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火影】遥远彼方 5

宇智波的“契”都是独立存在于异世的个体,所以他们其实各有各的能力和特色,虽然目前因为设定限制没法当召唤兽用(喂

白龙与黑龙曾经是泉奈和斑的“契”,在斑因为泉奈获得永恒万花筒后它们也因为这个将自己的力量给予斑,令斑有了“兽”的力量——这就是它们的特性之一,所以鼬和佐助让知道这俩什么德性的带土好一阵心脏咯噔跳(不

麒麟是本性仁慈温柔的兽,单就性格而言是最不适合忍者的契,但也因为是带土的缘故,开发出了比战斗更有用的能力(拇指

朱雀是止水小哥哥的契,目前止水通过它得到的能力就是招鸟喜欢(???)将来或许会有别的用法(喂

玄武是富岳爸爸的契,觉醒写轮时就能看到它却从未想过使用,一方面因为没有开万花很危险,一方面觉得只是影子、没有真正交流过——只有在最后被“阴门”影响后决定履行职责,将大地的地形变动、重新封存了阴门的位置,自己也死了

应该用不到正文里的PS.止水的爷爷宇智波镜,契是白虎,和富岳爸爸一样一生唯一一次使用契的力量是死前最后一战,决绝的战斗达到了万花筒的境界,也因为透支使用契的能力而去世

————————————————

#愿望#

 

“这样下去不行。”

夜风卷过止水的脸,一时让他觉得眼睛有些刺痛。目睹突然而至的地震在震塌森林深处山壁的一角后,他与鼬被黑马——带土——带到山壁处放下,又在他们面前由一匹毛色如墨的骏马变回人形。

化形解除后的带土不着一缕,此时也匆匆从自己的空间里掏出一条带兜帽的长袍直接裹上,眼睛还在山壁间打量:“‘阴门’的位置被改动了不少,改变地形是有用的,接下来就是需要在这里布上哨……啧,在木叶境内就是不方便。”本意是潜入寻找黑影的线索,结果对方先下手为强、强行驱动“阴”的通道——慢着?

带土望着山壁的身形僵住,脑子里窜过不太好的猜想:“阴”的门会在这个时候起反应,是调虎离山,还是借刀杀人。

一直隐藏在此世暗处的阴影,是来自“阴”的逃犯,除了同样来自异世的“阴”的子民无人能察觉到其存在的气息。而这个世界留下的与“阴”最直接的联系,就是宇智波的血脉。能直观的看见“阴”子民的写轮眼,哪怕一度曾被误解成幻影,也是此世与彼世最直观的渠道。

而现在宇智波……

窒息感卷上带土的喉咙——他们明明不知道,他们早已遗忘,他们本对此一无所知。先祖因陀罗曾经的职责早已埋在了历史的尘土下,曾经作为“阴”与“阳”连接之眼的血脉,如今活在此世,以“阳”子民的身份活着。

然后在今夜几乎一夕之间消亡殆尽。

 

自从半身接入麒麟的血肉后,带土自知自己的性格和情感都在逐渐改变。两个不同的世界,两个不同的个体,两个不同的灵魂,被糅合在一起互相影响,身心都在向着非人的方向前进。

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像人类一般情绪暴怒的时候了。想杀人,想揪出那个黑影,想撕开它的喉咙、扯下它的四肢,打碎它的骨头,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属于人类的一面在悲伤,在愤怒,在自责。

“带土?”止水的声音让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带土一顿,终是回过神来。他默默深吸一口气,“怎么了?”冷淡的情绪又重新占据了主导,愤怒的火焰在心里逐渐冻结成锋利的冰棱,深藏起来。

与他同样有着黑色短发的青年见带土回过神,先前还在心里犹豫的念头在注视下被夜风吹散:“……大家是不是都不在了。”

“……”

“造成这一切的,跟‘雀’……跟你在找的目标有关是吗。”

“……”

是吗……止水低下双眼,双手紧握成拳。真是讽刺,作为忍者明明也遇到过很多严酷的事情,真的面临族群与家人的被害,心中留下的就只剩空荡的怒火。“哨的事情,我来帮忙吧。”

“什么?”

