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JOJO][乔西]Live for God, die for you/为你而死的命运 【2】】

这是隔了多久的第二更啊……在下真的太不适合写长文啦!!!!(不要为你的拖延症找借口

原设来自于  的脑洞,加了在下的一点私设而成…………总之和【1】一样的前缀_(:з」∠)_

到了第二章了西撒酱的名字还是没写出来……真是罪大恶极(ノ﹏= ) |||

于是废话太多了,在下滚走_ノ乙(、ン、)_


==================================

【我曾倾听你的低语】

 

“你开玩笑的吗?关在塔里连太阳都没晒过几次的‘神器’那副身子骨,能拿起剑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吧。”

“……那么…如果你输了呢。”

 

 

远方传来商船入港的钟声,伴随着海潮的声响。斯摩吉离开船舱,跟着同船的队伍移动下船。走下甲板的梯子时,映入眼前的阴影盖住了头顶的天空,乃是一片高耸的悬崖。

下船后逐渐变得零散起来的队伍中有些人对眼前的景象发出了啧啧惊奇的声音,令褐肤卷发的青年想起自己头次来到伽罗城时,也是这副对着与常识认知的港口景象完全不同的模样目瞪口呆的样子。

“不过…这道峭壁每次来……都是这么惊人啊。”城址位于大海边上的伽罗之城因为临海地势的缘故,整座城的八成部分都建在高耸的悬崖顶上,而靠船入海的港口则在悬崖之底,建在狭窄的崖壁入海口处。

高崖下的港口与崖顶的城邦,加上为连接两地特地开辟出来的石道,倚在高耸的岩壁上组成了一个巨大而完整的奇景。背倚大陆、面向大海,地处临海交界口的高崖之城伽罗,今天也迎来了来往不绝的航帆船只。

背着行囊来到这片土地的旅人们借由伽罗的港口到来与离去,也因此这座临海之城有着诸多来自不同地域、面目容貌各具特色的人种来往。斯摩吉从石道攀上崖顶,主城城门的守卫检查了他的通行证后,再次踏入伽罗的青年迎面看到的便是临海之城一段时日不见的熟悉模样,人流涌动又热闹非凡。

“难以想象据说至十多年前还是座饱受瘟疫灾难的难邦。”随着人流移动,斯摩吉抬头望向远处视野所及的石塔。伽罗城的最高建筑,古朴的石质塔楼,据说是伽罗城民祭祀之神的神庙,对于他们外邦人而言禁止靠近的区域中的建筑物。

说到神……斯摩吉转念一想,“虽然一直都是海陆交通航道的枢纽中转地,来往着大量异邦人,伽罗城的‘信仰’却基本从未受过什么影响……”原因大概在于伽罗城那特殊的,对于来自海外之地的异邦人所不了解的特殊的“神明”。

 

因旅人身份来过伽罗好几次的斯摩吉曾有数次往来伽罗城,其中一次便正好赶上城中居民举办祭神的日子。当时的所见与所闻现在想来也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祭祀之时人们汇聚到城中位于断崖处的祭台,外邦人身份而站在远远角落的斯摩吉也能遥遥望见,夜晚海风呼号下身着白与青祭服的伽罗城的“祭司”在祭坛上的身影。夜晚凶猛的海风将点起的火把照明能见度降至了最低,却能清晰看见祭坛上手持祭器、带着面具的金发祭司舞动的模样。

身着宽大祭服,手持带着青羽的长剑,脸上戴着同样装饰了青色羽毛面具的金发祭司,在舞动,在吟唱,在呼唤。照亮他的是从天而降、从海而来,自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青色萤火,随着年轻的祭司的吟唱声席卷而来,形成青色的气流,化作青羽巨翼划过整座城邦,飞向漆黑的大海,用青色的罡风将夜晚点亮成瞬间的白昼。

那就是伽罗城民所信仰的,冬与春的暴风雨之神伽伏琳娜。掌握着大海,护佑船只的青色女神。

 

即便以异邦人的身份所见,那也是不择不扣的神迹。与从未肉眼所见的神相比,来自海上的旅人们在这片大陆所见的第一座城便能见到真实的“神明”。

“虽然能够见到,祭司和神殿却还是保持着神秘感呢。”走到以往常来的酒馆,青年看到正好站在大门口的老板,对方也认出了斯摩吉这位异乡人常客,热情打了个招呼同时做了个“有空房”的手势,得到对方点头回应,笑嘻嘻的推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推门随着中年男人的手劲推开又荡回原地摇晃,旅人青年正待跟上脚步步入酒馆,突然后背被人突袭,肩上就被一股力道直接搭了过去——

“斯——摩——吉————上次见面,是几个月前来着了嗯?”

