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仙五前】此生彼伴

搬旧文,方便随时可以看看…………那什么有熟人的话还请不要催坑啊|||||

——————————————————————

我们此生同在,我们此生共享。

我们相伴而生,我们此生护伴。

 

##

 

秋季的山野里充满了浓郁的成熟气息,成熟的果实与飘落的树叶,放眼望去所见之景仿佛如空气里满满的植物熟香一般,可以用鼻子一口气吸入体内似的心旷神怡。夜晚露深的时候再添上沉淀的湿气,就像山中的气息凝成了水,伸出舌头既能舔舐到拂不去的秋季芬芳。

山中的河道边,河滩上遍布着被水冲刷失去棱角的卵石,还有几块庞大的石块或密或疏立在河水里,因雨季已过、水流清浅温和,河中水流被生生分成好几股、绕着挤着从它们间的缝隙中穿过。夜晚的山林间,除去潺潺水声,还有或远或近的兽音此起彼伏,兽足穿过草丛、鸟翅拍动树叶的声音,在夜晚的静寂中格外明显,却鲜有接近河道的意图。

倒是偶有飞鸟走兽靠近河道企图低头饮水时,只稍稍抬头或者动动耳朵,最不济看到河滩巨石上盘伏着的身影后,也会马上受惊离去。

 

嗯……只能说,刚刚从山下城镇而来的这一位,身上还带着鲜明的人类味道,一时半刻还没法抹消、显露出他原本非人的气息来。

 

坐在河中巨石上的身影自山下城镇游玩归来后便趁夜走回了山中,参加了镇中人们年度的丰收庆典,此时身上还带着些微酒香与食物香气,在山中吹着夜风不发一语。

借来的衣装已从身上褪下,鞋裤衣带,甚至连系住头发的发绳也取了下来一并放置一旁,夜晚赤裸的身躯白皙修长,月色下慵懒伸开的身体隐隐泛着紫水晶的鳞光。

山风吹拂而来,外貌酷似人类青年模样的身影深吸一口山中的空气,脸上还带着些饮酒后留下的浅浅红晕,紫色的半长碎发随风飘起——心情很好的,他低低“呵”了一声。

意识之下是无边亦无光的领域,脚下踩着的触感是水,没不到脚跟,却一步泛起一阵涟漪。空虚的世界里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任何事物,因而不需要光、声、触感,只需孑然一身即可。

……是么?

停下行走的双足,青年低头注视脚下漆黑的水面,稍稍翘起一边脚板、又拍下去,水面碎裂四散,一圈圈的水花和涟漪泛起。他蹲下身对着水面浅笑,张开唇瓣:“世离。”不能视物的漆黑水面上却能看见自己的影子。

无光的空间也无物可视,徒有自己的身体突兀显现在漆黑一片的世界中,直到水面之下浮起泛光的赤鳞前,黑暗的水面仅有己身的倒影。

黑暗的水面下传来回应,不见底的黑暗中,有赤色的巨大身影自深处慢慢升起、向水面游来。

有光显现。随着愈加靠近水面的赤鳞显露出其所有的庞大,那一身红晶石色彩的鳞片于黑暗中晶莹闪烁,越往上游,这巨大的身带来的光就越发明亮起来,水下的巨兽躯体泛着一层层晶石鳞光,就这么打破了一无所有的空虚黑暗。

临近水面时巨兽的身躯停了下来,扭动着庞大修长的身体在水面下缓缓游动,看着就像是悬浮在隔着水层另一边的空间里头,头部稍稍抬起,吻部前头向水面靠近,一双通透的红色眼眸穿过水面与水面上的身影对视着。隔着水面蹲伏着的青年见此微微一笑,抬手伸向水中,指尖触到的感觉是温热的鳞片,水下的巨兽眯细了双眼,享受般的蹭了蹭,然后向着水面探去——

穿过水层的一双苍白的胳膊,带着湿润的水汽攀上水面上青年的胳膊,水下赤鳞的巨兽破出水面,显出一具与水面上青年九成相似的躯体与面容,湿润的长发披在身上,赤红瞳孔半带戏谑的笑意:“欢迎回来,阿承。看来你玩的挺开心?”

