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茨酒】覆于掌上

刹不住车的脑洞星人又来祸害群众了——!!!(两百码山兔脸

又是一个不成形的脑洞硬敲成文的九流成品!!所有的OOC和雷点都是在下的!番茄鸡蛋请随意————(推出一个菜篮子

因为脑洞的灵感是来源于老梦的同名小说,所以不要疑惑为啥这里一口一个本大爷的酒吞还能这么风雅…………顺便让叶二打了个酱油,老梦的同名小说很好看哒,诸位有空也能去看看的说(~ ̄▽ ̄)ノ(不要突然卖起安利

OOC×3,这文之所以没有更雷大概只是因为没有肉……_(:з」∠)_

#不要怀疑一拳超人茨木大爷的怪力#

以上,那么不介意的诸位,非常感谢——(((((っ・ω・)っ(拖动幕布


====


酒吞是鬼,所有听闻过他的名字的,都知晓这个事实。

统领着大江山诸鬼百妖,货真价实的鬼中之鬼。

但熟识酒吞的也都知道这么个百鬼之王,其实有着特别不像鬼的地方。

 

 

##

 

大江山的秋季到了。

山间林木的枝叶开始凋零,黄色的红色的,从枝干上飘落打着旋落到地上。盛夏山野间繁密的绿叶在秋季纷纷凋落,在山林间扑了一层落叶,赤脚踩在上头和土壤有着完全不同的触感。山间精怪们踏着落叶奔跑于林间,脚下是落叶被扬起的声响。

茨木在铁宫殿的外廊被星熊童子叫住时,正是这样的一个雨后风清、适合外出散步的天气。

“去找首领回来吧。”

铁宫殿有需要他们首领处理的事情,诸鬼在殿中找了半天也不见他们首领的人影,只好把重任交给茨木童子、让他去把不知道消失在大江山哪个角落里的酒吞给找出来。毕竟只有茨木有着他们难以望其项背的首领雷达,可以准确无误的找到总是心血来潮就不知消失到哪去的鬼王大人。

“不过这种天气,没准首领也不难找。”

“因为首领可能会做那事呢。”

“嗯会做那事儿。”

“但是刚下过雨吧,不想出去。”

“还是交给茨木童子最好啦。”

如此叽叽喳喳的妖鬼们,就这么把茨木从铁宫殿扔了出去。虽然对诸鬼们这么坦荡荡的偷懒态度很无语,但介于自己也想知道酒吞在那里,茨木也就由着他们,接下了这个大任。

 

雨后的山间空气很凉爽,相对的道路也十分湿滑。大多数栖息在山中的鬼族都没有穿戴鞋袜的习惯,哪怕是茨木这种一身几乎穿戴完整的鬼,脚上也依然打着赤足,踩在淋了雨水的地面上时不时会沾到路上的落叶、非要跟着走两步才舍得重新掉回去。

茨木并不懂得所谓的风雅,但在雨后初晴的天气里走在山道上扑面而来的清新空气的确令人感到舒爽。

【不知道吾友这次会在哪个地方待着】心里如此想着,茨木不紧不慢的走在山中。直到听见一阵从未在山中听过的声响。

长且高,仿佛鸟鸣而又悠长的声音,悠悠响起。时而扬起,时而降低,自山中深处传来。茨木原地伫立半晌,才想起这个声音并非自然之物所起,而是一种来自人类之手的器物所发出的。

而在大江山上做这种事情的,他也仅知道那么一个人。

 

顺着声音找去,果然见到了妖鬼们让他出来找寻的目标:不同于往日习惯倚着树干乘凉喝酒,酒吞此时是选了一颗颇有年岁的笔直大树,坐在其伸开的一根粗壮枝干上,一只脚盘在上头、另一只随意的垂在下方,从不离身的酒器也挂在枝干上——发现下方的茨木,葫芦咧开长满獠牙的嘴,发出好像在打招呼的声音。

