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白银的星辰与皎月 Part 1

就像是在水边看到了白月的倒影。

 

…………

 

“田里的作物被偷吃了。”帝国境内的某个村镇的某家小酒馆里,身材高大健壮、比起农户更容易让人联想到武者的男子顶着一张“我有一个小烦恼”表情的脸,用缺乏抑扬顿挫的语调吐出如上句子。然后不顾坐在身边的倾听者有什么反应,自顾自的把下半句话吐了出来:“我想委托你帮我调查一下到底是什么在我的地里偷吃东西,JOJO。”

“…………说实话,华姆,如果不是我们认识的够久,现在我一定会糊你一脸面条作为我的第一答复。”被点名的黑发青年用力捏了捏鼻梁,一头乱翘的黑发嚣张的顶在头上,“乔瑟夫·乔斯达的职业是冒险家兼半个商人,大老远把我叫到你这鸟都没几只的村子里来,我可是想着有好玩的事情才答应过来找你的啊!”

帝国XXX年,勇者的歌谣流传世间已走过了第十个年头,但无畏的冒险者们的故事却从未停下过脚步。诸多冒险者中,属于这篇故事的主角,乔瑟夫·乔斯达,此时便是在探望朋友的小酒馆里,忙着和认识已久又久未见面的老朋友互相抬杠。

“早知道帮你离家出走的结果是让你成了一心只关注大米小麦的农户,我就不该点那个头,管你是被艾斯迪斯唠叨一辈子还是被卡兹使唤一辈子。”

“第一,艾斯迪斯大人和卡兹大人对我的教育不是唠叨和使唤。第二,我也不是离家出走,只是离开故乡出来闯荡而已。”

谁离家闯荡是跑出来种地当农户的啊!?虽然在这种地广人稀贫瘠荒芜的地方开出田地和果林也很厉害啦但是不要这么身体力行的刷新孩子们对离家闯荡这个词的认知好不好!!乔瑟夫·乔斯达,至今不知道第几次的,为身边这个虽然莫名合得来、但就是脑回路经常不契合的朋友感到无力。

“如果可以一个人解决的话,我也是不想麻烦你。但我这次一个人忙不过来……毕竟在外头我就认识JOJO你一个朋友。”

强力一招,上一秒还坚定的站在吐槽阵营不回应的乔瑟夫露出瞬间的破绽,遭到了对方的乘胜追击。

“我还要花功夫处理最近在我的领地周围徘徊的盗贼,要赶去目的地埋伏怕会来不及,就想委托你。”说完顿了顿,从旁拎出一个扎好的袋子,“当然,我会付你委托金。”

“成交。”

近个把月都缺乏委托而资金不足的乔斯达冒险家,在眼前写作农户、读作农场主的朋友面前,又一次选择了无原则妥协。

于是接下来的一连数天,每当月黑风高夜的时候,都会有个叫做乔瑟夫的大型果实眼巴巴地蹲在园子里某棵树上、树下、树后方,只为揪到那传说中的偷食贼。

今晚自然也不例外。裹着厚厚一层蹲在一棵高大树木上头继续前几日的埋伏工作,乔瑟夫忍住用魔法放个小火焰出来的念头,把双手捂在脖子上以缓解冻僵的触感。

“哈……真是该死,明明不是冬天,这里的夜晚也能这么冷——都怪这里人烟稀少。”

帝国的疆域在整片大陆首屈一指,在其土地上生活的人口也为数众多,但地域分布并不平衡。相比人口众多、城镇密布的东部与南部地区,帝国以西的土地多年来都几乎渺无人烟。北方而来的冻土寒风与极西之地湍急海流上的狂暴风雨使得帝国西北地区气候十分严酷,加上当地地貌岩山居多,土壤贫瘠,并不适合人民在此耕农生息。

而至十年之前为止的魔王的传说,更令人人为自己脚下土地的西方之地产生了不少恐怖的幻想。

以至于魔王被勇者打败之后十年也依然无人问津那片荒芜之地。与西北之地临近的西南荒原也因此成了流浪者、游侠、盗贼等无法安分守己者喜爱游荡的地区。选择在这样的地方开辟土地建造农地的华姆,三天两头为上门的小偷或强盗操个心,倒是挺有地区特色。

不过不这样的话,也不可能一袋金币换一个区区小偷……吧。想到外面那些可能被华姆逮住的家伙们——管他是小偷还是强盗——乔瑟夫心里都默默为他们默哀了一把。

“不过…既然是在荒原上游荡的盗贼,总该有那么两把刷子才…对…”

凭借着浓密的树冠藏在河边一颗树上的乔瑟夫不知不觉停下了自言自语的碎碎念,视线被对面的河道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景象给扼住了喉咙、注意力在这瞬间被整个吸去了对岸。

今天刚刚好是夜晚没有月光的日子,几天蹲守下来知晓今夜是视野最黑暗的夜晚,乔瑟夫也做好了挑战双眼夜视能力的各种准备——只是俗话说得好,所谓的命运,有时候便是爱和意外一同到来。冒险家没用上自己双眼的夜视能力,他只是看到了月亮。

 

