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白银的星辰与皎月 Part 2

 

就像是看到了星辰坠落。

 

…………

 

“真是难以相信,居然以为我是去你的地盘里偷东西吃?老天作证,我不是早就给了你报酬吗——在我找你的第一天起?”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我的确没想到那会是你。毕竟前几天你突然出现在镇里不声不响扔给我报酬又马上走了,我还以为你又遇上了识破你身份的家伙急着脱身、顺道过来还我钱。”

“老天我还欠你什么钱呐华姆。不过我的确是遇上了你说的那些家伙,所以这不在你的领地里藏身么,那天给你报酬就是告诉你我需要你的果实疗伤,毕竟当时我能想到的最近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你的农场……但是这个乡巴佬是怎么回事!?以为我是小偷就算了,居然直接骑在我身上!骑!!像马一样骑在我身上!!!”

“所以说只是误会,何况你那副样子是个人都会想要骑一骑……冷静点西撒,你的伤口又流血了。”

嘈杂的说话声把乔瑟夫的意志唤醒,他下意识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硬邦邦但感觉还算舒服的床上。因为室内烧着炉火的关系,即便身上光溜溜的也能搞到干燥舒爽的温暖气息。

然后他下一眼看到的便是屋内的炉火旁站着两个人,其中一方又高又大五官坚毅表情认真的那位正是屋子的主人、他乔瑟夫的好友之一华姆,而另一位……乔瑟夫的角度首先看到的是一头金灿灿的头发,身材高佻不过比华姆小了一圈,两手捧着一条干净的毛巾捂在脸上,没能看见五官。

不过金发…………脑袋里窜过昏倒前的某个画面,乔瑟夫“噔”得坐起、动作大得差点从床上翻下去,“那个金发的!”自然引得对面二人的注意。“醒来了吗,JOJO,衣服在边上记得换。”华姆先开的口,他身旁的人听到动静也抬起了头、脸朝乔瑟夫扭过来,然后果然看到了一双碧绿的瞳孔,两只眼睛下各有一个浅色的独特记号,足以令人过目不忘。

不过那对漂亮的绿眼此时半分友好也没有,冷冰冰斜视着乔瑟夫、眼刀一拨又一拨,差点让乔瑟夫以为自己是只要被割肉的牲畜,就差没打个哆嗦。

“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这家伙要睡到什么时候,沉得像只猪。”一开口的内容就和“友好”两字无缘,绿眼睛微微眯起扭过头不再搭理,手里的毛巾还给华姆。华姆接过便顺手扔进火炉,拍拍手站起注意到什么,对床上坐起来的乔瑟夫开口:“说来也该介绍一下…JOJO,这位是西撒·A·齐贝林,我从东方认识的朋友。西撒,这个黑头发的大个子是乔瑟夫·乔斯达,是南方来的冒险者。”

就这么算是认识了的节奏?

“乔斯达?”挑挑眉,西撒重新扭过脸来注视乔瑟夫,露出一抹半笑不笑的好奇表情,“勇者乔斯达?难怪我说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乔瑟夫对西撒露出的神情不以为然,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因为姓氏被人投以微妙的表情。十年前对魔王的征伐,他那身任勇者的大哥一去不回,魔王被打败的消息传到家乡时、他也不再有消息回来,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消失了一般。如今成为冒险家,乔瑟夫认为也有一半原因是希望能够出外探听到些线索,找到那渺无音讯整整十年的兄长。

不过西撒方才吐露出的“眼熟”让他竖起耳朵,眼疾手快时不我待直接起身抓住西撒胳膊:“你见过除我之外的乔斯达?还跟我差不多容貌?”双眼发亮一脸急切,就差没在脸上写上“诚意发问”四个大字。

……不过急归急,这么急哄哄的扑过来总归不太好,何况还在一身衣服都脱了挂在一边烘干的情况下,那画面能让人感受到的诚意——为零。

所以在被抓住胳膊、本能回过脑袋的西撒看到的第一幅画面便是乔瑟夫浑身上下精光溜溜一块布没有的裸体,受到精神重击的大脑“轰——!”的一声、直接陷入空白状态,手起拳落利索无比的——“离我远点!混帐!!”

悲剧,第二次重演。

“啊对了,我差点忘了提醒你,西撒是只unicorn所以对于人类男性有些洁癖……你在听吗,JOJO?”

