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白银的星辰与皎月 Part 3

 

目睹夜空星光闪耀,与那皎洁月芒相融。

 

…………

 

即便是糊弄人的故事,内容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和西撒组队旅行的这段时间以来,乔瑟夫发现自己这一路下来数次体验完全可以证实西撒那神奇的种族天赋。

向着魔王城一路北上的旅途,撇去追着西撒而来的猎人外,外形各异的异兽也随着愈发深入西北之境逐渐增多。有了乔瑟夫随机应变的灵活脑子加上西撒灵敏的感知力,猎人的踪迹随之减少,一路上人烟因深入西北越来越少、景色也愈发荒凉,那些栖息在荒野之地的异兽们随之现形。并不是没有智慧、没有语言能力,与人类相似或完全迥异的形态相反的是他们狡猾凶残的习性与聪明的大脑,对于在西北蛮荒之地流浪的旅人来说,他们绝对不是希望邂逅的对象。乔瑟夫并不是第一次进入西北蛮荒地域,但每次无功而返多少都有这些“原住民”的功劳:哥姆林、半人马,甚至一些兽人族,这些生性喜爱栖息在荒芜地区的幻兽对形单影只的旅者态度可绝对算不上友好,一不小心把小命交代都不奇怪。

但他发现和西撒结伴以来,一次都没有遇上以往让他头疼的这些麻烦。没有城镇可歇息的荒野之旅,夜晚直接露天席地的旅行本应极易和那些麻烦不期而遇,但实际上除了偶尔碰上的流浪者外,幻兽的麻烦至今还一次也没遇到。

与白银的独角兽为伴,荒野的爪牙未曾与他们触及。

“真是神奇呢。”乔瑟夫再一次如此感叹。此时他们正徒步穿越一片表面覆盖了一层芒草的沼泽,污泥和混浊的水洼让人一脚踩下去探不清深浅,加上不知道水里埋伏着什么,每一步都走得举步维艰。“放在以前,我就算和别人组队来这里,一般也走不到这么深的地方。一和西撒过来,反而什么麻烦都没见到。”

西撒走在乔瑟夫前头两三步远的地方,每走一段便停下来左右探查方向确定有否走错方向。“那是当然的,不管是哪家来头欺软怕硬都是他们的共性,何况那些游荡在外围的喽啰根本奈何不了我。”不咸不淡的回答道,西撒头也没回,“再说西北的魔族厌恶圣洁的魔法,我们unicorn天生是圣洁者、低等的魔族根本没法冒犯。那家伙的眷属虽然都挺好战,但总不至于那么蠢。”

“那家伙?”听到陌生的词,冒险家抬起头,但前头的独角兽没有回答他,而是在前头的泥泞处直接起跳至对面石头上、一下子拉开了距离。

“还不快跟上,陷进沼泽可别指望我拉你出来。”西撒回身喊道,乔瑟夫急忙跟上。三步并两步终于拉回距离,确定不会又被突然甩开,没按捺住好奇心的乔瑟夫又张开口:“呐……西撒之前说的私人原因,是指魔王城有熟人?”

“问那么多干什么。”穿过芒草丛发出的沙沙沙声就像有动物埋伏在其中,西撒拨开挡住视线的叶片,“你还真是个好奇宝宝,想到什么都问个没完。明明跟你没什么关系。”

“好奇心是冒险者必备的素质哟,没有求知欲的西撒一定是没见过真正的冒险者吧。”

“谁说没见过的,我的祖父就是一位伟大的冒险家。”感到家族荣誉受到挑衅,金发青年皱了皱眉,“虽然他现在不在外头,但十年前勇者的冒险他也是参加过的。”

“诶!!!??”看来真是个大新闻,因为一句话而瞠目结舌的乔瑟夫表情娱乐到了西撒,摆摆手又说:“而且我打赌一直到分离,勇者乔斯达…就是你哥哥,都不知道祖父的真实身份。”半揶揄的骄傲语气,西撒抬手揉了揉乔瑟夫的脑瓜子。

任着西撒蹂躏自己的头发,半晌找回自己声音的乔瑟夫张了张嘴:“西撒……”

“嗯?”心情还在不错的状态。

“都是祖父了还能在外头走南闯北的冒险,难道你们其实都结婚很早?西撒你其实还很小?”一脸认真求知的问出了这句话。

“……………………”

“……………………”

气氛瞬间冷场。

 

“…………JOJO,你上学时一定没有注意听讲、要么就是没听……还有你为什么宁愿相信我这个头还未成年也想不到我们一族寿命很长呢!!?”

