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火影】遥远彼方 6

有了些灵感后又扣了些剧情出来……结果卡三三还是没有出场的机会囧TZ!

下一章应该就要把视角转回木叶了……emmmm结果木叶是魔改的最多的地方,从何下笔扣押好纠结|||||(抱头滚

诸君在下超喜欢弥彦的,但是作为一个想看他受的怪阿姨而言这又是一个极地领域……(冻成了dog)如果这文不坑在下就努力找个能HE的法子吧_(:з」∠)_(自作孽不可活flag高高挂起


————————————————

#悲鸣#

 

“两个人终究不够用。”

短册街作为接待旅人的商区,无论是商店、餐馆还是旅店,基本都能在这里得到食用住的满足。宇智波斑穿着休憩的浴衣盘坐在旅店的垫子上,脸色忿忿。

自从把带土带在身边起,过去影影绰绰难以感应的气息好找多了,但现在两方都在暗处隐藏着,相对于习惯了独来独往的斑而言,据悉已经依附在人世活了百千年的黑影而言,实在没有什么主动优势。

空气里浮现出扭曲的花纹——是外出的带土回来的信号——很快青年的身形就从中显现出来。“木叶没有那家伙的气味了。”宇智波带土穿着一身黑衣,顶着一头水气提着自己的鞋子赤脚踩在了榻榻米上。自从与斑一起行动、为了追寻稀少的线索带土不止一次化形成麒麟在外巡游感应——亏得麒麟这具形体的脚程极快,又仅是大致勘查,不然这吃力不讨好的法子带土也不愿意去做。

但麒麟到底不是现世的生物,特殊的体质又需要频繁前往忍者的地界,一来二去的“瘾癖”也发作的越来越频繁。影响到精神意识的被扭曲的人格面,作为带土化为麒麟的代价,便时不时潜伏在他的意识深处、动摇他本就开始被侵蚀的自我。而为了抑制这负面影响,哪怕是冒着大冬天冻个半死的可能也不得不把冲冷水澡——还得是野外山泉——挂上日常行程,带土觉得自己作为人类的一面要是有足够活力,现在一定在大声抗议。

“要么是注意到我的存在而离开了,要么是另有目的……你怎么看?”原地坐下,带土拨弄了下头发,回来前刚好冲过瀑布让他身上还没干透,“如果真的是‘卯之子’,目的不是破开阴门,就是寻回‘卯’的身体了吧……”

“你是想说尾兽,是吗。”斑放下原本衔在齿间的烟杆,等带土回来的时间太无聊,他不知不觉把烟丝都用光了,“自从当年柱间把尾兽分发给诸国各忍村,尾兽也算是目前忍村间政治与军事的力量象征了……如果想要入手,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是做不到的。”

“你不就可以吗,要不是你非要按什么暗中行动的计划行事,你们也用不着比谁更会藏的互相拉扯几十年……嗷!?”带土的话没说完就被一粒正中脑门的栗子啪的打断,随即又被斑大手一伸一抓,摁着他脑袋恨铁不成钢的巴了头:“论隐藏,没人会比那家伙更懂行——在你之前我跟它兜兜转转的日子比你想的还要久,贸然露面只会有反效果。”带土麒麟化后头发总会不可避免的长长,手感倒是比想象中好很多,“不过以尾兽为饵也是个主意……不如就这么办。”

被他按在手里的脑袋闻言动了一下,仅有右边眼珠的眼睛对上斑的双眼:“……真的要这么做?”死而复生也好,假死伪装也好,只要生命还在、还有活着的意识就该明白,九大尾兽对如今的忍界象征意义究竟有多重要。

按在他头上的手只停滞了一小会,马上又张开五指继续蹂躏起脆弱的脑袋。“笨蛋,从九尾被放出来起,计划就已经开始了——对方隐藏在人世里那么多年,说利用了忍界某些势力的政治力量也不为过,现在只是要想办法回敬而已。”