“布在‘阴门’的哨,我来做吧。”止水抬起头看向露出惊异表情的带土,“长期隐藏和监视的任务,让已经‘死掉’的人更加适合不是吗。”有着“契”的宇智波,能够感觉“阴”存在的宇智波,人选再适合不过。

看着这样的止水,带土下意识就想一句“别闹!”吼过去,理智又在下一秒堵住了他的嘴:太合适了,没错真的太合适了,开启了万花筒的止水,获得“契”能力的止水,实力在族内首屈一指的止水……隐藏在最熟悉不过的木叶,隐藏在森森林木中,监视那潜藏在其中的凶手。

“现在我们时间也不多了,地震后木叶一定会派人到族地探查,把该做的事……把任务告诉我,还有你说的‘契’的能力——你懂的吧,让‘雀’与我一齐战斗的方法。”止水眼睛闭上再睁开,拍翅声响,有着金红翎羽的飞鸟再次出现,化成可以栖在他胳膊上的大小停在了止水的左肩膀。

“……你也是把这些都想好了啊。”带土最终叹气,决定不再浪费时间,“我会教你如何与朱雀的力量配合——我们的能力和人柱力天壤之别,能发挥出一部分就足矣,别打着豁出性命的主意。”

而除了决定留在木叶的止水,还有两个小宇智波需要考虑。

“我带着佐助跟带土走。”出乎意料的,鼬也自己打好了主意,“宇智波一夜之间变成这样,是否有生还者对方不会知道——我到外面去,叛忍名号也好,它会注意到我的存在。”少年微拢了眼睛,“佐助还太小……而且你也要,教我如何运用这双眼睛,和‘契’的力量。”再睁开的双目显现出的是先前从未出现的新的花纹。

“万花筒!?”

“鼬你也!?”

少年把眼睛闭上,刚觉醒的万花筒让他还不适应,“不久前眼睛感到的异样……也许真的和你们说的‘阴’有关,或者是…情势所逼吧。”一夕之间家人族群近乎全灭,他光是维持外表的冷静就已用尽了全力。鼬抱着昏睡不醒的弟弟,终究下了决心。

但带土看着鼬,脸上就像看见了什么惊悚的东西。“不行,你不能带着你弟弟一起走。如果你想你们两人都能好好的话。”等他找回自己声音时,表情顿时严峻起来,“你们的‘契’居然……”这么早,就再次降临了吗。

 

男人的眼睛里映入惊异的少年,和他怀中沉睡的孩童——与他们周身环绕着的鳞纹虚影真身,白与黑的巨龙,沉默的注视着他。

 

 

#托付#

 

今夜注定不平静。

毫无预兆的地震,让木叶本应安宁的夜晚被打破。据回报的消息来看,木叶一隅的山壁被直接震塌、产生的滑坡甚至埋掉了就近的森林。

好消息是震感最强的区域位于木叶郊区的森林地带,远离村内人口聚集区。

坏消息是,那里是宇智波的居住区。

 

领命带队前往宇智波族地的卡卡西到达目的地时,视野里徒有被地震夷为平地的房屋残骸,和另外一支同样戴着面具的暗部小队。

但并不妨碍他们看出彼此的差异。

“呿,‘根’吗…”站在卡卡西身后最靠近的不知火玄间低声嘀咕着,“被他们捷足先登不知又想干什么。”

七年前九尾之乱后现任火影·四代目波风水门虽成功镇压并重新封印九尾,代价是自己妻子的生命,与自己健康的身体。被九尾重创的身体在很长时间里几乎都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最终凭着对儿子的责任感与体内一半的尾兽力量跨过生死线。而四代火影重伤期间,顾问长老·志村团藏所属组织“根”伺机壮大,像这样时不时在火影直属护卫的卡卡西等人眼前出现已经不是稀罕事,免不了让人产生膈应心理。

“不管如何,我们先救人要紧——快看看还有没有生还者。”地震后的宇智波族地完全面目全非,建筑房屋全都塌了,在这个时间点卡卡西甚至不能乐观的思考当时会有多少人待在屋外。

小队队员分散在各处寻找,期间与后至赶来的一队医疗忍者汇合,但两队人马从废墟里找到的,皆是停止了呼吸的遗体。

“太惨了……”并足雷同在停放遗体的空地上,向遇难者们双手合十行了个礼。无论曾经是什么身份,被天灾这么突然的夺去了生命,很难不令人唏嘘。

卡卡西没有说话,帮着其他医疗忍者将衣布覆在遗体身上,在死亡面前言语总是无力的。将一具刚从废墟里找出的孩童遗体平放在地,正要简单整理一下的他突然手一顿、眼睛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被他从废墟里翻出的遇难者年岁看着最多不会超过五岁,而从这夭折的小小遗体上,来不及闭合的双眼中显出的是暗暗的红色。