真是,忍无可忍。

 

一路上骂骂咧咧穿过沼泽,失去芒草丛的阻隔,空气的流动随之扑面而来。双脚立在坚硬的土地上,鼻腔中也随之嗅到海水的咸腥味道。“到这里后,就离魔王城不远了。”西撒再一次确定方向,身后乔瑟夫伸了个懒腰,长长呼了口气:“终于要到了啊——传说中的魔王居所,原来是在海边?”

“是啊,准确来说应该是在海上。勇者的传说都流传十年了,你们居然还没搞清魔王城的位置?”

“天大的冤枉。我哥的故事流传了十年不假,但从十年前一直到今天魔王城都不是可以随意接近的地方,就算是国王那家伙的军队都不能派遣到这地方来,我可是清楚得很。”摊手,空气中的海风吹乱一头嚣张的黑发,“如果出发前和几个酒友打赌能走到离魔王城多远的地方,现在肯定妥妥是我赢。”

“噗,就算你真的跟什么人打了这个赌,一起组队过来八成也分不出什么胜负——除非你们中的哪个人敢跳到海里去。”

西撒带着乔瑟夫绕过岩石、爬上一个弧度平缓的丘陵,灰蓝色的天空尽数展现在眼前,紧接着是富含铁元素的赤黑色岩壁,和巨浪撞击悬崖、波澜壮阔的铁灰色大海就这么毫无预兆撞进乔瑟夫的双眼中。夹杂刺骨寒冷的海风不断咆哮着席卷向陆地,灰色的天空与大海,加上红黑色的岩石大地,和远处伫立在海中的漆黑巨城,就这么构成了一副压迫力十足的肃杀景象。

由狂暴的海流环绕、建立在漆黑岩屿上的同样漆黑的城池,和陆地隔着一片海峡而独立在海中的堡垒。

“怎样,很有魔王感觉的地方吧。”西撒两臂交叠侧过身,“以前可是直接独立在海上的,现在也就是建了一条魔法通道,没有得到允许道路也不会出现。”

下方远处黑城和陆地刚好处在通道开启的状态:细长的岩石状山道从海上连接了魔王城和陆上的山崖,上头还能隐隐约约看到一群黑压压的队伍在通路上前进。乔瑟夫眼尖的发现那支队伍并不是正常的前进,而是不规则的前进和后退,完全辨不清移动方向。

“他们那是在干什么呢?”仔细看看,似乎里头几乎都不是人啊?

西撒顺着目光望过去,同样看到了那只古怪的队伍,“啊……这个,算算也到日子了呢。”他歪歪头,“现任魔王的十周年纪念日?如果我没记错日期,这大概是在准备什么活动或者表演?”

“你说他们在跳舞!?魔王的手下都是这样欢乐多的吗!!?”一脸雷劈的指向下方那一群,“我感觉我的某些固定认知刚刚被狠狠刷新了!”

“冷静点JOJO你当他们在发泄多余精力就行。”摊手,西撒一脸习以为常,“魔族的习性本就倾向混乱与热闹,这种日子他们绝对会办的很热闹——当然这得DI…现任魔王答应,不过他们已经得到同意了吧。”在山坡上蹲下来,西撒一手托腮望着下方看热闹。

“作为DIO的继任者,这个魔王当得可真仁慈呢,乔纳森·乔斯达。”

狂暴的海风嘶吼着从他们中间穿过,淹没了能传到乔瑟夫耳中的声音,但还是听到了最关键的那几个词。

“勇者乔纳森·乔斯达,打败DIO、从他手中夺过魔王之名,至今正好到了第十个年头呢,JOJO。”

 