待斑终于腻味了他的头、让他把自己变成鸟窝的脑袋拯救出来时,一个小巧的卷轴又丢了过来:“去筹办吧,要在那家伙之前把尾兽筹齐,两个人可不够。”

“不仅现世的助力,‘契’也需要多几个。”

“没有千手……阿修罗一脉的血统,光是宇智波也没法发挥出‘契’真正的能力。”

“千手也好,漩涡也罢,都在这数十年里人丁凋零,无论是否天灾人祸,能用的人选都不多。”

“你去雨隐找这小子,在你还在木叶那段时间,我将部分力量借给了他——他会是很好的楔子。”

照片里的少年有着漩涡一族标志性的红发,蹭着人肤色十分白皙,双眼的瞳孔带着奇异的纹路。

握着资料的手不由得一顿,大脑里窜过曾经跟斑学习时听过的内容:“你把眼睛的力量给他了?”他居然还能活着?

“我看中的,当然不会差。而且,他多半很快就会需要‘契’的力量了。”生在那样的国家,有着那样的天赋,拥有那样的羁绊,怀抱那样的梦想——觉醒是迟早的事情。想到了熟悉的人与事,斑眉毛动动,重新把注意力转回带土身上,“他早晚会觉醒,到时由你来指引和教导他……而且有你在,‘契’的回应会万无一失。”

阴门的感应者听罢差点没忍住翻白眼,作为斑的“契”——半强迫的临时关系——带土有时刻监视和感应异世阴门的职责,现世唯一一个与“契”合而为一的存在,光是身体的体质构造本身就能与阴门的状态共鸣。

“既然以后都是卖命的关系了,当然也要尽全力回馈才好。”

 

 

#九子#

 

我曾有过那样的理想。

或者说,是今生无可替代的重要存在,与我分享了他的愿望。

如果这个梦想能够实现就好了,为了它,我、我们会努力帮助他。

“三个人一起。”

“实现和平的愿望吧。”

一直,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只要有他、只要有弥彦在,什么样的困难都能有勇气面对。

弥彦拯救了我。

明明在这样的国家,弥彦却像是光。

而这常年哭泣流泪的国家,居然连这样的希望之光都容不下。

“你和小南……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你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是你的话……就一定能……真的……”

我的光倒在我的身旁。

我的光在雨幕中熄灭。

 

带土赶到时不知该说是慢了一步,还是刚刚好。大雨倾盆中两队人马站在高崖峭壁上,在领头人示意下扑向崖底唯一一个站立着的人影。崖下的青年双腿冒着还未散去的硝烟,明显方才刚受重创,他双手结印、朝地面一按,巨大的异形人像拔地而起,嘶吼咆哮。

“那就是外道魔像……十尾、‘卯’的躯壳吗。”悬停在高处的带土面具下不动声色,看着庞大的魔像吐出查克拉龙席卷战场、扑入人群,瞬间吸光了所到之处每个活人的查克拉。不知名的通灵巨像威力强横,反把将派来围剿的忍者队伍一扫而光,将队伍的领导者逼离了战场。

“!”一闪而过的影子让带土下意识转头探去,那瞬间他确定自己察觉到了,极近距离、方才几乎近在咫尺的气息:“‘卯之子’……”在这里吗?!刚刚隐蔽着气息藏在那堆人里头!?伪装成谁!?藏在谁身上!?跟谁一起逃走了!?!

本能在这一时几乎盖过理智,麒麟在嘶鸣,“阴”子民的意念在脑中喧嚣。在这里,刚就在这里,逃出封印、逃至“阳”潜藏千百年、让他们寻找追捕千百年的黑影,被封印的上古灾厄唯一逃离出的碎片,差一点就能发现。

是个什么人?藏在哪个逃走的人身上?逃去哪了?抓住现场还活着的用幻术逼迫能知道吗?

