的歉语,“我当时只觉得不尽快冲出去,那位成红细胞就危险了……但你说的对,我应该更注意一些的。抱歉,下次不会了。”待在宿舍的男孩此时脱了常戴的帽子,平时让人觉得有些阴沉效果的发型此时更有种低落感,露出来的单眼随着垂下的脑袋被刘海遮住,不知在看哪里。

这番话让在场的2048和4989一下子暂时失了语,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复。半晌还是还维持着倒地姿势的4989先打破了沉默的气氛,“这话我俩都听到了啊,说好了1146,你可不能说了就忘。”说完又看向一旁的舍友,“你也别想太多,不知道的以为你是他妈呢——我们不是一个人,这话也不是只说给他的,你也该听听。”

“……等你有1146一半的安静再跟我讲这个。”

“哇太过分了吧,我在帮你说话诶。”

不知不觉沉寂的室内空气又重新恢复了正常,宿舍的门适时响起,提着东西的2626推开了门,身后站着同样提着东西的2001。

“我拿晚餐回来啦……哇2048你不会还在训吧,悠着点,让1146先吃东西恢复些营养再说。”似乎完全没有发现之前房屋内的奇妙气氛一般,被刘海遮住的眼睛也看不出端倪,2626动作自然的搬着食盒走进屋内,“四人份的晚餐还是有点沉,幸好遇到2001帮忙,就带着一起过来啦。”

“听说1146训练时受伤了,没问题吧?”帮着2626把五个人的晚餐搬进来,跟四个人不同宿舍的2001消息并没那么灵通,但也知道今天有人去了医疗室,“脸上包的好夸张啊,没什么事了吧?”

“嗯,没什么大事,老师也说最多一天就能回去正常训练了。”1146回答了2001,起身拉起还在地上没起来的4989,“一起吃吧,多谢你帮2626一起搬我们的晚饭。”

四人住的寝室没有第五张椅子,五个人干脆全都盘腿坐在地上围了一圈,五个脑袋五声异口同声的“我开动了”,特地包好的食盒被打开,营养的香味传了出来。1146一手端着饭盒,另一手戳了戳里头的内容,试图把食物戳碎些——脸上的伤口在开口说话时就有撕扯的隐痛,现在需要张嘴咀嚼更是疼得不想有大动作——而旁边突然伸过来的手却拿走了他的饭盒,取而代之塞了一瓶饮用营养到他手里。

“我帮你弄碎些,你先喝些好入口的。”2048拿过1146的饭盒,接过2626从提拎晚餐的袋子里翻出的勺子,开始将里头的食物小心的切碎,“记住,我还没有消气……但4898说得对,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无论是你单独涉险,还是我独自郁闷,实际上都不是一个人该承担的。

我们看着彼此成长,我们并非一人。

“……你说得对。”重新接过处理好的饭盒,1146看着2048,重新点了头,“我不会再忘记了,我向你们保证。”

“最好是的啦唔唔唔。”

“咽下去再说话4989。”

“啊帮我拿下那边的汤盒。”

“给,当心烫。”

五个男孩,五个小小身影,在一起聊着、吃着,度过了他们一如既往又不同以往的一天。

 

##

 

N年后

 

“我说啊……2048还不知道这事吧?”虽然嗜中性球洗液是无味的,一整桶浇下来还是够呛,4989拧开水管,让清水浇在1146身上。

“他当时巡逻的位置很远。”2626就着洗液拎起刷子往1146身上招呼,与温和轻柔没有半点关系,毕竟皮脂污垢特别难清,又黏又滑,“你说这会儿他是不是已经知道某人的丰功伟绩了呢?”

“呜……拜托你们千万别跟他说,至少近期不要。”被两人轮流招呼着的当事人蹲在清洗区,狼狈的表情几乎被清洗的泡泡整个淹没,“我真的有注意,只是情况总有危急……嗷!”

“哎呀对不起,你那里的污垢太顽固了。”

“是啊,我把水开大点。”

“……下次,下次一定注意。”所以请你们手下留情。

 

END

 

评论(28)
热度(190)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