率领王国勇士击败残暴的魔族大军、手持黄金宝剑斩下魔王头颅,开创崭新历史的帝国第一勇者,从眼前金发的独角兽嘴里吐出他的讯息时,却已是西北蛮荒大地新主人。

乔瑟夫一时呆若木鸡,身边友人说话的语气太轻描淡写内容又实在惊世骇俗,轰隆隆的在他脑内来回滚动简直是脑中打雷,反而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来应对。西撒没有注意到乔瑟夫的表情,上前两步站到他身边朝魔王城望去:“这样看不得不等到那些奇怪的舞蹈团闹完才能上去了,陆路我记得DIO那家伙就造了一条,看着你也不是个精通飞行魔法的,只能等了。”说完又忍不住碎碎念了一句“明明身为龙族有那么多魔力却这么吝啬,那个家伙还真是…”

“DI什么?D…迪奥?”现在再继续深思自家大哥的事情脑子就真要卡壳了还是赶快换个话题随便什么都行!“你说的‘个人因素’就是他?西撒你说他是前魔王?你认识魔王!?”话题怎么还是绕回去了啊!!!?

乔瑟夫真是巴不得掐死自己。

“是啊,勉勉强强算是竹马的关系?”西撒挑挑眉,乔瑟夫那大嗓门多少也吓了他一跳,“不认识他的话我也不可能来这里休息治伤。”头带下的伤口微微抽痛,西撒忍着没去触碰。

“我从没听你说过!而且西撒你原来早就知道我大哥的下落了吗?为什么不说!!?”忍不住抓住西撒的胳膊,理智部分喊了一万遍西撒没说错西撒没说错依然没法阻止乔瑟夫自己激动以至于愤怒的心情。

西撒蹙起眉,被人这么近距离的质问让他有点不爽,“你的目标不是自己到达魔王城自己探寻真相么,为什么要把信任交托在别人无关痛痒的话语上。何况我没有义务无微不至的告知你什么东西,想知道就自己去查。”

“你!”

空气在这时凝固了,无形的重量突然压上身体,压住身体、侵入灵魂,没有任何预兆的降临。“!!”巨大的恐惧感攀上心头,乔瑟夫瞳孔缩小,身体颤抖,突然而至的力量就这么忽然压制而下,双脚甚至无法支撑住身体的重量,几乎跪倒在地。

最后他还是倒在地上,被未知的恐惧占据了精神,倒在无形的力量下,连思考究竟是什么人的行为都来不及。

意识彻底消失前,乔瑟夫昏黑的视野里看到了灿金的发色。西撒倒在旁边已经失去了意识,额头的伤口裂开、鲜血滴在赤黑的岩石上,却红的十分耀眼。

凝视着那鲜红的血迹,他的神智消失。

 

##

 

巨大的黑翼遮蔽了天空,投下大片阴影,目光所及一片黑暗。深厚的黑暗中虚无一片,视物、声音化作虚无,徒留黑暗本身。

无边无尽的黑暗下,孤独的银白之光独自伫立在远方。骏马般结实的身躯,长长的鬃毛和尾缕在奔跑中飞扬,额前唯一的修长犄角带着星光,轻盈闪烁。空旷无际的黑暗中,唯一的孤独的,皎洁月光。

阴影围绕而上,漆黑的浓雾、海浪、触手,追击着银色的身影,吞没了光芒。奔逃的身影被黑暗欺身而上、跌倒在地,在黑暗缠绕中挣扎,高高扬起洁白的颈项,他发出无声的哀鸣。

那道月光最终被黑暗吞噬。

 

 

西撒是被硌醒的。

他的意识令他睁开眼睛时,第一感受就是浑身上下硌得慌,随即差点闯入视野的一大片黄金给闪瞎眼。定睛一看,他才发现自己正姿势别扭的躺在一堆金币上头,难怪会躺的这么难受。

不过自己怎么会躺在这种堆满了黄金和各种珠宝的地方……这么想着西撒正待起身,身体突然一窒、喉咙仿佛被人用力握住,又重新跌了回去,金币的金属味呛得他咳嗽出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脑海闪过昏迷前的画面,城外和JOJO还在吵架时突然感受到的力量也是这般。

记忆为他找到了答案,从记忆里想起曾经的某个画面,西撒顶着压制的力道抬起头,他看到一片漆黑的窟顶。

“用这种手法招待客人,龙族的骄傲被你下酒吃了吗,DIO。”

