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文处?大概

[JOJO][乔西]Ornamental Animal(有肉慎入)

·迟到的老二生贺,乔瑟夫·乔斯达94岁生日快乐!

·现paro+架空设定

·在下的西撒似乎从来就没有老老实实做过人ˊ_>ˋ

·文章内容已经离题十万八——————千里!!_(:з」∠)_

·OOC到天际欢迎来揍(躺平觉悟脸


——————————————————————————

【坦白说,能够邀请到您,是我们的荣幸】

喀哒,喀哒,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规则地回荡在走廊里。走在前方的向导嘴里说个不停,语气皆是商人特有的圆滑和奉承。但是因为太过啰嗦,一路走下来的十多分钟里,进到他耳朵里的内容只有寥寥无几。

【…非常稀有的珍惜种,毛皮和羽毛的颜色也十分特别……】

带着口音的英语还在喋喋不休,幸好走廊尽头的门扉终于进入了白炽灯下狭窄的视野。

【请退后些,虽然为保每一位客户的安全我们把它关在了笼子里、还上了枷锁和镣铐,但毕竟是从远古传说时代就很出名的凶暴生物】

向导掏出的钥匙互相碰撞发出古朴的金属响声。白色的与走廊墙壁一个色调的单调的大门,有着特别突兀的古老铜式门把,上面层层环绕着沉重的铁链,用复数的笨重金属锁锁在一起。

每一个钥匙插入相对应的锁眼、随之一个个解开,洁白单调的大门后头逐渐传出声响。从低到高,细微变强烈,既像是大鸟的嘶鸣又像是猛兽的咆哮,当最后一个锁被解开、铁链滑落在地时,门后无形的屏障彻底消失,野兽的吼声与重物碰撞的声响此起彼伏,似乎随时都会破开大门,将门外的数人咬碎撕裂、吞吃入腹。

【当我为您推开大门后,请务必与它隔开十米以上的距离——尽管让您如此小心,但为了不让您败兴,我还是要说】

 

【“他”真是我做这一行以来,所见过的最漂亮的一只。】

 

 

##笼中##

 

 

伸——了个懒腰,附带一个大大的呵欠。红海夜晚的海风尝在嘴里一股海腥味,站在自家渡轮的甲板上被风这么直接糊一脸饶是身体健康如乔瑟夫·乔斯达也猝不及防一个喷嚏。

乔斯达一族未来的年轻统领者姿势不雅得挂在轮船的栏杆上,没形没象的样子如果被平时围在他身边的保镖们看到,一定免不了一阵骚乱,更可能会传到远在大洋彼岸的祖母和母亲那里,更少不了一通唠叨。不过此时正是深夜,还在自家的渡轮上,布置的人员大大减少,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人又在刚刚被他打发掉,可说是难得的个人时光。刚刚结束的为期两个礼拜的西亚之行着实令人“身心俱疲”——大海、游轮、夜晚、无人的甲板,理想的约会场景。

……就是似乎,缺了那么一个可以约的对象。

“果然出航前应该在港口和女孩子们多聊一会的……”挂在栏杆上碎碎念着些有的没的,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距离第二天凌晨已不足十分钟,他随即眼睛一亮,从护栏上直起身子转身朝客舱走去。

承包远洋游轮对于一次个人旅行而言,实在是各种意义上的穷奢极侈,但乔瑟夫·乔斯达走在这艘海中城堡的甲板上没有半分不自在,每一步朝着船尾的目的地靠近,临近成年的高大青年脸上兴奋的表情也愈发明显。最终他在船舱最靠近船尾的客舱房间外头停下脚步,掏出钥匙卡解了锁走了进去,反身关上了门。

房间内部非常宽敞,和平常所见的客轮房间还要大上一倍,各种家居物品应有尽有依然空出了不少空间,宽敞的地板铺着柔软的地毯可以让人在上头打好几个滚。靠近床铺的地方,有一条带着绿渍的陈旧锁链从床铺垂到地毯上,粗大的扣环上挂着几个同样古旧的沉重大锁,随着束缚住的肉体的呼吸时不时蹭到柔软的床铺和地毯。

 