顺势攀着孪生兄弟的身体并压在对方身上,睡了一通好觉的姜世离此时精神和心情都在优良状态,对自家兄弟出行游玩的经历很有兴趣。姜承被他这个姿势压着也坐不直,干脆任他赖在身上,自己也仰躺下来、同是赤裸的身体背后贴上水幕,温润的湿意。

“我看,你倒也睡得很舒服。”姜承任对方把自己当垫子,感受世离身上渐渐干燥的触感,“还以为你会睡上一整天,难得只叫一次就醒了。”

与姜承同体同栖的孪生兄弟是个大懒虫,要是没事,赖在身体里睡上十几二十小时再平常不过。缺乏探知欲与好奇心的红龙,最近能让他感兴趣、能够为之动动身子的事情,还真是不太多。

而这个“为数不多”之中,其中一种就是:“——这不是在等你回来说山下的事情吗。”返璞归真似的,对自家兄弟出游的经历萌生了不止一次小孩听故事的兴趣。不爱参与、但喜欢看,存在大陆的年岁已久远到自己都懒得去记的龙,对世界的关注就保持在观察着世间人与物的行为与变化上。

尤其是喜爱参与外物的自家兄弟的经历,姜世离就像与之互补一般,恰恰最喜欢听。

红龙低下脑袋,嘴角带笑得在姜承身上嗅了嗅:“有酒和食物的香味,还有松香与木材燃烧的气味,人类的汗味,廉价的香料……”姜承身体各处都留下了山下经历的气味,姜世离乐得慢慢来,人类就是有这么个特性:他们无论是单独还是群体聚集,身上的气息永远不会是单一纯粹的,不同的物什、不同的经历都会让他们带上各种各样的味道,就像可触摸的记忆一样,不经意的留在他们肉体和生命的各个角落。

“很痒啊……”姜承看他按着自己蹭来嗅去、一脸兴味盎然,见他脑袋又埋进自己肩膀闻脖子的味道,表示了一个微弱的抗议,“所以为什么当时你不一起,非要结束了才来…”真是的,用恶趣味来形容世离这种爱好没准还真是合适。

山下今晚所发生的,是一个小城镇为了庆祝秋季丰收而举办的一次庆典,全镇的居民都在欢闹、热闹非凡,热火朝天的盛况吸引了当时在山上落脚的兄弟俩的注意,于是化作人形后再稍稍伪装一下,扮成人类旅行者的姜承参加了这场庆典。

热情的民众、丰盛的食物、巨大的篝火、载歌载舞的人群、此起彼伏的欢歌乐舞……短寿的人类相比他者,分分秒秒所绽放出的生命的热情令他无比沉醉。

正沉浸在回忆中感慨的姜承被打断的时候,他的兄弟正挑着眉毛、发现什么有趣东西的表情瞅着他脖颈,“…哼?”似笑非笑的,世离伸出舌头舔了舔姜承那个部位:“阿承,你…这是被示爱了吗?一位热情芬芳的女郎?”

混合了植物香料与丝丝汗气的味道残留在姜承的脖颈处,姜世离想着猜着当时景象,手臂环上姜承、十指在他脑后交叉:“嗯……她是这个姿势?吻你了吗?”说着看看兄弟近在咫尺的嘴,想到那里还没碰过,随即就要靠过去探个究竟。

然后被姜承一脸无奈的抬手挡住:“人家是舞者,动作和态度奔放很正常,还有你对这个干嘛那么好奇,难不成觉得人家味道不错、想尝尝好不好吃不成。”

“拿这种理由敷衍我,阿承你转移话题技术永远不及格。”被姜承手指挡着嘴而有点咬字不清,姜世离抓住姜承那只手,“嗯?”了一声,又嗅了一下:“琴弦油……原来如此,你扮成吟游诗人去了?”得到默认后他又笑了起来,“讲的什么故事?过去找过我们麻烦的骑士,以为我们身边有美女的冒险者,还是认为我们会收集财宝的巫师?”

那种气氛下谁会讲这些东西啊……“只是这片土地上一些还在流传或者已经被遗忘的故事。”姜承一手被姜世离抓着把玩,便换个姿势侧躺着,“东方崛起的教廷传播着他们一神的思想,这些人们会逐渐遗忘这片土地上曾经存在的精灵与神,接着遗忘与之相关的传说与寓言……我只是随便挑了一些刚好想起来的,再重新讲给他们听。”曾同在一片土地上存在过的神明与精灵们,随着外来之神而渐渐被淡忘,随着消逝的记忆一同离去,留下至今尚在生息繁衍却已经不再记得他们的人们。

不同的岁月与不同的种族,一旦隔阂了两方,就是难以再弥补的缺憾,曾几何时他们兄弟俩也有作为神与贤者、先知的身份被传诵和写进故事的过去。而如今沧海桑田的岁月已过,他们存在的故事即便还在,也早已改了模样、换了形象,再也找不到那份证明着过去的证据。想到这姜承垂了眼睛,向兄弟身旁靠近了些,双腿轻轻碰碰缠绕交叠在一起,彼此分享着各自的体温与气息。