空气中紧张的氛围骤然一变,堆积如山、数之不尽的宝山反射了窟内的照明,发出昏暗的光。庞然大物从财宝堆里抬起头,布满漆黑鳞片的双翼挂满金银珠宝,随着展开翅膀的动作叮叮当当尽数掉落,同样密布鳞片的长尾从金币的海洋中扬起,黄金纷纷落下,西撒猝不及防被漆黑的巨大鳞尾卷起,不轻不重被甩到另一位置。

抬头一看,正好与一对巨大的赤红瞳孔对视。尖锐的瞳仁眨也不眨,泛着微妙的笑意,庞大的黑龙以黄金为枕垫,对他眼前无比娇小的金发青年开口:“多年未见,锋牙利齿依旧见长呢,我亲爱的unicorn老朋友……西撒·齐贝林?”

“可见你表示亲爱的方式有点异于常人,我倒是第一次见闻用龙威来招待老朋友的。”身体依然没法动弹,西撒不得不保持着半趴伏的不雅姿势回应,“还把我……我们扔进你的龙窟里,JOJO呢!?”

黑龙闻言脑袋歪了歪,做了个类似耸肩的动作。这个动作令他颈后与黄金同色的毛发显露出来,“嗯……谁知道呢,应该在这里的某个角落吧?要知道我带你……带你们进来时实在高兴,我的宝库又那么大,也许甩的比你远了那么一点?”他抬眼瞅瞅这完全算得上一望无际的黄金海洋,要在里头发现个黑头发的人类还真需要些功夫——何况他也没打算这么做。

西撒不语,他发现DIO虽然语气淡然,但对自己的禁锢可一点也没放松——恐怕远处不知在哪的乔瑟夫也是同样——而且多年未见,他还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以前不曾感受到的魔力波动。凝睛一看,黑龙庞大的头颅下方、和脖颈相接的位置有一道不明显的红痕,看着就和斩首的痕迹一样。

啊……看到它,西撒心里确认了。“原来你真的不仅让出了魔王之位,还成了他人坐骑?十年前那场战斗我以为你最多丢失了位置,还想着要不要过来看你有没有救,现在看看我中途改变主意是对的。”

魔王之位无关血缘传承,胜者自打败上任魔王起便能得到魔王的称谓。在遥远的古早DIO便是以此夺得魔王之名与这大片蛮荒之地的管辖权,然后他也在十年前以同一种方法被人夺去此名号。

“真是强力的契约呢,DIO……呜。”西撒话没能说完,黑龙眼神一变,无形的威压再次将西撒压制在地。DIO从休憩的位置缓缓起身,无数细小的金币从他身上滑落,“你……果然能感受到那东西呢,包括乔纳森在我身上下的诅咒。”

……诅咒?没法动弹的身体因龙威的压制而逐渐流失体力,额头一痛,温热湿润的触感从头上再次流下。黑鳞的巨龙看到这幅画面,眼中透出笑意。

“看来果然还没好。”双翼扬起带着魔力的气流,黑龙的身形消弭,一位身披长袍的金发男人取而代之,赤红的双目与他嘴角的笑意衬出不怒而威的邪恶魄力,“顶着被发现的危险一路过来,想必辛苦了不少吧。”抬手勾下西撒的头带,鲜血沾到指尖,他伸出舌尖舔舐。

洁净的魔力顺着血液滑入他人喉管,吞噬的质感爬上身体,西撒努力睁开眼,视野却在逐渐被黑暗吞噬。“是…你……放出消息……”

“你们一族向来神出鬼没的,很不好找,十年前你在外头绕了一圈又消失掉,没来得及跟你搭上。但就和你说的,‘人类总是很贪婪’——所以格外好控制,不是吗。”扯过西撒的脑袋,曾居魔王之位的男人两手捧着昔日友人的头,不顾对方虚弱的挣扎用舌头舔去他额部的血迹。龙族的舌尖擦过脆弱的伤口,DIO满意得看到西撒一阵阵痉挛似的反抗,“我要解除乔纳森对我下的诅咒,你的血是不可缺少的。放弃抵抗,西撒,你现在的力量在我手里不值一提。”

“什么…诅咒……”视野愈发浑浊,DIO的声音靠在耳边传进脑中简直像闷雷在滚,西撒盯着DIO颈上的疤痕,半晌回应:“简直蠢货……谁告诉你…那是……诅咒……”

