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火影】星点光芒(中)

字数没把好关,又啰嗦了好多……尽力在原著剧情上加入了自己的魔改设定,虽然也不知道合不合适,至少在下写得蛮开心的(咳

斑爷和柱间,扉间和泉奈都出场啦——然后在下发现扉间聚聚好难写哦…虽然和泉奈是CP向但他俩谜之充满了牵个手都很羞耻的感觉!?而且这两对说是CP但其实互动很友达啊如此纯情大丈夫吗OTZ

卡三三和带土这章没有什么戏份,过度章后就是他俩的促膝(要怎么做?)长谈啦,趁着有空多写写哦哦哦!(啪嗒啪嗒敲字

 

以上,不介意在下烂文伤眼的,谢谢各位————(拉开幕布

——————————————————————————

         宇智波一族生活在木叶位于郊区南贺川一带的森林里,在过去木叶创建初期,时任族长的宇智波斑便与千手一族的千手柱间携手开辟了忍村这一存在的可能。而百年不到的时间里,宇智波一族因其特异性的体质和性格与木叶其他居民时有摩擦,关系愈发微妙,后最终决定远离木叶中心区域,选择过去旧时故址居住下来。

         据说在过去,宇智波与千手两大氏族的祖先诞生自同一血脉,而他们彼此有着完全相异、乍看互斥实际互补的天赋。有着长寿与健体特性的千手一族,在过去曾被世人称作“仙人”;血脉中沉睡着非人氏族记忆的宇智波一族,则被视为“兽神”。

         穿过树林到达宇智波族地的路途并不长,以他们的脚程算来大约十分钟后,他们就看到了伫立在森林中的建筑群。在森林中开辟生活居住的区域,又在森林间隐逸自身的存在,这种生活习性是不是跟他们被流传着的兽性体质有关呢……柱间在脑子里放飞自我的胡乱臆想着,却又在想到村内流传的流言蜚语时中止了自己的脑内活动。

         “那么我就送到这里,前方就是族长的屋子。”停在族地的大门边,与轮值站岗的门卫打过招呼后,带土便不再往前走了。“我先去跟斑说一声,您过会是要去找他的吧。”虽然这时候那别扭老头肯定早就已经察觉自己好友的到来了,但自己不回去知会一声他绝对不会主动去准备什么,还不如自己送上门给他个理由。

         真是的,一把年纪了还傲什么娇。带土四足跺了跺地,面上不动声色的嫌弃了一把自己的老师、同居的长辈,一点愧疚的压力也没有。

         柱间本也知道路怎么走,见带土要替自己向好友传达送话,更是乐得挥手送人:“那就麻烦带土啦——告诉斑我忙完这边很快就过去。”

         独眼的宇智波青年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向面前两人再次行了一礼,随即便转过身子向道路另一方向撒腿离去。有着与马极其相似的身体跑起来却几乎没有声音,很快便消失在两人视野外。

         “已经看不到了哟。”

         “……失礼了。”闻声将头转回来,银发上忍大半张脸被遮住的面上读不出什么表情。柱间见这俩年轻人一个两个都这德性,心里摇摇头,决定有空得跟现任火影好好谈谈如何帮助年轻一代疏导心理问题。

         毕竟哪怕是这个年代了,接触宇智波的木叶人员还是非常稀少,而愿意跟宇智波发展感情关系的更是屈指可数——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绝对要让旗木氏年轻人得到帮助!越想内容越七大姑八大姨不正经起来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在当事人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已经擅自订下了一个相当混淆公私的目标。

 

##

 

         待柱间赴约前往宇智波斑的宅邸时,屋主已经拉开院子的拉门坐在通风处等着了。宇智波斑单手托腮撑在矮桌的桌面上,叼着一块煎饼百无聊赖瞅着院子。桌上摆着煎饼和茶壶,还有两个杯子,斑的那一杯里已经斟满茶水,还在徐徐冒着热气。

         “来啦。”

         “我来打扰啦,斑。”两个无论是年纪还是认识的时间加起来都能过百的男人熟络的互相打个招呼,柱间在玄关脱鞋踏上木地板,走到斑对面也坐了下来给自己斟了茶。水的温度刚刚好,没有失去茶的温度也没到无法下咽的程度,擅使火遁的宇智波是不是也有什么控制温度的秘术呢。

