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百日茨酒】浸于酒中 (50/100)

临时起意写出来的,内心场景和内心戏在秋名山上飚了好几圈结果成品却十分惨不忍睹(ノへ ̄、)

感觉星熊真的快变成茨酒tag里的第一个同人二设了2333

还没咋长大却一点不隐瞒对鬼王欲望的茨木,个人感觉那部分是最难写的……鬼真是种率性直白却又难以把握的存在啊(二哈

OOC×3,写的不好真的对不起————(土下座!


以上,再次感谢愿意看下去的GN们~(((((っ・ω・)っ(拖动幕布


##

偶尔也会有大意的时候。

 

XX

 

鬼王回来的有点狼狈。

说是狼狈或许有点夸张,不过从山外回来的鬼王,的确不是靠着自己的双脚走回大江山的府邸的。茨木与其他诸鬼所看到的,是把来接应他归山的星熊童子当做椅垫、坐在其弯起的左臂中一路被带上来睡得人事不省的酒吞童子。

实际上,鬼王全身上下除了耷拉在星熊胳膊外头的左腿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伤口,虽然带着远行而来的风尘仆仆,整个人最多也就是感觉有些凌乱而已。

 

但也因此显得那条受伤的左腿格外突兀。

 

“吾友。”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毫无疑问是茨木童子,白发鬼直接原地起身就要上前,却被旁边伸出的鬼爪巴住脑袋身体一个趔趄差点后翻过去。“首领怎么了。”伸爪把茨木掀倒的是虎熊童子,身形十足庞大健硕,未免茨木这冲动性格直接朝星熊扑上去,巨鬼先一步走到了星熊童子身旁。

充当了鬼王椅垫和代步的大鬼摆了摆手、示意没事,“在山下受了点伤,现在睡着了。”语毕顿了顿,又开口:“是土蜘蛛。”

接到远行归来的鬼王的讯息而下山迎接的星熊童子,顶着化形后的面容一出山没多久就在山道边看到了目标。而远行归来的鬼王此时却不像星熊童子所想的那样带着伪装的人形,散开的长发已褪去墨色显出赤红,听到响声抬起头看过来的眼睛也变回了菖蒲般的浅紫,更不用说发间的尖尖耳朵了。星熊童子心想幸好没有人路过,一边迎了上去。

“唷,星熊。”酒吞童子还穿着化人时一身粗布旅装,身体微斜着倚靠在被他抵在地上的鬼葫芦上,看见寻他而来的大鬼露出一个浅笑——没有血色的那种。“有点慢了啊……”星熊这才看清对方此时身上和四周留下的战斗痕迹,与挥之不去的陌生残留妖气。唯有一边的鬼葫芦打了一个饱嗝,暗示战斗的结局。

“我有点大意了,没想到居然会在家门口遇到。”把身体重心从葫芦移到星熊身上,酒吞童子微微弯下腰来把腿上的布料撕开,露出狭长的伤口,“从南边过来的家伙。也不知道尾随多久了,隐藏的挺好的,我腰上还被咬了一口……”低声自嘲,大江山的鬼王脑袋一点一点,“大概是有毒,我现在昏沉沉的……好想睡。”

综上所述,已经回到家门口的鬼王大人没有多余的体力再自个上山回来,大喇喇的搭在手下鬼眷胳膊弯里脑袋一歪就睡了过去,由得人代步将他一路带回铁宫殿。

 

“不是很严重的伤,腹部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星熊一边说一边走到铁宫殿外廊边上,“毒也不是什么问题,首领的葫芦已把毒源吞下化成酒浆,等首领恢复些就能让鬼葫芦吐出饮下解毒。”

“但是,首领在大江山域内被土蜘蛛偷袭,这事也不简单吧。”虎熊童子接过星熊童子的话,“找错猎物?从奈良一直跟来?”怎么说信服力也太低了,“有必要让放哨的家伙们注意下附近周遭有没有陌生人了呢。”鬼王中毒睡着,笼罩于大江山四周的瘴气即便感应到外人突入也无法得知,只能加强麾下的巡逻侦查。

“待会分配一下哨岗和巡逻的人选,熊与金熊也叫上……至于茨木,”星熊童子把另一手上提着的鬼葫芦放上外廊,“首领醒来前你暂且照顾会。”脸上表情直白的表露出【反正现在让你离开首领你也不会听】的意思。

“首领现在睡着了,没有他的指示鬼葫芦也不会开口,但也不能就这么等首领醒来。”向不远处金熊童子做了个示意,星熊让茨木接过他们睡着的王,“待会金熊会从酒窖里拿几坛酒来,你就用那些酒替首领洗左脚的伤口。”

酒吞童子的酒带着他妖力的凝聚,自有增强其力量的效果,用大江山鬼王的酒清洗鬼王自己的伤口,多少能够加快毒素的消解。至于鬼王醒后会不会心痛这些没能喝进肚里的美酒……正事要紧的星熊童子很干脆的无视了这一点。

 