房间里除去刚刚进来的乔瑟夫·乔斯达本人外唯一的活物,是被放置在房间床上,浑身赤裸被这些粗大的锁链和锁头牢牢捆住、双眼亦被蒙住的青年,在听到门扉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后,青年的脑袋动了动,朝着乔瑟夫的方向转了过去——双耳所在的部位,是一对长而坚挺、覆盖着一层细毛的兽耳,同样被沉重的锁链压缚住的翅膀挣了挣,金棕色的羽毛警惕得张了开来。

“晚上好西撒,睡得舒服吗~?”似乎完全没看到对方身上的铁索,乔瑟夫笑嘻嘻得向床铺靠近,不意外对方后缩身体、试图与他拉开距离的回应,“好伤人,才三个星期就不记得我了吗?”用着委屈得夸张的语气,乔瑟夫在床边上坐了下来,满意得看到西撒感到床铺下沉后瞬间僵硬的身体,又抬手看了看表——表面上的长短针正好重合在【12】的标码下方。

揪住床铺上铁链的一头用力一扯,将缩在对面的人直接拽了过来,收紧的铁链让青年发出一声呜咽——靠近才发现他的口中同样被安了枷锁,衔铁直接撑开了他的上下颚,露出相比常人更加尖锐的犬齿——乔瑟夫将手伸到对方颈下,不意外得感受到脉搏跳动处正显现出他预料中的节奏。一手保持着抬高对方脖颈的姿势,另一手伸入上衣的内兜里拎出一串陈旧古朴的铜匙,单手挑出一把凑到对方后颈,只听一声浅浅的机关声,青年嘴里的衔铁一松、直接滑落在床单上。

“好,解开嘴巴了哟,西撒——嗷!”晃着钥匙还没得瑟完,青年便朝着乔瑟夫直扑过去、砰得将人撞翻在床。原本的体重加上目测十几公斤有余的枷锁,把乔瑟夫撞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接着左手一痛,掌心至手腕一块被人毫不留情咬在了嘴里。

“痛痛痛痛,小西撒你手下留情啊留情!”尖锐的牙齿扎在皮肤上混合喉中湿热的呼吸,炽热火辣的质感顺着神经蔓延开来。手忙脚乱得解开蒙住眼睛的枷锁,铁索和皮革制成的刑具滑脱时青年一头浅金色的头发露出,被皮革遮住的湿润绿眼饱含怒意、恶狠狠得瞪着他嘴下的“罪魁祸首”。



##天性##

 

 

西撒·安东尼·齐贝林,出生于南欧亚平宁半岛北部山区,维苏威火山山脚下诞生的。按照人类国籍来说,就是个正宗的意大利那不勒斯小伙。之所以会有个正儿八经的人名,除开各种人类社会的生存需求,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因为——白狮鹫小西撒打从出了娘胎起,基本是由人类抚养大的。

和大多数狮鹫棕色或者黑色的毛皮相比,刚出生的西撒啄破蛋壳、从中探出自己湿粘瘦小的身体时,刚当上狮鹫爸爸、守在一边站岗的马里奥一对利过苍鹰的眼睛差点没瞪出眼眶,棕黑色翅膀上的羽毛都炸开了:他那刚刚破壳而出眼睛还没睁开比小猫还迷你的儿子,身上裹着一层稀疏的纯白色绒毛,小不伶仃看着简直像隔壁隔了N个世代的北欧雪山小毛球。色素缺乏也好基因变异也好,齐贝林家的第一个孩子的确没有一点遗传到父母的体色,黑色的火山岩包裹下看着完全是老天弄错了纬度使其从天而降的白雪团子。

“浅色种”这个词对于数量稀少到极致也依然只能依靠隐瞒和逃亡躲避猎杀的幻想种而言,无疑是给自己挂上了一个写着“珍惜”、“高价”标牌的靶子。与刚结束生产的妻子在火山的无人区躲避了一周,期间看着自己儿子长出兽毛、小小的翎羽从绒毛中张开努力覆盖住翅膀,毛皮的颜色也定在浅金而不再变深后,马里奥不得不决定将西撒留下。

与人类有过无数次恶意接触的狮鹫夫妇,最终决定把儿子托付给他们为数不多所认识的人类中最有能力的乔斯达一族。能够与幻想种结识并结下友谊的人类家族接受了友人的请求,将白色的小狮鹫藏在了他们的大宅中养育。一直在古老的英式古宅里生活的西撒在乔斯达族人的帮助下安静的成长着,直到两年后当家夫妇的儿子诞生。