前魔王不以为然笑了笑,抬起西撒的头颅、迫使他露出脖颈,“你也就只剩下这张嘴可以反击我了……不着急,我的老朋友,待我解除这该死的魔法,你有的是时间在这里慢·慢·静·养。”

 

獠牙即将碰上脖颈的血管时,带着电光的攻击突然从远处投掷而来、朝着DIO直袭过去,“!?!”高速飞来的铁球在砸到目标之前被DIO侧头堪堪躲过,那瞬间龙威露出破绽。“放开手!”西撒抓住机会抬脚踹过去,踢中目标同时重心一歪,整个人从黄金堆砌的金山上滚了下去。

就像是堵塞河道的巨石被移开、清澈的水流漫过干旱的土地一样,被龙威强制镇压住的力气重新回到身体中,西撒从金币堆一路滑到下方还没站起来,只听到一声“西撒!”的呼唤,不远处一尊黄金像后面就冒出了乔瑟夫那一头漆黑的乱毛。

刚恢复力气的身子还不太稳,西撒踉跄几步朝着乔瑟夫赶忙喊道:“JOJO,快藏起来!别让DIO发现——”

“——迟了。”

庞大的无形压力毫不客气再次降临。DIO用上了几分恼火的认真劲,几乎听到骨骼的哀鸣,二人被直接按倒在地。

“呜……”全身的力量一瞬间被抽走,乔瑟夫刚勉强抬起头,便听到对面传来的脚步声。

“真是的……看来把你扔得太远了,反而没注意看好。”魔龙化身的男人散步般的步伐走到西撒身旁,一脸有趣的看着乔瑟夫,“这张脸…真不愧也是姓乔斯达的,和乔纳森蛮像——那么再介绍一次吧,欢迎来到我的国土,不自量力的冒险者。”

“不过是堆放你个人恶趣味藏品的仓库兼卧室罢了,充分暴露了你惨不忍睹的审美品位。”

嗯?意外得到的是脚下被制住的西撒毫不客气的讽刺,低头看去对方毫不回避直直回瞪着他。为了抵抗DIO的魔力压制,他的额头发出浅浅的光晕。

啊啦…………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前魔王看了看西撒又看看远处的乔瑟夫——对方正一脸又气又急望着这边……DIO露出发现了有趣玩物的笑容,他伸手将西撒单手拎起:“嘴毒有时候是种很可爱的特质,西撒。尤其在目睹猎物无路可逃时,更是如此。”

“你可以试试?”任何从独角兽身上掠夺而来的事物,都会带上对抢夺者的诅咒。“还是说你身为龙族的自大正驱使你做一次尝试?”

西撒的挑衅没有得到DIO的回应,相反他依然挂着那微妙的笑意注视着他和乔瑟夫,随即面向乔瑟夫开了口:“独角兽……多么珍奇……美丽,而又……富有力量的生物。想必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吧,冒险者?”

“你这混蛋想对西撒做什么!!?”

“嘘……别紧张,傻大个。”

面对乔瑟夫的怒火,魔龙完全不以为意。黑龙绝对的魔力把在场的二人都牢牢禁锢在手中,即便乔瑟夫的愤怒如何强烈,他也只能眼睁睁目睹DIO的右手沿着同样不能动弹的西撒脖颈围拢而上,长着利爪的指尖在其脆弱的颈项部分轻轻划着圈。

“我这位老友的滋味,我可是一直都在渴望着呢。”强迫西撒扭过头,低头覆上他被迫露出的脖颈,伸出赤红的舌头舔过那微微颤抖着的下颚弧线。魔龙赤色的瞳孔直视地上的冒险者,眼神既是不屑、亦是玩味,“你就用你的双眼看清楚,我是如何通过独角兽之血夺回属于我的力量的!”

森白的獠牙刺破独角兽的喉咙,鲜红的血液带着银白的光晕,连同其中的魔力一同被魔之巨龙吞入喉中。西撒的身体于DIO的禁锢下只微微抽搐了一下,终是彻底瘫软下去。乔瑟夫·乔斯达看着他垂下的头颅,以往翠绿的瞳孔如今已然半敛,活力和生命都在从中流逝。

徒留无机质的绿。

 

“西——撒——!!!!!!!”