时不时淋些在伤口上即可——留下这句嘱咐,星熊与其他三鬼离开了平时喜好与鬼王所聚的院落,消失在铁宫殿里头。徒留年轻的白发赤角鬼子,与他们酣睡不醒的鬼王。

 

XX

 

酒吞童子意识悠悠转醒时,首先感觉到的是身体虚脱般的沉重,和昏沉的眩晕感。眼睑颤了颤发现自己似乎是睡在铁宫殿的窄廊上,还未有下一步行动便嗅到一股熟悉的酒香,眼睛不由得睁大了些。

“吾友,你醒来了?”头顶传来茨木童子的声音,酒吞眼睛上瞟,果然看到了位于自己头顶上方茨木那杂乱的白毛脑袋,黑底金眸正死死瞅着他不放——好家伙自己居然靠在他胳膊弯里睡着。反射神经弧了几个圈的鬼王此时才发现他现在就是以茨木的胳膊为枕的姿势缩在对方胸口,腰臀也直接陷在这家伙盘起的腿之间,完全就是被茨木圈起来了的样子。而当事人正一脸习以为常挽着酒吞肩膀,另一手持着一个酒碗搭在酒吞立起的左膝盖上。

酒碗?鬼王感觉脑子晕乎乎的跟不上,但看到茨木手里拿着的东西后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不妙的事情:“茨……”那个是干嘛的?话还未说完,茨木就用行动在他眼前作了解释:保持着扶住酒吞肩膀的姿势,茨木从身旁拍开封泥的酒坛中舀出半碗酒液——晶莹剔透酒香四溢——端着边沿挨到酒吞的左小腿上,倾斜酒碗,里头的液体就这么尽数淌下。

冰凉透明的酒液沿着酒吞左腿皮肤滑过,流过他小腿那道狭长外翻的伤口。接触到开裂的皮肉时,仿佛冰水落到烧热的烙铁上一般、嗤啦嗤啦的迸溅起来化作水珠和雾气,再翻转钻入伤口中。不一时便有黑红的液体从里头流出,顺着小腿滴到地上,与地上一滩半凝固的酒血混合物凝在一起。

 

酒吞觉得伤口和酒自己不知道先心疼哪个。伤口被酒液浸入的感觉痛得他几乎想弹起来,辛辣的酒液把渗入的毒素与血一同翻出,根据地上那一滩看来茨木这么做已经好一会了,毒素肯定洗出了不少——酒也肯定用了大半坛。

“……不用洗了,碗给我。”闻着味儿就知道肯定是最好的那几坛,星熊这个家伙……扶着茨木的胳膊酒吞挪动身子坐起,抬手就把茨木手里的碗夺过,仰头喝干里头的残酒。意犹未尽咂咂嘴,眼睛再瞟了瞟边上的酒坛——果然已经空了。

因为大意而被在自己地盘被袭击,还因此受伤中毒睡着……有什么想说的冲着我来就好了,酒是无辜的啊星熊。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内心哀悼着失去的美酒,不经意动了动身子,被扯到的伤口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吾友!”茨木立刻拉住酒吞不让他再动以免牵扯伤口,但在刚开口就被对方抬手示意无妨。

另一手撑住自己左腿膝盖,酒吞令这只脚慢慢伸直,“没事……绷带拿来,把伤口缠上就好。”一面想着这毒先是困再是疼甚是折腾人,一扭头又见茨木一脸懵的表情,无奈补上:“那坛子酒是星熊的主意吧,肯定也拿了绷带,替我过去取了。”说罢指指自己的鬼葫芦,后者听命的咕噜滚了过来,原本待的地方果然放着酒吞说的止血物。

茨木起身将绷带取回,转头就见酒吞倚着自己的大葫芦,酒碗放在葫芦嘴下正在倒酒。和以往鬼葫芦中酿出的金色酒液不同,从葫芦里流出的是带着些红黑色的液体,待酒碗快满时酒吞便拿起抬头一饮而尽,脸上随之露出十分纠结的表情。

“哪怕算上毒素,这也是喝过的味道最糟糕的神酒。”折腾完血液神经现在又折腾自己的味觉,酒吞愈发后悔自己当初不够仔细活该挨了对方那么一下子。土蜘蛛这样的妖物毒素基本都集中在肢体末梢,他也是大意到活该被星熊用酒给他洗脚才会被对方的蜘蛛爪子伤到。

想是这么想,解毒的酒还是要喝。混有毒源的酒味道带着辛辣和腥味,滑下喉咙的感觉简直比世上最难下咽的药水还要难受——再怎么说药至少还是热的不是?中毒和失血导致身体阵阵发冷的鬼王心里一边犯嘀咕一边手里动作不停,一碗一碗的灌下,仿佛是要通过此举把害得他中毒又失酒的罪魁祸首再杀第二第三第四次。

茨木重新坐回他身边时酒吞注意力还没转过来,等到他把头转过去时、茨木已经握上他受伤的左脚脚踝,将之抬起放在自己盘起的腿上,拉开绷带替他覆上伤口。山中通晓医治之术的居民所制的绷带自身便有止血缓痛、愈合伤口的作用,浸有药液的织物覆上伤口的时候那不断抽搐的疼痛感顿时平复了不少,酒吞见茨木手上动作,便缓下身子让他帮忙。