迟来的善意提醒没能传入乔瑟夫耳朵里,一天里的第二次,乔瑟夫·乔斯达,又一次被请去睡梦之神身侧喝茶聊天。

用踹的。

 

Unicorn……即便在现今流传的故事中,也鲜有目睹的物种。神秘的姿态甚至能与龙族一较高下,每一位旅人都听过他们的故事,同时也无比希望能够有机会窥见他们存于世上的真实姿态。外表仿若一匹纯白骏马,额头中央生有一枚独角,既是象征优雅、高傲而纯洁的美丽动物,也是勇武、不屈和骄傲的化身。

承载了人们美好想象的物种。

不过在乔瑟夫·乔斯达看来,他的想法只会是:“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至少他完全没有那份幸运儿的自觉——离开华姆家北上的旅途中,七天里第三次因为休息、补给、收集讯息……等等原因而在落脚的城镇撞见那抹因为揍了他两次而分外熟悉的金发时,他心里想到的只有冤家路窄四个大字,连面前的酒都不怎么好喝了。

感觉到被注视的目光,西撒·齐贝林转过头在人群里发现了他。西撒的打扮和一周前在华姆家时没什么不同,打扮的与普通旅者无异,皮革长靴搭配保暖的简单衣装,只是外头套了一件防风雨的旅行斗篷。如果没有那头显眼的金发,这么一身打扮还是很容易混入人群的,只是那头给乔瑟夫留下过于深刻印象的金发和同样威力的脸,就算系了条花纹头带在脑袋上,想要冒充路人甲还是有难度的。此时这个失败的路人甲发现同在酒馆里的乔瑟夫,脑袋略微歪了歪,便拿着自己那杯酒走了过来。

嗯这是要干嘛?上次见面还是相看两厌谁比谁更当对方不存在呢,这次突然过来是想怎样?事先说套近乎是没用的想表示出诚意至少向乔瑟夫·乔斯达大爷献上一根你的尾缕否则一切免谈!要知道上等魔杖原材料很难入手而且能卖好价钱………

“坐过去点。”并没听到乔瑟夫脑袋里翻江倒海的各种心声,西撒走到乔瑟夫坐的桌前,桌下的膝盖不着痕迹顶了顶他,硬挪进他旁边那个更靠里的位置坐下并拉起兜帽盖住了头,抓起酒杯挡住脸,就这么把自己藏进了酒馆的阴影里。

不一会酒馆的大门被推开,几个人结伴走了进来。正好是生意高峰期,他们的出现无论是店内的客人还是上前接待的服务生,都没对他们产生怀疑。他们顺着服务生指点到柜台坐下时,乔瑟夫感觉到身旁的西撒不动声色把帽檐拉得更低了,同时低声嘀咕了句“果然跟来了…”

看来有什么隐藏好戏的样子。黑发的冒险家嗅到苗头,借着酒杯喝空、拿起酒壶重新满上的动作,凑到躲在自己身旁的西撒耳边开口:“看来是遇到麻烦事了~?需不需要乔瑟夫的帮忙呢~?”

“这跟你无关。”

“诶嘿~话不能这么说,毕竟能让西撒酱这么小心翼翼的,恐怕只有还在华姆家时你说的那些家伙们了吧?”话音刚落,乔瑟夫便收到了兜帽下一双绿眸的瞪视,只是沉浸在推测正确的喜悦中的冒险家完全不觉得对方的眼刀此时有什么威力。

 

不仅如此,似乎连直到方才为止还存在着的幼稚敌意都跟着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面对西撒时心里升起的奇妙的耐心,和一丝丝不知从哪里来的示好欲。

 

老天爷……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总不会是他们这一族群自带的什么魔法效果吧。乔瑟夫一边心里咂舌,趁着柜台那群人订房间上楼的时机,拉着西撒溜出了酒馆。

街上的人数相比酒馆里少了很多,晚餐时分,人们的步伐或快或慢,向着各自休息进食的目标,并没多在意两个与他们逆着方向前进的旅人。带着西撒一条路上左拐右拐、绕了半天的乔瑟夫终于在镇子边上临水的伐木场停下脚步,松开握着的手:“这里总能好好说话了吧。”回身看到西撒确定四周没有外人后也除下了兜帽、露出熟悉的金发,笑呵呵坐上木篱笆,“那些人我虽然没啥印象,不过从打扮上看八成是——”

“宝物猎人,这样讲直接些。”金发青年露出一个介于烦躁和烦恼之间的表情,“他们和上次跟着我进入华姆的那批人不是同一众,但是接近过来的气息很相似,一靠近我就差不多察觉到了。还跟着我走到这个镇子里来。”说完抬头又瞅瞅乔瑟夫。

“为了摆脱那些人我已经尽可能拐着弯子绕道了,倒是没想到还能见到你,还是三次。这算什么,孽缘?”