         “今天的茶叶依旧很棒啊,斑。”

         “嗯,带土那小子之前刚买回来的…反正也没有储备了,随他喜欢。”硕大一间族屋一个人住很空旷,加一个人进来也没占多少空间,但至少不会那么无聊。宇智波斑自己就是一个将“离经叛道”当代名词的人,当年选择宇智波带土做学生的决定出乎预料了几乎所有人,数年后曾被公认为没有天赋的带土本人又突飞猛进到如今水准,个中想法也就两个当事人自己清楚。

         “说到带土,之前他说替我来跟你告诉一声,现在又到哪去了?”

         “还能去哪,把你们接进来带去富岳那里,再过来我这跑趟腿,现在当然回林子里继续守门。当他跟你一样闲?”南贺川的森林属于宇智波,而唯一一条通向村里的道路也是从南贺川的方向延伸出去的,也是使用频率最高的通路。因为木叶与宇智波目前的微妙关系,这条连接两方的道路被施以秘术隔绝开来,宇智波带土便是这条屏障的施行人与看守者。

         如果以九年前的大战中差点殒命的事故为分节点,宇智波带土的命运便是在此被颠覆。他作为水门班的一员在当时死去,而作为觉醒的宇智波又在当时苏醒。血继的觉醒给予了他力量,救下了希望拯救的伙伴,代价则是半身肉体。巨石下被压碎的躯体因血脉中的力量觉醒得到复生,却是先祖记忆里的非人模样,而为了延续生命,回到宇智波的他今后也只能以此姿态生存。如今几近十年过去,早已习惯这副模样的青年也回不去曾经天真烂漫的过往。

         “你对那小子倒是挺上心,说吧,又在打什么怪主意。”一眼看穿好友内心的小九九,斑有些嫌弃的挑起一边眉毛,“要是敢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他踹你的时候我绝对不救你。”

         “带土那么尊敬老人才不会踹我呢……也就你会这么对我。”被发现小心思的柱间心虚的嘀咕,两手捧着茶杯暖手,“其实也跟这次送来给你们族长的文书内容有些关系。”

         “哦?”已经多年不管族村事务的宇智波长老闻言抬眼瞅了过去,对方作为卸任火影突然提起这个话题,多半是需要他意见或者干脆就是支持才能推行的事情。

         “现任火影,四代目波风水门希望能让至少一名宇智波再进入木叶忍校上学。”千手柱间开口时,郑重的回视宇智波斑。“战争已经快结束十年了,斑。是时候该让孩子们、让年轻一代重新生活在一起。”

         宇智波长老闻言只是抬抬眼皮,随即又嫌弃的垂了下来:“居然连你也是受托来讲这个的,之前派来传达的使者没有说服富岳?也难怪,毕竟适龄的族内孩童并不多。”而他的小儿子就是其中之一。

         “答不答应这种事是要看富岳这个做族长的态度,如果他觉得现在外人依旧不可信,那他自有自己的考量。就像带土自己选择回归宇智波一样。”斑用事不关己的语气从桌上拆开一包煎饼,眼睛看着对面听他说的柱间,“九年前的战争只是导火索而已,柱间……但凡有人聚集就会有争斗,你和我再清楚不过这一点,而富岳只是不想让宇智波成为众矢之的。”说完他像是想起什么,蹙着眉扭头看向院子,“神代已经结束很久了,阿修罗与因陀罗的历史久远到被人视作不可考的神话,甚至连不到一百年前的事迹都能当做夸张过的传说轶话……和平挺好的,好到人都变健忘了,柱间。”

         柱间见对方用闲话家常嫌弃麻烦的态度谈着过去他们曾经的战斗,这画面和台词实在都略好玩,忍了忍没有把刚含进嘴的茶喷出来。“没有亲历战争是这一代孩子的幸福,斑。”说完自己也拿起一块煎饼,“其实我明白你们在顾忌什么,但所有的误解与冲突,源头都是不了解——我们堵不住别人的嘴,但我们不能因此就拒绝交流。”