非常灵活又熟络的力道,将常年在外奔波旅行的褐肤小伙像一个小孩一样直接晃了过来。眨巴瞬间被晃花的眼,斯摩吉抬头一看,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具高大结实的身体,和对方脸上半是狡诈半是顽劣的笑容。

“这不是JOJO吗,好久不见了!”高兴之余同时示意对方松松手,“你的劲儿又变大了,你个头已经够吓人了,难道还会再长吗……”带些惊讶和羡慕的眼光打量着这位在伽罗城认识的好友,心里暗暗佩服果然常年出征的战士就是不同。

名为乔瑟夫的伽罗城守城士兵,在找酒馆喝酒的路上巧遇了分别数月的旅人朋友,高兴之余难免用上了一丝力道,可以理解。

背着双手剑的高大黑发青年向好友来了个热情的拥抱后,差点被挤出肺里空气的斯摩吉才注意到对方身后还站着一人,恰好因为距离和JOJO的身高而被挡住,没能马上注意到他的存在。

 

戴着兜帽遮住了头发与部分上半张脸,衣着与JOJO相同款式,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发声的青年在注意到斯摩吉的目光时转过了视线。

一双翠绿的眼睛,与眼角下方奇妙对称的印记,兜帽下零碎露出的浅色金发。

还有旅居四方的旅人从未见过的白皙肤色。

 

与JOJO在酒馆里饮酒聊天而度过的时间是愉快的,难以想象这个年轻的士兵肚子里也会有如此多的轶闻趣事给人当做下酒小菜,比起自诩阅历风土人情无数的旅人斯摩吉,异大陆的友人口中所描述的风物又是另一番未知之景。

不过那个和JOJO一起出现、据称是其同僚的青年却一直都沉默的坐在一旁不发一语,安静的倾听身边两人的对话而没有开口说过一次话。虽然不是不好奇,但据JOJO解释是因为喉咙的问题而不能说话,便也不好再纠结下去。三个人两张嘴的谈天一直持续到JOJO表示要到换班时间了才结束,约好下次再见后,黑发的友人便带着兜帽同僚消失在夜晚的街道。

伽罗城的夜晚来临时是由暮色的金率领黑夜而至,天空还留有日暮残留的余金,大海则已把落下的太阳整个吞入。道路两旁陆续有人将照明点上,偏偏还走在阴影里的二人,一前一后朝着祭祀着伽伏琳娜的神殿·石塔的方向走去。

直到快到达塔的领域内,甚至能够看到护卫石塔的士兵的身影,原本走在后面的金发青年顿住脚步,然后快步走到了前头人的面前。

“因为‘喉咙的问题’而不能说话…………真是个好理由。”青年拉下兜帽,“还有‘伽罗城的守城士兵’……真是令人吃惊的嘴上功夫,乔斯达的少爷就是凭着这与城内外的三教九流混在一起的?”

话音未落便被对方抬手掩住了嘴,“小声点嘛,被发现了不就糟糕了吗。”全名乔瑟夫·乔斯达的黑发青年,露出了半是尴尬半是窘迫的表情,“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答应过了,谁敢冒那个险带你这个祭司大人出来转悠。”

“愿比服输。”按理来说从不在外人面前脱下面具走出石塔的祭司,此时就这么素着脸穿着乔瑟夫不知从哪摸来的守城士兵的衣服站在伽罗城的未来城主面前,露出一丝得意的表情,“你比剑术输给了你口中太阳都没晒过几次的‘器皿’,正好说明了lisalisa女士的远见——身为未来的城主,怎么能如此放任自己懈怠。”

 

“脸长得挺加分的嘴巴却这么不可爱……”抱胸碎碎念着,“明明跟我差不多一个年纪,你比我老妈还会说。”耸耸肩绕过去,乔瑟夫又走在了对方前头,“反正我也兑现了我的诺言带你出来走了一圈,趁天还没全黑赶快回去吧。”

回应他的是重新拉上兜帽的身影,正用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乔瑟夫。

“你的命运使你注定承受着这份责任,就如我身负祭司的责任一样。”

从出生时就已经决定好的,无法逃离的一生的命运。


TBC

评论(2)
热度(23)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