【不会吧……】难道是夜色的幻觉?卡卡西心里默念“得罪”,一手托着,另一手则伸至遗体眼睑上,慢慢掀开。

一双凝固的暗红色瞳孔展现在他眼前。凝固了血一般的颜色,虽然勾玉纹只出现了一个,但无疑是写轮眼。

不动声色将死者眼睑合上、盖上布放回地上,卡卡西装作不经意的在附近几具遗体上做了同样的检查,结果一模一样——无论幼童、成人还是老者,眼睛都出现了写轮眼花纹。

地震中殉难的一个血继家族,居然在死前全都觉醒了血继,这可能吗?

【还是说实际上另有蹊跷】再次检查了死者们的眼睛,有些写轮眼的状态甚至连勾玉都没显现、只是瞳孔转成了赤色,仿佛是集体进入了觉醒期似的,既急又赶。

有必要尽快将这情况报告给四代火影……如此想着,卡卡西原地起身,转身准备向自己队友们走去。一个大家族一夜之间突然陨落,同时又出现了这么多血继觉醒,之后会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他几乎都能提前预见到那个画面。

有风抚过他的耳际,令他刚抬起的脚定在了原地。随即卡卡西又恢复了表情,转身向另一方向走去。钻进废墟之间的角落,确定角度不会让人看见自己的位置,他低声开口:“……带土?”

空无一人的位置突然产生了扭曲,霎时间一个人影就踩在了卡卡西对面的土地上。“你还真是灵敏啊……”就这么确认一定是我?

“嘛,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回答我的。”嘴上这么说着,话语中依然忍不住带上了笑意。我很想你。

“……你这嘴巴还是这么讨厌。”我也一样。

裹着黑袍戴着兜帽的男人现身在暗部面前,带起头露出半面疤痕的脸。距离上一次见面已有七个年头,要说的该说的想说的堆积如山,真正站在人面前又像卡壳了脑子堵塞了喉咙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更想将他拥抱。

理智再一次占了上风,开口已经恢复了平静:“这……也和你有关?和你要做的事有关?”

“准确来说,是‘它’导致的没错。”带土转头看着四周残骸,“如此一来,这世上便没有了宇智波的血脉,没了能洞悉‘它’存在的眼睛……同时多了很多无主的写轮眼。”

“我会告知老师。”卡卡西表示自己也想到了这一层,“而你,带土……还不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你在追寻什么,在寻找什么,企图实施什么。

“……那对你们而言太虚渺了,可能会觉得荒唐。”一支血脉,两个家族,古老到被视为神话的历史,如今这世上已不存在名为“千手”与“宇智波”的家族,零散的支系还有没有可能感应到祖先的责任,并决定实行呢。“‘它’曾经在木叶,企图盗走九尾,我曾感受到气息——现在也许已经不在了,但肯定留下了痕迹、做好了计划,甚至达成了交易。”你们的敌人是人类,是“它”勾结的势力,是倾斜的人心,是人心的欲望。

“宇智波的末裔,就拜托给你…还有老师了。”掀起袍子一角,带土将一名约有六七岁的男孩抱出,“鼬已经给他下了幻术,今夜的事情他不会记得我们。”

“佐助!?”被面前人抱出的孩童颜面惊到,随即又注意到不对:“你说末裔?可你刚提到——”

“我与鼬、还有止水一致决定,佐助就是木叶最后一名宇智波。”语气平淡的打断卡卡西,带土把睡着的男孩交给他,“他总会知道的,就和你们一样——但他可以不卷入这些。”血脉的历史,血继的职责,对他而言都太远也太重,他最后的亲人选择替他承担。

 

“鼬的‘契’会保护他,而在……之后,佐助也会得到鼬的力量,到时,也不会再有能伤害到他的人了吧。”

曾在战国时代作为宇智波一族首领兄弟的“兽”,在历经几近百年时光,再次选择了一对兄弟。血脉会令他们互相吸引,最终合而为一。以一方血和生命为代价,成就另一方无上的力量。

黑如玄墨,皎洁如月,两道鳞纹环绕在佐助小巧的身躯上,时隐时现。

仿佛在等待着那一刻到来。


TBC

评论
热度(6)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