         神代已经是千年前就已结束的时代。六道仙人也好,阿修罗与因陀罗也好,“仙人”与“兽神”都已是过去传说里的词汇,不会再出现在当今时代。而血脉里的力量却随着血缘传承,沉睡在代代子裔体内,随着天赋或机缘再次苏醒。褪去神话外壳的非人血统,放在如今便被视作了异类。

         “仙人”后裔的千手一族,被视作体质健康寿命长寿;“兽神”血统的宇智波,则因为非人型的外形被打上了“非我族类”的标签。

         又肤浅,又现实。

         宇智波族内真正觉醒到那种程度的族人实际已经很少,蛮荒的神代已成为久远的过去,宇智波与其他人外表上并没什么区别。只是这堵不上他人的口,防不了他人的心。在宇智波与千手共同创建的木叶里,最了解宇智波的便是木叶,最提防宇智波的也会是木叶。

         九年前的神无毗桥一役,带土觉醒的契机,近十年间针对宇智波的各种流言。

 

##

 

         千手扉间站在南贺川桥面上,两手拢袖看着河面。自从他的大哥带着卡卡西消失在森林的方向便没再瞅那边一眼,曾任二代目火影的白发男人像是盯着水面发呆似的,不动也不说话。

         半晌,这没有第二个人出现的画面被个细微的声响打破。站在桥上的扉间腰侧挂着一个出行常备的蓄水用竹筒,现在正自行晃动着,里头的内容发出水声。

         “才这么一会就受不了了?”感到腰间的声响,扉间终于转身走下桥。绕过桥墩,踩在被河水浸湿的河滩上,他取下水筒,将里头的水尽数倒进了河里。“我还在想你要憋多久。”

         “是你恶趣味发作才对吧,明知道只要出个声我就应的,跟河面玩瞪眼游戏有意思?”突然响起的人声,河面潺潺泛起涟漪,流水升起凝聚成形,在千手扉间面前的水面上显出一个纤细的人影。“都说木叶二代目火影为人严谨认真、不苟言笑,我倒是觉得你恶趣味的很。”以水为凭做出的形体多少有些透明,但神态表情丰富生动,被扉间尽收眼底。

         早就习惯跟对方成为日常活动的互损,千手的二当家找了个大小合适的石头拍手拍了拍,直接当椅子坐了上去。“以大哥的性子,加上这次过去的目的,他们在宇智波族地少说也要待个半天。”桥下的空气湿润阴凉,比日头暴晒的桥面清凉很多,“过桥时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不让我一起去了,泉奈。”

         站在水面上的人形估摸模样凝的差不多了,便也踩着水面走到扉间身边坐了下去,一股剔透的水汽传了过来。“当然是为了避免你吓到我族里年轻一代的幼小心灵,我可是从小就跟他们说要是不听话就会被红眼睛的白毛妖怪叼走。”

         这人到底为了哄小孩杜撰了多少诋毁自己形象的睡前故事?千手扉间只觉得一阵虚脱无语,虽然几十年相处下来早就知道这是对方的兴趣,为了自己牺牲的形象该不该索取些精神损失费才行。“不听话就要吃小孩的角色明明你更适合才对,一口一个不要太轻松。”说着抬手用手背拍拍边上人的脸表示抗议,一条河的水量总比一竹筒多上许多,力量也更充盈。比起在自己房屋里只能凝出影子来,在本源的河边触感已经十分接近实体。

         “别说吞小孩了,我吞你都容易的很。”轻飘飘的语气说着恶狠狠的话,泉奈顺势靠在了扉间身上。活人的体温总是比河水温暖,自从肉体死去、在南贺川中苏醒以来,想要感受这种温度已经成了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宇智波泉奈靠着千手扉间的肩膀合眼做假寐状,除了周身环绕着挥之不去的湿润水汽外,与常人并无区别。白发的男人低头看着泉奈,角度原因令他把对方整个头顶揽入眼底,宇智波特有的墨发黑得几乎反光,衬得皮肤也很白,睫毛随着眼睑的动作时不时颤动,完全具备视觉上“温柔无害”的欺骗效果。