这话应该是我说吧,你这不懂低调的独角兽。“哪有混在人群里还偏弄张这么让人过目不忘的脸,而且你现在开始出现光晕了哦,你该不会其实魔法很糟糕吧。”

“我的脸是天生这样的,你这乡巴佬……不过等等,你说我现在有光晕?”西撒撩起斗篷低头一看,随即便被自己吓了一跳——他的胳膊、手指裸露在外的皮肤部位,正显出一层浅浅的银色晕层。虽然他看不到自己的脸,但他知道肯定就和乔瑟夫所说的那样皮肤开始显光。

“妈妈咪呀……”

“呃,其实也就刚刚才出现的,别那么紧张?”

西撒的反应比想象中还大,乔瑟夫看着他立刻用兜帽捂住头部、拉起斗篷裹住身子,光晕马上消失了,西撒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好一会不动,直到他重新松开斗篷露出手指,那淡淡的银光才消失不见。拉下遮住头的兜帽,西撒脸上的淡光已经消失,脸色也白了一层。他扶着额头上前两步,伸手搭在乔瑟夫坐的篱笆上才站稳,看着摇摇欲坠。

“西撒?”伸手扶住西撒,乔瑟夫从篱笆上跳下来。刚上前一步,身前金发青年脸上又出现异样:额头正中部位,一道细细的血痕从头带下渗出、划过西撒的鼻梁,在他苍白的脸上显得触目惊心。

西撒没有回应他,合着双眼顺着乔瑟夫的搀扶倚过部分体重,半晌开口:“……止血。”

“啊?”

“你有带止血的绷带一类的东西吧,给我一点。我得把血擦掉。”重新睁开眼,西撒绿色的瞳孔直勾勾看过来,“快一点,不然就算那些家伙没发现,也会引来别的麻烦。”

接过绷带西撒取下头带擦净脸上的血迹,接着手上动作一甩,布料便直接烧了起来。连带绷带上的血一起烧掉后,西撒才松了口气直起身,“多谢。”这个角度看去乔瑟夫清晰看到他额头正中有一个不大的伤口,因为先前出血的缘故呈现出浅红色。

注意到乔瑟夫的目光,西撒挪开脸,“好奇?虽然不大,不过是刀伤。”抬手用指节轻轻揉了揉,“那些猎人干的好事——不知道他们怎么察觉我的身份的,趁我不注意往我头上就这么来了一下。虽然堪堪躲过了,但一直没好、我的魔力也没法稳定下来。”

“哦,那时你的头上没有角也是这个缘故?”

“什么那时?……嘿!不准再提!!”想起两人的初遇西撒直接竖起眉毛,“当然是这个原因,不然谁会在别人追着跑的时候还这么明显的露出形态出来,我当时把角藏起来已经是极限了。”

“我还真以为你只是不懂隐藏呢。”乔瑟夫一句话得到西撒一个白眼。

“我们一族是天生的魔法师,人类需要专研几十年才能得到的魔法成果我们天生就会,所以别质疑我的能力,乡巴佬。”

“那你表现的可不太符合你说的啊,unicorn。还有别老这么叫,我可是有名字的。”

“连别人的名字都不能好好说出来的人没资格这么说。”

 

唇枪利剑、彼此交锋,叮叮当当半天分不出成果。终于意识到夜又深了一层再不回去休息就真有在外过夜饮露水的可能,乔瑟夫抓抓头,先开了口:“那什么……还是先说正事吧。西撒你还要这个样子一个人旅行?在魔力不稳定的这个情况下?”

西撒没回答他。

“不如一起走如何,西撒酱的方向看来和我是一样的呢?”

“凑巧而已,方向不一样。”

“西撒要去哪?”

“不是你们人类愿意靠近的地方。我要深入西北往魔王城去,在那里有足够的时间把我额上的伤养好。”

“魔王城?独角兽和魔王两个词完全搭不到一块去吧,真是刷新认知。不过没关系,我也正好要去那里,所以还是能一起去的。”

“我能去那里只是因为有私人原因罢了不代表我的族群………………你刚说什么?”

“我说,刚好我也要去那里调查我大哥的事情,所以一起去魔王城吧,小~西~撒~”

“不要擅自替人下决定啊你这自来熟!”

“但是对西撒而言并没什么损失吧?所以不拒绝不是更好么。据说和unicorn同行会有好运气,还是一起走比较好吧~?”

“搞半天你的企图是这个吗!?不要把你们穿凿附会的传说往我身上套啊!!”

 

夜深,这奇妙的组合似乎也随着主题不断歪来歪去的争吵,最终尘埃落定般的确定了下来。


评论
热度(18)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