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火影】星点光芒(上)

老坑没平又挖一个(咳

不过这个很快就会平的,就是单独一篇AU

卡带主,其他件套之后也会提。想试着写一下原著里招受痛苦后有些阴沉的宇智波feel感比较浓的带土,不欢脱不贤二不精分但面瘫,完全我流土

神怪pa二设,看过另一篇的就知道在下什么口味了(咳)宇智波都是人外,但只有带土是连外形都非人了

不同于原著世界线,没有报社但依旧差点战死沙场被斑捡回去教育并目睹世界黑暗而有些阴沉的土,跟因为土没有死而没有把自己完全活成对方也没有完全失去语言能力(?)的卡三三,想看他们怎么在一起而起的私欲(咳咳

 

以上,如能接受这样魔改设定的诸位,谢谢你们——(拉开幕布

 

—————————————————————————

         我们终归殊途。

         我们终将同归。

 

##

 

         “我到这里就好。”千手扉间站在桥上,对前方领先他三步距离的另外两人开口。他的脸上带着标志性的公事公办脸,没有半分厌恶或者排斥的表情,在木叶通往宇智波族地的南贺川桥上停下了步子。

         听到原本陪同自己前来的弟弟突然宣布不走了,领头的千手柱间回过头露出讶异的表情。“诶诶,就快到了,怎么突然又改变主意了,扉间?”

         木叶54年,作为容纳了各地不同身份、历史、能力忍者氏族的火之国第一忍村,数十年间在从影到普通百姓一同努力的建设下,挺过三次对外战争,也算是平安顺遂的建设起来了。如今木叶忍村的火影已迎来第四代,正是欣欣向荣的发展期。

         “我没改什么主意,只是我到这里就是目的地了。”曾任职木叶二代目火影的男人对自家兄长的反应习以为常,双手拢在袖子里换了个姿势站好,“倒是大哥你们快去吧,不是说还要代交四代火影给宇智波一族的文书吗。”虽然八成只是想用这个理由去宇智波族地而已,但既然是代办公事,哪怕是木叶创建者之一的初代火影对方也不会宽容——不如说,正因为是初代火影反而可能会吃对方的老拳伺候。

         毕竟宇智波的族长虽然和火影一样代代更替,上头挂着长老名头的依然是那位桀骜不驯的宇智波斑。

         被一针见血的提醒了要事,堂堂木叶的初代目也只好放弃了继续开口,转头对一直待命在边上的挂名护卫不好意思笑笑:“那就我们俩去吧,抱歉啊卡卡西。”

         被点名的银发上忍摇摇头,“不会……那么初代目大人,我们继续赶路吧。”此次递送任务的真正文书保管者·兼任两位突然同路的前任火影挂名护卫,旗木卡卡西内心对初代与二代火影不见外的兄弟互动感叹了一下,跟在千手柱间身旁下了桥。

         南贺川位于木叶隐村临靠边界的位置,河水两岸一边是木叶村居民也鲜少靠近的近郊,另一边再走不远便是茂密的森林,森森林木遮蔽日光,也中断了为了进入森林而开辟出的道路。

         走在前头的千手柱间先一步停下,在身后一步间距的卡卡西也止步时他抬手探向森林边缘——在即将碰到树木之前一阵斥力将他手弹开,视野的森林前方闪过一条条锁链的影子,须臾间又消失不见。

         “啊啦啊啦,这又是哪位贵客大驾光临~门都不好好敲~堂堂火影大人居然也如此失礼~”第三个人声突兀的出现,只闻其声的第三者语调充满了有些过度的抑扬顿挫,仿佛是在营造幽默效果似的如此开口。

         听到这声音柱间不惊也不恼,对此司空见惯般的甩甩刚被弹开的手,笑道:“抱歉啦,我会跟斑商量这次能不能给门装上门铃的——这次是有正事,带土。”