         木叶建立之前,宇智波与千手一直是敌对多年的关系。为了保护年幼的孩子不用再上战场,怀抱同样梦想的当时两族的族长打破陈旧的观念与成见,创建了一同生存的家园。对外,要面对当时世俗既定默认的规矩,对内,要面对家族间经年累月的仇恨——泉奈没能履行他一直辅佐兄长的诺言,战死在两族结束对立的终局之前。为了让斑代领族人继续走下去,他将自己的眼睛连同力量一同交付给兄长,就此长眠。

         本应如此。

         当他重新恢复意识、睁眼视物之时,头顶月色怡人。视野所及是潺潺流水,河岸上站着三个人。千手柱间,跟他战了一辈子的千手扉间,和直到死前都放不下心的兄长。

         可他为何还能看到他们?难道就一闭眼的功夫,世上已过百年,他们三人也到了时间?对自己的死很有自知之明的泉奈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中,没有发现眼前三人于他而言,似乎有点远,而且有点小。

         先有动作的是三人中唯一的白发男人,“泉奈。”他抬头,向着河心伫立的他开口,“你还好吗。”

         好?什么好不好?你们怎么在这,我又是在哪里?你们也死了,还是我在做梦?死人也能做梦?不对死人能有这么多问题?

         更混乱了,泉奈下意识想换个姿势,便感到一股力道从头顶蹿下身体、波动了河水,河底有物在涌动,河流被搅动起来,河面扬起了巨大的波浪。

         “?!”

         “泉奈!”喝住因一念动作差点将南贺川掀个底朝天的泉奈,斑两步上前向他伸出手,“到我这来。”

         “斑哥…”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你们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些东西。问题塞满了刚苏醒还有点晕呼的脑袋,泉奈选择听从一直依赖的兄长的话,挪动身体靠近河岸上的三人。

         夜晚的南贺川边,巨大的蛟泛着珍珠色的光晕,低头将吻部贴在了伸手向前的男人掌心。宇智波泉奈在故乡的土地上停止呼吸,又在木叶的土地上醒来。以宇智波斑弟弟的身份,死后觉醒,化成了曾为故土河流里的异物,再次获得了生命。

         直至如今。

 

         回想起曾经,又联想到现在,泉奈又开口:“你也好,柱间也好,斑哥也好,都挺不容易的呢。”

         “怎么突然想说这个?”

         “退一万步讲,当时就算知道那是我,变成那副样子一般也没把握里头究竟还是不是认识的人吧。”完全觉醒的模样他生前可是一次也没有过,也从未想过族里的传说会以这种方式显现,贸然面对已经“面目全非”的自己,当时哪怕连斑哥在内也得说他们三个有够冒险。

         听到泉奈这一番话,扉间知道他就是感叹一番、不是真的纠结这个,不在意的用手又拍了拍他的头,“这话我说出来大概会很怪…但别太小瞧你们家的血脉,变个模样就能心性大变的话,那不是觉醒,是狂化才对。”哪怕是回忆中数十年前再次与泉奈再见时,那副模样完全非人,巨大的身躯能轻易将三人环抱的巨木绞断,大半浸入河水的修长身体布满皎白的鳞片,斑的手掌甚至还不如他身上一片鳞大。但那身体中的查克拉也好,周身的气息也好,乃至是那重新恢复光明的瞳孔中的眼神,都与记忆中的泉奈别无二致。

         所以他才能在过去那么多年后,某天突然再次感觉到熟悉的查克拉出现时,确信无疑。

         但普通人很难做到这一点。他又想起九年前那一天,斑从村外赶回来时的模样。男人面色严肃,身上蹭到了很多血——源于被他单手揽在臂里的“物体”。一眼看不出是个什么,完全是从尸山血海里捞出来的样子,毛发与皮肤与肢体都被血糊在一起。凭借斑揽着四足托着身体的动作勉强能看出似乎是抱着一只四足动物,纤细的四肢像是鹿的幼崽,但靠近脖颈的部位又完全不对,蜷在斑胸口的大小轮廓像只猿猴,能够勉强分辨出头部和两条胳膊的形状。

         直到“它”睁开眼睛。被宇智波斑单手托在臂间仿若死掉的野兽,睁开的双眼显出腥红,其中嵌着墨黑的勾玉。

         深深的红,与绝望的黑。

 

TBC

评论(8)
热度(47)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