完全就是个闹死人不偿命的熊孩子,就像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无时无刻向这个世界展示他的蓬勃生命力一样,即便是哭闹也生机勃勃。当时毛皮已经固定在白金色上的小西撒因为难得的自由与好奇心理,在监护人的允许下挪动四肢、小心得靠近了婴儿。躺在父母大床上的婴儿还未长出真正的头发,稀疏的胎毛汇聚在脑门前方翘成小小的一缕,正睁着大眼睛精神抖擞得四处张望,就这么与刚爬上床铺边的西撒四目交接在了一起。

 

两人剪不断理还乱扯不清没尽头的孽缘从此刻正式开始。如果这幅画面被当时手持相机的SPW收入镜头的话,相册上一定会这么标注。可惜当时激动得喜极而泣的石油大王兼SPW财团与研究所所有人错过了这历史性的一幕,按下的快门只来得及将把乔瑟夫·乔斯达(0岁)抓住西撒·齐贝林(2岁)的翅膀用力拉过来后的突袭——还是强吻——瞬间收入进去。

照片中一行大人定格下来的搞笑表情围绕下,两只小团子角度光线距离皆好到诡异的……kiss画面。

所谓神的恶作剧不过如此。

而那之后被乔瑟夫用力过度揪下的几根金色羽毛,和西撒突然醒悟转变能力变成人之类的后续事件,被包括当事人在内的经历者不约而同的放入了记忆美化装置里,与照片一同收入了记忆深处。

 

彼此之间围绕着两个种族、两个家族,在短短二十年不到的人生中所经历的一切生离死别、悲欢离合,仿佛在冥冥中向他们劝诫又守护着什么。而等他们意识到这些,是因偷猎者的子弹射入要害、一度心跳停止的西撒重新恢复意识,脱离死亡后很久的事。也是白金色的狮鹫与黑发的人类选择彼此,作为生命唯一伴侣的时候。

 

……

…………

………………

 

“嘶……”睁开眼睛时,脑子里仿佛有轮胎在充气,又重又胀疼得紧。“这药效……简直和宿醉有的比,虽然我不是被灌的那个啦。”瞅瞅客舱窗外一片黑压压分不清天海界线的画面,乔瑟夫·乔斯达吐吐舌头,揉了揉脑门太阳穴,眼睛一转视线又落到床边人身上。


##生命##

 

 

乔瑟夫·乔斯达,被熟识的亲朋好友通称JOJO,身高一米九五,97KG,黑发碧眼,十九岁,乔斯达一族的未来继承人,美国乔斯达房地产公司老板,今早是在游轮驶过苏伊士运河的航道上醒来的。

和红海上不同,狭窄的运河两边能听到岸上隐约传来的人或者机械的活动声响,传到游轮上时已经不比海鸟的啼叫声大。穿好裤子从地毯上爬起来——没错他一晚都睡在地上——大喇喇光着上半身开门走出房间,赤脚踩在甲板上抓抓头,迎面的朝阳让他忍不住揉眼打了个呵欠。

“在海上太阳好像升的早些,你说是不是啊,西撒?”胳膊肘撑在护栏上一手托腮,乔瑟夫嘴角挂在促狭的笑意,瞥向房间里头。阳光尚未透入的房间里传出些许声响,然后是翅膀拍动的声音,客舱房间门从里头被打开了一部分,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处。西撒·齐贝林站在那里,微斜着身体依靠着门框,比乔瑟夫更甚的他几近全裸,只用一条目测直接从床铺或者柜子抽出来的床单在腰间围了围、堪堪遮住昨夜狂乱后一片混乱的下体,侧露出的大腿和赤裸的上身布满的痕迹在花纹消褪后的白皙皮肤上格外醒目,甚至让眼前唯一的观赏者心里升起把人拉回房间再来一次的念头。

但之所以露着上身不用床单一并裹住的原因,肯定不是西撒本人想要诱惑乔瑟夫,而是他背后隐藏在房间阴影里一对金棕色的巨大羽翼。

体长十米,体重700KG,翼展长度二十米,飞行速度150km/h,毛皮颜色是带着浅金的白,头部和翅膀的翎羽则是金棕色,瞳孔为翠绿,左右眼下方各有一小块浅色痕迹——乔斯达家的“白金狮鹫”每年一检的数据结果,以刚成年的成兽体型标准而言也是非常优秀的数据。而对于基本属于第二形态的人类外形,即便是一对不足五米的羽翼在平常状态下负担也很大,隐藏起来才是上策。