         “柱间大人每次来都说有正事,结果还不都是找斑那老头而已么~”毫不犹豫的拆了柱间的台,回答的人声依然飘得欠揍,没有相信的意思。站在一旁的护卫上忍听到这里忍不住先柱间开了口:“这次的确是有正事要办,我们带来了水门老…带来了四代目火影要转交给宇智波的文件,请务必放行。”

         听闻此,声音一度不再响起,而树林中取而代之的响起悉悉索索的声响,由远及近。“原来还有一位客人,真是失礼~大名鼎鼎的‘拷贝忍者’旗木卡卡西?”拨开草木的声音越来越近,阴暗的林中也逐渐显出一个靠近的影子,“这个男人倒是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您应该一开始就说明的,柱间大人。”随着对方身形完全显露在阳光下,那夸张的声线语气也凭空消失了一般转变成了带着些淡漠的礼节用语,有些嘶哑的声音却不带任何情绪。

         空气里再度响起锁链碰撞的声响,稀里哗啦的仿佛十几条看不见的铁链做成的蛇滑入草丛,解开屏障的人影也步出了树林。短刺的黑发布在青年头上显得人精神干练,而来人则因为半面伤疤和独有一目示人而多了一份狠戾感。左眼用黑布包住,上身穿着标志的深色宇智波族服,宇智波带土用戴着手套的两手拨开碰到他脑袋的树枝,低头朝两人行了个礼。随着他的动作,他两条胳膊间拴着的长铁链发出哗啦的声响。

倒也不是黑发的独眼青年过于拘礼,而是以他的身体而言平时如果不在动作上有些表示,相比常人要海拔高过至少整整两个头都多有余的上身结构会令他时常俯视他人,而这经常令人不自在。久而久之,无论实际情况如何,至少宇智波带土已经习惯用行礼表示打招呼。

毕竟和一般人比起来,腰部以下长得是仿若马类的身体和四肢本就要高出别人一大截。

独眼的宇智波青年用不带情绪的表情扫了眼柱间和卡卡西,确认没有第三位来访者后他挪开后足转过身来,让出来时的道路:“那么请进,族长在等候两位——柱间大人来的次数太多、想必已经懂路,我就不走前面了。”

“啊哈哈,不要这种时候都丑我嘛。”

         “斑说过,对柱间大人毕恭毕敬您会不自在,所以不用太客气。”

         “唔,那你也不用太听斑的话,他其实更喜欢比较叛逆的学生哟。”

         “您是在怂恿师徒阋墙吗?”

         “哎呀被看出来了吗?”

         待两人走进林中,身在最后的宇智波青年抬起左手,腕上的链条随着晃动叮当一响,林间道的入口上又是一阵幻光闪过,恢复成了他来之前的模样。下身长着兽躯的青年面上不带情绪的走在三人最后,跟走在前头的柱间闲侃。四足的身体比双腿要走得快,一路下来虽然有意控制,他还是走在了柱间与卡卡西的侧方,卡卡西一转头就能看到他垂在身侧的手,再往下便是被漆黑毛皮覆盖住的非人身躯。

         卡卡西突然没来由的想抬头看看带土的脸,想确认身旁这具身躯真的是那曾经的同队伙伴,是记忆里毛毛躁躁的黑发少年,是因为水平问题被他半认真怀疑过是否真的属于宇智波氏族的幼时冤家。

         他见过带土与现在完全不同的样子,只比他高出一小截、站在琳和他身旁师从水门老师的模样,有着人类双腿。喜怒哀惧全都表露在脸上,极好读懂。一双宇智波特征的漆黑墨瞳显在橙色镜面的护目镜后,又圆又亮。尚带着婴儿肥的脸颊皮肤平整,精神饱满。忍术成绩经常不尽人意,伤透脑筋。

         而这又的确是带土,他能用自己的一切做出保证的货真价实。用血为证,用悔为据。以伤为凭,以忆为依。

 

TBC

评论(6)
热度(33)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