鬼王平时打扮喜好轻便简易,从下着伸出的左腿在战斗中失去护腿后整个都是光着的,平时健康的肤色在小腿处翻出一道狭长的伤口,边缘泛着病白,伤口的血肉在挤出毒素后还带着令人不适的黑红色,茨木就握着酒吞左脚踝轻放在自己盘起的大腿处,将绷带一圈一圈的缠绕上去。

 

“……其他人呢?”有点不想让气氛安静下来,酒吞搁下酒碗——反正酒也喝完了,慢慢等起效即可——两手叠在立起的右膝盖上,下巴再放上去,双眼视线随意的放在茨木给他包扎的小腿上。

茨木手里动作不停,嘴上也没有无视酒吞:“星熊说土蜘蛛出现在此地必有疑,其他三人和他一起去布置之后巡山的工作——他说毕竟‘鬼王沉睡,瘴气感应不到可疑外人’需要防范于未然。”说完抬眼瞅了酒吞,意料之中的看见鬼王那被噎住的表情,忍了忍,还是让嘴角弯出了一个带着戏谑的弧度。

考虑到自己一只脚还在他手里、贸然动作还会牵扯伤口,酒吞决定暂时不计较这小鬼脸上的表情,转头哼哼闭上眼。

眼不见为净。

可惜虽然眼睛闭上可以不见,脚上的触感和耳边的声音都是遮断不了的。光裸的腿上唯有那处缠上绷带,妖力和血液循至此处免不了被吸去些许,没一会儿便渐渐升起了温度——伤口逐渐愈合与体温的热度,还带着些瘙痒。茨木的手就这么在这犯痒的伤处动作,绑绷带也好、抚摸皮肤也好,触感都是前所未有的强,吐出的话语也仿佛就凑在耳边低语一般,低沉又厚重。

“吾友以后远行,何不考虑带吾一起去呢。”茨木给酒吞绑好绷带,一手还虚握着对方脚踝。鬼王的身形对于大江山大部分的鬼族而言十分小巧,而自己的鬼爪也是十足硕大,反衬得手中那只缠着绷带的脚更是娇小,似乎只要他五指一拢便会折断。

但这不过是假象,茨木十分清楚这只脚的主人有着怎样的力量,是如何镇守这百鬼之地、碾压与撕碎任何前来的侵犯者的。茨木自来到此地起,从未曾怀疑过这一点。

这是他所景仰、崇拜、向往的身影,也是他内心一切欲念的源头。

 

如果只属于吾该多好,如果只看着吾该多好,如果身边只有吾该多好………就像此时在吾手中,哪也不去、哪也不在,真真是再好不过了。

回应他的是手中的脚动了动,缠着绷带而显得有些纤细的脚踝从茨木手里微微挣开、抬起,然后不偏不倚的——一脚蹬在了他脸上。“?!?”脸上受到突然袭击,茨木被自家鬼王用脚踢了一把,然后就这么按在上面。左眼透过脚趾间看到酒吞依然保持着两手叠在下巴与膝盖之间的姿势,双眼却已睁开直视着他。

啊,一股酒香味道……茨木突然没来由的,对脸上的脚这么想道。

“小子……年龄不大,野心倒是不小。”似笑非笑的,鬼王挪动左脚,脚趾蹭过茨木的脸颊、移至他赤红的角质,最后停在肩部,不轻不重的侧击了茨木的头。“你是知道与我一同远行的意义才开口的吗。”没有疑问的语气。

然后他看到茨木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其中果然是他预想的野心和执念。漆黑的眼底与金色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直视过来,仿佛想要将之占有与吞噬的欲望。

到底会成长到何种地步呢,这如此年轻,又如此野心勃勃的小鬼。毫不隐瞒的表露着对“鬼王”的渴望,会在什么时候长齐他的獠牙、向他伸出指爪呢……酒吞与之四目相对着,内心再一次翻腾起来,对着眼前鬼子几乎满溢而出的期待差点压抑不住、不顾身体不便直接抓住拆吃入腹。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酒吞收回脚、放开两手撑住身旁地板,稍稍用力便站了起来,左腿的伤口还带着些许抽痛与麻痹感,红发的鬼王走到白发的鬼子边上弯下腰,嘿咻坐在了他腿上。

“想要跟上本大爷的脚步,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小鬼。”抬手绕过茨木右肩和后颈,最后搭在左肩上,“至于现在,你可以挑战一下从酒库里再拿一坛酒出来。”介于酒库有金熊童子看管的前提下。

“趁星熊童子还没找回来,陪本大爷走一趟吧。”鬼王的眼睛直视着茨木童子,半是笑意半是邀请,菖蒲色的眸子在两人极近的距离下清楚映出茨木童子的脸。

 

而茨木童子向来不会拒绝他的鬼王。


END

评论(13)
热度(369)
  1. Zoey 河彖ZERO 转载了此文字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