……在身体健康、气力充足的前提下。

“过来帮我……”倚在门上的西撒一句话说完腿一软就往下滑,被乔瑟夫三步并两步冲过来扶住,“我翅膀收不起来…没力气了…帮我一把……”语罢瞪了一眼罪魁祸首。

捞着西撒两腋撑着人,乔瑟夫听到西撒有气没力的这么一句愣了一下,随即没心没肺哈哈笑了出来:“哎呀对不起西撒酱~但是那药你知道得把体力透支光效果才好,你看现在比昨晚舒服多了吧?”边说着把手放到对方背后羽根处,轻车熟路摸到位置开始适力按摩。西撒“嘶”的一声,身后羽翼一颤,在乔瑟夫动作下慢慢缩回背部,在肩胛位置的皮肤下方恢复成一对流线型花纹。

“收好啦,感觉如何?”在伴侣后背偷香一个,收到对方眼刀一枚。脸皮能和中国长城比厚度的某人自动忽略,干脆直接盘腿坐下来让西撒趴伏在他腿上休息,“你之前那个状态不能坐飞机,就花点时间直接走海路回老家吧——SPW爷爷和老妈那边我已经联系过了,这两天就能到意大利,到时候让他们再给你好好检查一下。你父母妹妹和爷爷都在英国,祖父和老爹也在,不会出什么情况的。”

西撒侧身趴在乔瑟夫腿上,能感觉到脑袋被一只手抚弄着头发,想必是乔瑟夫那家伙说话同时把自己当猫的抚摸。一个既可恶又戒不掉的坏毛病,双方的。昨晚的疯狂耗光了他的力气,水分流失也不少,喉咙干渴得只想找水喝。加上一身还没清理的狼藉,要不是头晕脚软他早就分分钟冲进洗浴间开水龙头洗澡,而不是瘫在人家腿上像没了骨头一样软绵绵的虚弱无力!

“啊还有,”头上还在巴拉巴拉说着的人突然一顿,“项圈没了呢……虽然还能再做,反正就是些珠宝原料……我便是没料到他们看到项圈了也敢动手,看来最近的确是被逼得不择手段起来了。”被他端掉的那些猎人看着不像是把西撒项圈占为己有的人,恐怕是从别人手里把西撒买下来的二道贩子——不然水平也不会那么水——项圈上的定位芯片肯定已经完蛋,项圈本身八成也已拆解分离流入黑市珠宝市场……但让他乔瑟夫愤怒的并不是财产的损失。

用中国的成语来形容,这大概就是“买株还珠”?

不……不对……

“是在向我挑衅,那个婊子养的。”看到项圈起就知道白金狮鹫有主,也把西撒视作货品随意买卖,还做出活物比项圈更低值的选择,赤裸裸藐视了西撒和他的人格与尊严!

一只抬起的手食指曲起关节抵在他眉间中断他的思考,趴在他腿间假寐的西撒此时睁着眼看着他,“不要紧JOJO,下次我们不会再输。”绿色的眸子坚定的看着他,“我会和你一起战斗。”

 

“你不需要孤军奋战。”

 

西撒一番话让乔瑟夫又愣了一会,半晌才低下头:“西撒……你其实是想让我扶你去洗浴间对不对?直接说就行啊~非常乐意帮忙的。”

“混蛋JOJO你是不会看气氛还是故意的!?”气急败坏。

“啊正好我们也好久没有一起洗澡了,来次久违的共浴吧不要客气~”说完就半扛起人朝房里的浴室走去。

“谁要和你共浴你也不嫌挤!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但是小西撒不是腿软走不了吗?一起洗还能互相帮忙洗到平时够不着的地方不~是~吗~”一只手开始不老实的钻进西撒腰腿间的床单里,轻松一扯便让对方重归全裸状态。打开洗浴间的门又关上,毛玻璃模糊了里头的景象和人声,只有水声清晰的从里传出。

 

我的生命中有你。

你从不需要独自战斗。

 

END


评论(4)
热度(122)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