 

牢牢锢住猎物的躯体在臂弯中,金发的魔龙畅饮圣洁之血,半晌他终于松开力道、拉出距离,锋利的獠牙在西撒惨白的皮肤上拉出一条细细的血丝。舔舔嘴唇,DIO微微合上双眼,他现在全身上下都能感受到西撒鲜血中魔力的味道。

那滋味让他有点熏熏然的陶醉。

这就是……躯体的污浊被净化的感受吗,真是无比的…………痛快。DIO抬起左手擦拭嘴角血迹,西撒被他单手揽住,大量失血使他的皮肤显得惨白,瘫软下来的躯体和尸体几乎无异,乔瑟夫的呼唤完全无法传达给他。

“不要那么聒噪,冒险者。”舔掉西撒颈部的残血,DIO捻了捻西撒金色的头发丝把玩着——他这把自傲刻进骨子里的朋友可不是每次都能看到以如此屈服的姿态把握在他人手里的。“我现在的心情还不错,但也不是能彻底无视你愚蠢的声音的。”

乔瑟夫没有听进DIO的话语,他的注意力全都在DIO单臂揽着的身影,西撒整个人没有一点反应,只要一松手就会跌落在地。那无比接近死亡的模样令乔瑟夫身体几乎冻结,全身的体温都被恐惧所带走。

不会再动弹,不会再睁眼,不会再开口回应他——

“很想拯救西撒·齐贝林?可惜啊,你自顾不暇。”DIO两步上前,对乔瑟夫包含愤怒的目光很是受用,随即一脚踩了下去、将乔瑟夫的脑袋整个踩在地上。“自从十年前被那个男人夺走魔王之名以来,只有一次也好……我做梦都想看到那张脸像你这样于我脚下屈服。”

可恶……握住DIO踩踏上来的脚踝,与加诸于身的龙威对抗,乔瑟夫死也不会允许自己被践踏在地而无反抗。“放…开……西撒!”

“哦?要我如何放开呢,冒险者乔斯达。”

“这样如何?”

“——!!?”

刮起的异风来自意想不到的方向,把笼罩整个龙窟的魔力场一劈为二,DIO的龙威瞬间消失,产生的巨大力量将魔龙化身的男人直接击飞出去,跌进闪闪发光的金币堆里。气流在龙窟中翻搅,乔瑟夫惊异得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高大男子,裹着披风的背影是那么眼熟难忘。

就和多年前打开家门、向他告别而去的身影一模一样。

对方单臂扶着昏迷的西撒,向乔瑟夫回过头,和乔瑟夫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庞展现在冒险者面前:“——你也长大了很多呢,乔瑟夫。”深色头发的高大男人像是有点怀念似的微微笑了笑,对自己的弟弟如此打招呼。

乔纳森·乔斯达,十年前销声匿迹的勇者,如今西北魔族的魔王。顶着一张从未改变的面容,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

一时间乔瑟夫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反应,他不是没想过会在魔王城找到自家大哥的线索,但是在最没心理准备的时候这个明明失踪了十年连根头发丝都不见影的人突然这么英雄式登场……饶是自诩适应力惊人的乔瑟夫,也忍不住瞬间豆豆眼呆掉了。

见自家鬼灵精怪的弟弟难得傻掉的样子,现魔王笑了笑、还想开口说什么,瞥见远处DIO从黄金堆里重新站起的身影而又抿了回去。“抱歉,虽然我也很想跟你叙叙旧、说句对不起,不过现在看来没有那么多时间。”将西撒交给乔瑟夫,披着魔王披风的乔纳森揉揉弟弟的乱毛,“我会找机会和你再见的,现在还是抓紧时间带着你的朋友撤退吧。”

说完这句话,乔瑟夫的脚下浮出一个魔力绘制的传送法阵,“我会把你们送去安全的地点,好好抓紧你的朋友,乔瑟夫。”

“等一下——!”护着西撒没法马上抓住乔纳森,乔瑟夫伸出的手腕还未来得及伸直,四周的空气猛然扭曲,视野中满满的黄金被白芒笼罩。

他在龙窟里消失了。


评论
热度(18)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