幸好……这样在一起,至少还能牢牢记住彼此。

注意力还在兄弟手上的世离感到姜承突然的靠近,疑惑抬头,就见对方合着眼睛蹭了过来,两人的姿势一下变得更加紧密。“阿承?”困了吗?小腿和膝盖蹭蹭姜承靠过来的腿,结果对方长腿一伸就缠在了一起,靠的更近了。

一下子缩短至呼吸和心跳都能听到的距离,姜承闭着双眼呢喃了一声,开口:“没事,你继续玩。”放松了精神敞开意识领域,示意可以直接读取。红龙的气息近在咫尺,炽热且有力,令他感到十分安心。

姜承的记忆与感知流进姜世离的意念中,一时间便就看到了山下庆典的当时盛况: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饮酒吃肉的男子在酒馆划拳畅谈,特意清出来的小镇中心堆满了大捆大捆的松木,点亮的火焰映红了半个夜空,围着篝火欢歌笑语的男人女人与未成年的孩童,送到手里的果实硕大饱满,酒馆里跳舞的女郎热情奔放,空气里弥漫着湿热的气息,那是人群聚集在一起的证明。

姜世离与姜承额头相抵,耳边环绕着欢歌笑语与喧闹嘈杂,还有时不时响起的琴弦鸣奏;握住姜承双手,指尖感到洗净的水果湿润的表皮和橡木酒杯粗糙的质感,烤熟的兽肉皮脆油亮,舞娘抛来的玫瑰带着未褪的尖刺,接住时微微扎到了手,琴弦于指尖振动,响起乐音;世离舌尖轻触姜承鼻梁,火焰与松香弥漫在篝火燃烧的广场,酒馆里浓郁的酒香和拥挤人群的汗味,烤肉散发着油腻的香气,在桌上旋转舞动的舞女涂了带香的妆品,就像走动的香花;覆上姜承双唇,舔舐他舌头与上颚、划过牙床和牙齿,水果清甜的味道充溢嘴中,烤肉的浓郁味道在舌上翻搅,干涉的面包佐酒下咽,发酵的植物香味从舌尖一直蔓延到喉咙深沉,微涩的苦味后是酒的清香。

 

精神相互倚靠交融共感,他们假寐的身体于月光下亦逐渐伸展开来。鳞光攀上皮肤,长发披下盖过肩腰,脊骨伸长至龙尾,赤晶色龙鳞覆盖其上,搁在粗糙石块上晶莹闪烁,徒有尾尖垂入清凉的河水中。后背双翼骨节伸展,羽鳞覆盖其上,苍白的月光为其镀上一层银,宽阔、有力却慵懒得展开,在河面上投下大块的翼型阴影。

 

“嗯…哼。”被世离不知底线的动作弄得呼吸困难,身子姿势不知什么时候变成整个被他压着、动弹不得,姜承不由得蹙起眉:“世离…”你快压死我了。

这个姿势令他半个身体都被压进水里,倒是和对方半个身体探出水面刚好对称了,世离的腿浸在水里,之前交缠在一起的动作让姜承的腿也被他带下去占了不少水。世离读完了记忆也享受完了,哼哼笑着放开他,一边舔舔嘴唇回味着记忆带给他的余韵,一边又满脸坏笑趴在姜承身上:“如果是我的话,更喜欢多喝酒与现烤的鹿肉。面包和水果什么的,阿承你口味怎么老这么淡。”

“只是习惯而已……还有你什么时候放开我。”对方那一头长长红发蹭在脸上身上真是痒死了,虽然很暖和,“还是说要交换?”相比刚睡醒没多久的兄弟,到山下参加了一次庆典后又走回来,的确会感到略微的困倦。

赤发的龙族笑笑没有放开他,维持着趴在他身上的姿势,一只脚还抬了起来——他俩的膝关节因为这个动作直接勾住了——装模作样晃了一下:“阿承……冬天过后,我们就下山吧。”

嗯?

“……你这什么表情。”对兄弟看自己好像看到冒牌货的表情表达了不满。

“我还以为你很喜欢这里。”

“老赖在一个地方也会很无趣。”说着又在姜承身上轻咬了一口,“到外面去,趁我们还未决定离开大陆西去之前。”到外面去。

因为你还喜欢着人类,喜欢着大陆上这些短寿的族群,没有与同族和其他古代长寿族群选择向西而去。

如果你想留下的话,我就陪着你。

如果你渴望接近人类,我也陪着你。

反正,我们总会在一起,总会一起背负、一起承担的。

凑过脑袋又嗅了嗅姜承的头发和耳朵,“这里我也差不多呆腻了,换个热闹点的地方……也好。”想到什么似的,又坏笑,“当个吟游诗人,到处跑正合你意吧?”说完这句话,不轻不重在姜承耳朵上咬了一口。

突然遭到这么一记突然袭击,姜承嗷了一声差点没整个身子弹起来把身上人掀出去:“别闹!”痒死了!

