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茨酒】临于月下 (上)

各位好这里是最近被拽进手游《阴阳师》的脑洞星人,苦于脑洞作祟与无粮折磨双重折腾下的不得已产物,OOC严重×3,不要问为何酒吞和茨木一会吾一会我的(被揍

其实很想表达出酒吞那种自在自如任性肆意的感觉,但果然文力不济想啥都是做梦(扭头泪

差不多都是在群里大半夜的段子的汇集,好像还被怂恿要开车——啊啦真的能开得起来吗,会不会被群起而欧之呢_(:з」∠)_

嘛不管了…………于是,挖坑势力登场(((((っ・ω・)っ(拖动幕布


##


居于人心之鬼,人心所化,为随心所欲之化身。

大江山之鬼酒吞,肆意狂放,任性潇洒,是为一方妖王,也依旧保留着不拘肆意、甚至任性自我的幼稚性格。

 

茨木童子再一次找到醉卧山中的酒吞时,也是一个适合赏叶的日子。天清气朗,秋风和煦,躺在山林草丛中的酒吞枕着自己从不离身的酒葫芦,面色绯红已有七分醉意,看到茨木时眼睛也只是懒懒的抬了一下,喉间低低一声气音、醉醺醺的笑了笑表示招呼。

“吾友,你又喝醉了。”茨木不会谴责和否定酒吞,这句话说出口与一般问候并无不同。在酒吞身旁盘腿坐下,山间景色顿时映入眼底——喜好喝酒赏景的酒吞选的位置并不差,即便是在夜幕时分、凭着鬼族的视力也能看出是处好景,但到底天色已晚,再怎么说风景还是白天看会更好些。

季节的更替在大江山十分明显,春绿夏翠秋红冬白,虽然可能不如繁华如京都的林木景地那么迷人,却也胜于少有嘈杂。酒吞喜欢在美景中饮酒,最我与山野林间也不为乐事一桩。其实酒吞喝醉的模样绝对算不上赏心悦目,但无论是酒前还是酒后性格都是肆意自如的他现在依然一副趴在酒器上、两手交叠垫着下巴看人的样子,自下而上懒洋洋瞟人的半醉眼神对茨木而言是在少见的很,如果只论不出口的心声,茨木的内心此时也正被“这样的酒吞也很耀眼”的念头占据着。

鬼的性格即是“遵从本心”,最是简单直接。美色、金钱、肉欲……从本性,遵本心,鬼族茨木童子,遵从的本性则是“酒吞”这独一无二的存在本身。酒吞的力量,酒吞的身形,酒吞的声音,酒吞的气息,甚至酒吞随身携带的酒器、常饮之酒的气味,构成茨木所认知的“酒吞童子”,如炎如血的赤发背影,常驻于茨木的视野。

鬼的体质异于常人,幕天席地躺在野外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寒气影响,对酒吞更是谈不上什么威胁——带着酒味的气息环绕在周围,茨木甚至觉得他喝醉后的瘴气和身体一样在散发热气。依然保持趴在自己葫芦上的姿势,酒吞哼哼两声作为回应,指了指放在自己边上的酒盏:“喝吗。”并没有语气上的疑惑,茨木从未拒绝过他的邀请,自然这次也没有得到意料之外的拒绝。

今天的酒吞喝醉的模样看来比平时慵懒不少,连脾气都似乎缓和了很多——就着一手托住下巴的姿势,酒吞自己提起酒壶、给刚刚托起酒盏的茨木倒了一杯,就是醉意上头令手下力道失准,残酒沾到了手上。他便干脆松开空瓶任其掉落,将手凑在嘴边、舔了舔手上酒浆:“浪费。”被晚风吹拂的林木摇曳声在他头顶上沙沙作响。

 

大江山,鬼主酒吞的领土,百鬼居于其中,又有多少是因酒吞之名而来到这里的,茨木抿着手里最后一杯酒,望着山间林木葱郁。

 

“星熊、金熊他们叫你来的?”原本以为已经醉卧在侧沉入梦乡的酒吞又开了口,起身换了个侧身依靠的姿势靠着自己的酒葫芦。见茨木摇头表示否认,也不大在意的抓了抓有些散落的头发:“有趣的家伙……爱宕山的鬼,初来乍到没几次,就没一次迷路过?”先前醉卧在地的睡姿导致酒吞束发的绳子被睡松了不少,几缕红发滑落下来粘在脸上,被酒吞嫌麻烦扯下发绳又随便在颈后束起,比早些时候酒宴上诸鬼面前随性了不少,配上还未转醒的半醉模样,平添不少慵懒味道。垂于颈后的发尾茨木看在眼里、颇有几分抬手触碰的念头,念在手里还拿着未喝光的酒杯,堪堪压下。

大江山之主酷爱饮酒作乐,美酒佳肴的宴会更是从不拒绝。茨木想起自己刚来时酒吞也以此为名召集鬼众开宴作乐,心想身侧之鬼还真是不负其名,一边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从身后拎出一同带来的东西:“他们并未叫我出来寻你,但有将这交之于我、想必是你钟情之物。”宴上美酒封泥未开,怕是在酒吞中途离席后尚未来得及启用的美酒之一。

酒吞见茨木拿出的酒坛双眼亮了亮,接过却不急着打开,反而朝身边的茨木挑挑眉:“机会难得,单是饮酒难免有点无聊。茨木童子,我曾记得你说过来我大江山的里有,是向往‘酒吞’之力——现在抬起你的手来,爱宕之鬼,今晚你有这个机会触碰你所想要。”性质上来的酒吞无所顾忌,把酒坛往身边放好,向对方吐出既是挑衅也是邀约的话语,并满意的在茨木眼中看到惊讶、与转瞬而出的喜悦。夜晚清凉的空气似乎在茨木睁开的眼中被点燃,站起身的酒吞脸上还带着未褪的绯色,同时又因战意而加深。肆意不拘的鬼王释放出自己的瘴气,满意的感觉到面前这赤角之鬼也开始回应他的意愿——茨木眼中被他点燃的战意,和其中毫不掩饰的狂喜,一触即发。


TBC

评论(2)
热度(70)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