而酒吞没有理睬下方的茨木,依然专注于手中的物什。仿若人类少年的鬼王,手持着黑色横笛,正在吹奏。茨木站在下方瞻望过去,只见到酒吞嘴唇覆于笛身、两手指尖又在笛身上抬起落下,深色的笛子上一红一绿的叶纹时隐时现。

茨木等到笛声消散、酒吞停止吹奏时,地上的雨水已经濡湿了裤脚。树上的鬼王收起横笛,挑眉瞅瞅下面的茨木,好像才发现他似的:“你这家伙,又找过来了。”

“要找到你并不困难,吾友。”毕竟整个大江山,只有你会吹出这样的笛音。

领会到茨木言外之意的酒吞又挑挑眉,半笑不笑的抬起膝盖一手托住下巴看着下面仰头瞅他的人,“是啊,这可是本大爷的宝贝,将来也只会赠予最适合它的人。”露出像是炫耀别人没有的宝贝一样的神情,酒吞晃了下脚,示意茨木说话:“大老远的跑过来,总不是为了专门听笛子的吧。说吧,星熊他们叫你过来干什么。”跟他的脚一同垂在下方的葫芦也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晃了晃。

于是两只鬼就这么一个在树下仰着头一个在树上托着下巴进行着交流,完后茨木往后退了两步,换了个脖子舒服些的姿势:“……所以,你要现在回去吗,吾友。”

酒吞瞅瞅茨木的脸又瞅瞅树下铺着落叶的山道,一脸的不感兴趣。“那些家伙……也真是爱给本大爷找麻烦。”但的确不能不给他们处理,酒吞叹口气正要站起,视线突然又定在了树下的鬼身上。

茨木依然保持着抬头看他的姿势,等着他下来。就见酒吞突然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表情,抬起手指了指他:“茨木,把手抬起来。”

“啊?”突如其来的要求让他疑惑,但也下意识照做。原本垂在腰间的鬼手抬至胸前,紫黑色的角质皮覆盖着远比常人巨大数倍的肢体,既能抓取物体,也能释放威力巨大的攻击,此时就这么抬着,手背位置的鬼眼转了转,似乎也对酒吞这突然的要求表示不解。

然后下一秒茨木就因眼前的画面而短路了大脑。

坐在树上的他的鬼王,抓起挂于一旁的酒器往常一般往身后一背,一手抓住身旁树枝向后一仰、身体以手为轴晃了半圈,翻下枝干。

 

以下方茨木为点,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他抬起的手掌心上。

 

饶是酒吞控制了下落力势、自己又的确力量惊人,对方这突然而来的行为愣是让茨木石化了两秒,仿佛真成了个台子似的保持着单手托着人的姿势仰头看着手上人动都不动。而酒吞则完全不在乎的站在他掌心,煞有闲心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落点:“果然,你这爪子够大。”原本以为只能单足站立的位置,原来还是可以把第二只脚也放上来的。

两只脚习惯性并回在一起后,大江山的鬼王又蹲了下来、拉低了两人脑袋的距离,一脸坏笑。

“刚下过雨,我不想直接踩地上……那么,你要怎么让我回去呢?”

茨木卡壳的脑袋意识到酒吞指的是什么意思,还未开口回应,又见酒吞噗嗤一声、在他面前笑开来。

“这么认真的思考这种事吗,茨木唷。”临时起意的行为收到了对方颇为有趣的反应,酒吞看着面前托着他的茨木,脸上笑意完全没有收起的意思。接着他便直接站起身来、一脚踏上茨木穿着鬼面甲的肩膀,借力一跃,向着铁宫殿的方向飞跃而去。徒留还未回神的茨木和他尚未消失的笑声。

待茨木终于回神、转身紧跟酒吞向铁宫殿方向疾驰而去,山林间曾有二鬼所在的踪迹皆已消散。风吹过,树叶脱离枝干打着旋飘落在地,被地上的雨水沾湿,也遮住了曾有人在树下伫立的足迹。


END

评论(24)
热度(154)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