一个四肢修长、周身雪白的影子,带着如月亮一般的浅浅光晕,出现在无月之夜的河流中,将黑色的冰冷河水照亮了一块。四蹄没于水里,水面倒映出对方银白色的身影。

 

乔瑟夫捂住自己无意识张大的嘴巴,把身子往树叶丛里再缩了缩,呼吸也差点没哽住。在他的脑子把这冲击的画面完全消化掉前,便只有不暴露自己的职业操守还在发挥作用。

“幻想的氏族”在帝国的住民中往往有一半的比例是现实、一半的比例是传说。以人类为主的帝国疆域中的居民,也有一定比例属于兽人、矮人等异族,还有极西之地栖息的魔王的眷属——与人类共享帝国疆域的他们带给人类的各种事物中,就有数之不尽的相关传说。

神秘、稀少、罕为人知,同时强大、美丽、令人神往,那些传颂在故事中的难以分辨真伪的存在,就像是丛丛林木中隐藏的幻影,难掩其似梦似幻却又美丽动人的身姿,令无数冒险者们为其存在而踏入无人之地,只为找寻到那些传说真正存在于世上的模样。

乔瑟夫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比起探索异境寻找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精灵,他更愿意在矮人族的地洞里就宝石矿的价钱跟他们讨价还价,但此时正逐渐渡河而来的身影……毫无疑问,对此时的冒险家而言并不逊色于宝石对他的吸引力。随着对方接近而来,他的一双青绿色瞳孔映照出的影像也愈发清晰。那是一匹整体像马的动物,结实修长的身体覆盖着一层雪白的毛皮。而脖颈处与身后尾部垂下的鬃毛和长尾相比常见的马匹要长上几分,并且相比纯白的躯体,对方的鬃毛与尾皆是金色,泛着浅浅的光晕。

哦哦,眼睛是绿色的……目光随着对方的动作移动,乔瑟夫看着它从水里上岸——蹄部也是白色——浸在水里的金色尾缕上岸后轻轻一甩,原本浸湿的毛皮脱开水分、现出柔软的弧度来。离开河岸它四足踏上草地,银色的光晕慢慢扩散,在林间映出动物柔和的轮廓。乔瑟夫在树上看着它转过草地,绕过几棵树,在华姆的果树下停下。

——居然是这家伙吗!?也太“高调”了吧!!?乔瑟夫蹲在树上打量着树下的动物,抓抓头低声:“我没带缰绳这类的东西来啊…”

直接拿绳子套能不能成功呢,虽然也不确定到底是什么动物…但既然长得像马,那应该和马差不多吧?从随身背包取出麻绳,乔瑟夫瞄准对方身后位置,“噔”的跳了下去、不偏不倚落到目标背上,绳子一甩一个绳套套在对方脖子上。

抓住啦——!接下来就是驯服………………呜呃呃呃呃呃呃呃呃!???还没坐稳,身下就一个猛甩,差点没把乔瑟夫直接甩飞出去。

身下的动物力道比想象中大得多,乔瑟夫人高马大的身子被它前腿一颠、后腿一立加上背部的力气给甩得好几次差点骑不住,先前所见到的安静优雅的形象此时彻底消失,被他套住脖颈的动物此时完全就是一匹凶悍的烈马。

此时认输就不是他乔瑟夫·乔斯达的风格,揪紧绳子、放低重心,冒险家两腿用力夹紧对方腹部,誓要把身下这匹猎物驯服。白色的烈兽载着他在林子里疾驰,随即突然转移方向奔向林子外的草地,树林间枝杈噼噼啪啪抽在乔瑟夫脸上身上,冲出果树林后紧接着“噗通!”一声,对方连着他一起跳进了河里。

猝不及防被河水扑了一脸,没有月亮的夜晚很难看清河水的深度,乔瑟夫呛了口水。紧握的缰绳被水浸湿打了个滑,就这么脱离了冒险家的双手,把他甩进了水里。

“咳咳!”黑色的河水顺着甩脱的力道压着他往水里下沉,乔瑟夫伸开两臂稳住平衡随即上浮,被打破了平静的水面激起浪花拍打着河岸与突起的岩石,河水中散发着银光的轮廓也碎裂变形看不出原本的形貌。浮出水面的乔瑟夫第一件事就是努力呼吸,冰冷的河水从头上流下来划过他的双眼没法睁开看清周围,便错失了眼前的画面。

有着金色鬃毛的纯白骏马,甩脱乔瑟夫落水后,脖颈上还未解开绳套,伴着击打在身上的水波——于漆黑的河水中化成了一具高挑的人形。有着与鬃毛同色的金发与白皙的肌肤,他在水中刚刚站稳了身体,便向着浮出水面的乔瑟夫直逼而去。

于是乔瑟夫终于抹掉脸上的水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金发白肤、浑身赤裸的青年朝着他一脸杀气的冲了过来,端正的脸上一对翠绿的瞳孔正怒火熊熊的燃烧。

 

砰咚————!!!

 

蓄力一击,结结实实揍在脸上,天旋地转。

冒险家乔瑟夫·乔斯达,被揍飞后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念头不是疑惑、也不是愤怒,而是无关紧要的一句“他的眼睛下面是什么东西?”之后,便毫无悬念的头朝下于冰凉的河水里彻底失去了意识。


评论
热度(18)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