嘿~

“反正也没人会碰,让我玩玩也不会怎么样。”抗议无效,占着优势就要继续捣乱。

胡闹还有理,真当自己不会还手吗!?青筋一跳,姜承抬起脑袋就要把人撞开,被压住的身体也顺势蓄力准备掀开身上人。姜世离同时感到身下兄弟的身子肌肉突然绷紧,脑内念头一闪、偏过脑袋,躲开了姜承的头槌攻击。

“还不放开我!”

“然后让你揍我吗?”

“你也知道你在捣乱吗!?”

“谁叫没有人碰过,浪费了多可惜。”

“什么理由!!”

吵着闹着的双胞胎又翻又滚,身下所躺的平静水面被搞得乱七八糟、水花四溅,一片一片的影子被砸得四散碎开,若人若龙,紫赤交缠。

 

突如其来的一阵寒意让两人同时住了手,没有预兆、扑面而来的冰冷触感从头兜到脚,姜承和世离同时打了个哆嗦,一起停住了各自的动作。

怎么回事?

意识向外探去,这才意识到原来刚刚两人一番胡闹、一时忘了顾住他们共用的身躯,精神分散的肉体没了平衡和力道,直接就从石头上栽了下来、扑通一声掉进了下面的河水里。秋季的夜晚偏冷,河水温度凉意十足,突然受了这么一招突然袭击,真是各种意义上的狼狈不堪。

“……”

“……”

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兄弟俩在彼此眼里看到自己那湿淋淋傻呼呼的模样,一时相顾无言。然后不知道又是谁先忍不住,“噗嗤”一声漏出来,忍不住一齐破功了。

这次姜承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眉头蹙在一起却整个人笑得发颤,忍着不爆笑的结果就是声音低沉怪异活像漏了气,肚子都抗议得疼了起来,到底受不了而整个人侧翻到了一边;姜世离倒像是纯粹觉得好玩好笑,趴在一旁面朝下同样闷笑得全身直抽,两手捂着肚子身子缩在了一起,要是可以,大概还会滚上两下表示他此时心里笑得快岔气的心情。

“直、直接头朝下的、摔下去……”

不知是谁先抖着发颤的嗓子出声。

“翅膀被压到一边了……”

也不知道是谁忍着发抖的腹腔努力回答。

“难怪怎么觉得一边翅膀麻麻的。”

“……尾巴还搭在石头上呢。”

“因为太长了吧。”

河水淌过他们的躯体,其上一层浅浅泛紫呈红的鳞光,沾水的翅膀月光下湿淋淋得发亮,修长的鳞尾挂在巨石上,迎着白银月光晶莹闪烁,长长尾椎上一缕浅色毛发,在尾尖处懒洋洋小小盘成一圈。也只是懒洋洋念头一闪,尾巴在石头上一晃,也就这么哧溜一下滑进了水里。

这下真是全身都湿哒哒水淋淋的了。

但既是玩闹之举,这样的结果也只会觉得有趣。

“还真的就浑身是水了……”

“嗯……不过还挺舒服的。”

“是吧。”

冰凉的河水流过他们炽热的鳞片,渗入他们鳞片之下。龙鳞随着呼吸轻微得张开又闭合,被体温暖热的河水随着他们身上鳞片的动作被喷溅出来,跌进水中时温度已近滚烫。龙族鳞下的身体中流淌着滚烫的血液,躺在河水中的身体毫不在意自己的体温暖热了秋夜的冷水,只顾自己惬意得窝在水中吐泡泡。

姜承河水跑得舒服,昏昏欲睡的念头更加强烈,尾巴在水面上本能得晃来晃去都没意识到。直到被同样赤鳞的鳞尾缠住轻轻一拽,迷糊的睁开眼睛才看到世离靠过来的透彻赤瞳。

抬手揽过血亲,“真累了?那我们就休息吧。”得到对方软绵绵的回应:紫晶色的尾巴软软环上他赤鳞的鳞尾。姜承往世离身上靠去,张嘴舔了舔他还精神十足的红色瞳孔,便闭上了眼睛。

赤瞳的龙族笑起来,再一次蹭了蹭自己兄弟的脖颈,舔了舔对方合上的眼睛,两人一起沉入寂静的水中。

 

紫鳞光华,红鳞闪烁——黑暗无声的水中泛起层层宝石般的莹光,映照在他们巨大的身体之上,慵懒而优雅伴随着他们不断下潜,滑入宁静的深渊。

只有他们两个所在、最深最安静的安眠之地。

 

END


评论(5)
热度(2)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