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JOJO][乔西]Live for God, die for you/为你而死的命运 【1】

原梗设定来源于 @嘟嘟撸 脑洞的一篇架空到作为脑洞奉献者的自己都觉得很不妙的文……(扶额

坑,深坑,超级大坑,重复三遍了哦跳进来的不要说在下没提醒过||||(揍死

基于幻想设定下的又一篇乔西……被事先试阅过的朋友吐槽“貌似会虐很久”的文…………应、应该不会吧(心虚

不过,能让阅读的诸位感受到两人的情感什么的就是在下最高的鼓励,请各位不要介意(っдс)

那么,下面开始正文(拖动幕绳


####

来倾听吧,那悠远而高亢的神之音。

来赞颂吧,那如烈火燃烧般的命运。

来感受吧,如同暴风般的冰冷觉悟。

来吟唱吧,那归于大地的沉痛爱情。

 

 

阳光洒在身上时,发白的皮肤呈现出淡淡的暖色。树荫下的光斑印在白色的长衣和赤裸的肉体上,感受不到一丝温暖。金色的阳光印成圆形的斑投在脸上,呼出的气息带着一道道冰冷的白烟。

这具身体,正在逐渐的冻结。

在炽烈的日光下,青年正在逐渐被冻死。

环抱住他的人用厚实的斗篷和自己的体温试图回暖对方的身体,却令他的身体像冰一样越来越冷。低温下的躯体褪去了血色,显出冻结一般的白,呼出冰冷的白烟,视野随着生命的消逝而逐渐变黑。

失去体温的肌肉没法维持睁眼的力气,朦胧发黑的视野下看到的是头顶树荫浓郁厚重的深绿、绿荫间刺眼而璀璨的金色日光——还有那一直倚靠着的黑色身影,好像在大声说着什么。

身体已经被冻得失去了知觉,借着仅剩的力气张开嘴,试图将话语传达出去。

“……听我说、”

“将……带去、去往你所计划……的地点……”

“去往……湖边……”

“把……献上……”

“唤醒……你所说的……”

“【神明】”

话语在寒意下内容语焉不详,但确确实实传达给了对方。黑影顿住了身形动作,半晌猛得扯开青年身上的斗篷衣物,走出树荫试图用炽热的日光再做最后一次的尝试。

明亮日光下草地绿的发亮,青年赤裸的身体显出刺眼的如同落雪一般的白,被对方握住的手指尖连一丝丝青色都褪去,变成了雪的纯白。

浅金色的发丝间结出细碎的霜凌,翠绿的瞳孔被即将到来的死亡所覆盖上了黑暗。

呼吸停滞、心跳冻结之前,不能视物的眼睛依旧试图注视着对方,试图回握住手上已感觉不到的力量。

 

“‘    ’………JOJO”

死所带走的,是环绕于喉间的最后话语,与他嘴角将至的微笑。

 

 

【我曾注视着你的双眼】

 

“不要憎恨自己的命运……如果恨着什么才能活下去的话,你就恨我吧。”

那位女性曾对自己如此说。

对自己而言,既是老师也是母亲的温柔又严厉的女性。

……

…………

 

这座城由神所守护,而神之谕由神使传达。神使因神的意愿而降生,受到神的祝福,一生服饰着神。城的住民称其为“祭”,视其为神的使令,供奉神的塔中也居住着名为祭的神之使,带着被神所赋予的咒印,一生侍奉着神祇。

受神所护佑、也供奉着神祇的城,名为“伽罗”,位于激荡之海的高崖之上,与被供奉的掌管冬与春的暴风海神同名。建于海边、常年沐浴着海上而来的海风的城邦,世代生存于海与风的威严之下。

而自上代伽罗之城重要的祭司逝世起,长达一百年间没有新任祭司出现的局面召来了祸乱:瘟疫。失去祭司而断绝了与神沟通渠道的人民,终在漫长几近于绝望的寻觅中,于一行偶然来到伽罗之城的旅人中找到了希望。在伽罗城偶居落脚的流浪者一族当中一位怀孕的女子在跨过城门的当夜便分娩诞下了一个男孩。

男婴肉红色还未清洗过的瘦小身体上,清晰得显示出苍青色象征着这座城邦神明的咒印,暴风女神伽芙凌所有物、伽罗城祭司的象征。

没有祭司而失去神佑的居民们,在长达百年的等待与寻觅中终于找到了断绝一百年而未能与神交流的“桥梁”。

 

“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们需要神的力量。”

暴雨之夜,屋内的烛火映照着几个争吵的人影。冒雨而来的几名老者滴水的斗篷都未取下,对着身为屋主的女人说道。

“每年死去的人都在增多,我们需要神佑。”

“他已经到了继承的年纪。”

“当初是你说由你负责他对职责与魔力的教育,现在是他担起责任的时候了。”

“而原本祭司的继承是不存在年龄限制的,我们已经等了七年,是时候让他为我们唤来神佑。”

“伽罗城已经不能再等下去。”

“前任城主、你的丈夫因瘟疫而死,现在你还想失去你的儿子吗?乔斯达女士。”

一直沉默不语的女人听到他们所提的自己的儿子,身体不由自主顿了顿。在他们到来之前被她安排躲在隔壁屋的男孩坐在椅子上,静静听着他们的争论。从短衣袖口露出的脖颈与胳膊上布着青色的符文,在他面前游动着青色的荧光。

萤火式的光点逐渐汇聚,在他面前飞舞着,向他低语着只有他能听见的内容。

“……如果我接受你,就不会有人死了吗?”坐在椅子上的男孩还未到双脚能抵住地板的年纪,碧绿的瞳孔直视眼前的萤火群。

萤火绕过他柔软的金发,在他面前的石墙上汇成虚影。双手腕与下肢皆覆盖着青色羽毛的女神在暴雨声中微笑,淡青色的微光下仅能瞧见她嘴角的线条。

“……我明白了,那么我就答应你吧。”

“但在此之前,请你为我实现第一个愿望。”

 

女城主独子的房间已有三天无人进入,期间唯有受神护佑的男孩能够平安出入为房中的病人清洁处理。病床上的幼童身上爬满了瘟疫导致的黑斑,数天的高热导致他的意识处在朦胧中,平时最是灵敏好动的都没有察觉到男孩的靠近,微睁的双眼与男孩四目相对。

坐上床沿的男孩一手贴上幼童黑发的额头,一手深入被褥握住他的手——低声念出青羽女神在他耳边低吟的咒言。

你会忘了吗,你会忘了我吧。在黑暗的暴雨的夜晚,把过去的一切都给遗忘。而我也会遗忘,去接过我所必须背负的命运。

“…………不过,总能够再见的吧。JOJO。”青色的光晕自男孩身体中浮起,借由他的身体传递出苍青的魔力覆盖住黑发的幼童,黑色的斑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褪去。房间里青色的萤火飞舞着卷起气流,将屋内事物卷起又摔下,气流转变成巨大的风,风的嘶吼声里此起彼伏着一个女人尖利狂乱的笑声。

在房间被外人撞开的同时,风也将房内的窗户撞开。暴风与雨滴卷入屋内,随即又与屋内的萤火一同冲出了房间,女神的笑声在暴雨之夜响彻伽罗城的上空。

仿佛她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这么快乐过一般。

 

TBC

评论(3)
热度(36)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