黑发的麒麟意识一阵翻江倒海,几乎真的要动身追上去。直到感应到另一股气息,清醒过来的神智硬是截停了将要动作的身体——大雨淋淋的空气里,有另一阵气息在翻涌,鲜活的,与他有着共鸣的力量。

带土转头望向远处崖下召唤了魔像的青年,他真实感应到了从对方身上传来的气息:濒临决堤的,即将呼喊而出的。因为悲愤,因为绝望,因为渴求。

【“由你来指引和教导他——让‘契’降临。”】斑的话在记忆里浮现,带土咬牙,终是停下了准备离开的脚步。

重新合上眼睛,再睁开时血色的花纹浮现于瞳孔。

方才还是战场的旷野已被清洗完毕,他操纵着麒麟的能力从上方降落而下,半长的黑发滤过雨水扬起,他的躯体准备好了。

先注意到他的是扶着橙发挚友还未起身的女性。“那是……?”小南从被魔像遮蔽的角度望去,披着黑袍的身影与雨水一同自天而降。听到她声音的长门也抬起头,被魔像吸去大量生气的面容几乎是枯槁的,只有双眼像是燃烧着火焰般熠熠生辉。

“你是……”雨水淋湿的头发贴在双颊,长门从发间探出的目光定定锁在面具男身上。眼睛里翻涌着热度,与视野里面前站立着的身影有着共鸣,“……和我的眼睛来自同一处吗。”

【想要实现愿望吗】戴着面具的男人看不见他开口,声音却直接在脑中响起。【新的理想诞生的代价,是旧的梦想的夭折——但并非无可挽回】黑袍男抬起右手,指向被长门护在身后的小南,和她怀里的青年。

三个人一起,实现和平的梦想吧。

拯救这个世界吧,以疼痛,以泪水。

“!你是说……”

【已和死亡无异,徒留几口活气而已,但气息的确尚在——顺应你内心的诉求,呼唤那份力量保护他】

【这份力量最初就是为了此刻而寄于你身,现在正是成熟的时机,呼唤吧】

“弥彦…还,没有……?”眼睛更热了,烧的全身都沸腾起来,蒸腾起水汽。空气中翻起风,环绕他们席卷而来,衣袍翻飞。

有声音响起,一声、两声、三声……起初仅是缓慢的,逐渐越来越多,此起彼伏,在空中响起,在脑中回应。天上的乌云在翻涌,被风吹的搅动起来,有什么在回应,来自天上、来自更加遥远的异方,透过这双眼睛在回应他。

【我在此】

【我回应】

【我允诺】

【我同意】

【我……】

此起彼伏的、巨大的、不可忽视的、遥远的……一声又一声,接二连三响起,风势越来越强,以他们为圆心筑起高墙,隔绝开外界的一切。

面具遮着脸看不清表情,带土脸上却是实打实的惊异:“一、二、三、四……这得是什么体质什么天赋,居然有这么多回应他了。”这就是过去阿修罗一系的血脉所有的能力吗,以一身为楔,令异世之影显现于世。

而且全都很强,不止一头。是资质太好,还是愿望太强,让如此多的“契”纷纷回应了他。

一个人能够为了另一个人许下如此强大的愿望吗……

带土微微敛眉,麒麟的心性波动了他,终是决定不再拖延下去:“把他平放躺好。”吩咐他们将弥彦平躺在地,自裁的青年已经停止呼吸、死气覆上脸颊,但只要还残留着一丝生气,就能做到。

以挽回此身生命为愿,寄于此身为“契”,降临于世。

有兽鸣响起,如雷、如鸟、如琴、如虎、如钟……自天而来,依附于地上的身躯中,回应了面前形容枯槁的红发青年。

【吾等,回应汝之心愿】

【自此为汝之力,护此身之魂】

【吾等之名,为“龙之九子”】

【在此,契成】

 

重新睁开双眼的“弥彦”眼中,映出复数的兽影。


TBC

评论(6)
热度(8)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